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18章 鬼丹体修士
    半个时辰过后,安宁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

    短暂的恢复后,安宁惊喜的发现功力似乎还精进了些。

    将肩头上的长刀举起,落下,刀尖指向前方地面,口中朗声说道,“前辈是否休息好了?请出来一叙!”

    空间内寂静一片,无人回应。

    安宁也没有继续说话,左手一挥,几十颗刚刚炼制的灵符如天女散花般射向老人刚刚消散的区域,随着安宁一声“爆”,这几十颗灵符瞬间爆裂,激射出成千上万条雷蛇。

    雷蛇扭动着身躯、相互纠缠着,犹如一张活动的罩子向地面上落下。

    也是这瞬间,地面上一粒黑色的沙砾动了一下,老人凭空出现在消失的位置。

    刚现身,他双掌如流星、脚踩八卦、身若游龙,居然硬生生用双掌将袭来的雷电尽数击散,嘴里同时高呼,“小子奸诈,你是如何发现的?”

    安宁却没有理会老人的问题,此时的他身形已经向前发起冲锋,长刀已经从下而上向老人撩去。

    这人刚刚举手投足间表现出的威力竟然比刚亮相时还高,且动作极简极短极快,安宁可不想被他占去先手。

    一面铭刻着八卦纹路的八角盾牌从老人体内飞出,长刀重重地撩在盾牌上,激起一溜的电花。

    而安宁却手臂一转,瞬间连续劈出几十刀,刀刀劈在盾牌上,刀刀激起片片电花。

    那老人的身手极佳,同时面对安宁与雷电的攻击,他居然单手护住雷电袭击的方向,另一只手单手持盾,盾牌在极短时间内连续变换角度,硬生生地抗下了安宁的攻击。

    只是,无论他本人还是手中的盾牌,天生就被雷电之力克得死死的。

    渐渐地,他的灵力开始有些后继无力,而安宁疯狂的攻击却如暴雨般无休无止,那盾牌很快耗光了耐久,随着一声炸裂声破碎。

    安宁此时已经冲到了老人身前约三步的位置上。

    而这时老人见安宁逼近,而自己还要分心防御雷龙攻击。情急之下,他面部变得无比狰狞,低吼一声,从口中喷出一道黑烟。

    因为两人距离太近,黑烟如枪,刚出现便已经逼近安宁面门。

    安宁却没有理会刺向自己的烟枪,刀身横摆,重重地斩出一刀,与此同时,一道黄色的光幕从眉心显出,烟枪刺在光幕上,那光幕却似乎不受力般轻飘飘地抵消了这次攻击。

    那老人目睹突袭失效后脸色大变,牙齿重重咬断舌尖,一股鲜血含在口中心中默念血遁法决。

    而这时,安宁刚刚斩出的一刀在他胸前一闪而过,无数电弧从伤口中闪烁不止,一股庞大的毁灭之力瞬间摧毁了老人全身活力。

    老人无力地垂下双手,诧异的低下头看向那道斩断心脉的伤口,苦笑一声,抬头望向安宁,嘴唇翕动似乎想说些什么。

    岂料,安宁这一次没给他开口的机会,老人刚刚抬头,安宁的刀尖已经连续刺入了他的眉心、丹田。

    而就在眉心识海内,一道身形模糊的小人正抓着一颗黑雾缭绕、上面布满裂纹的金丹高速飞向卤门,却恰恰被顺着刀尖冲入识海的雷电之力包围。

    劫雷轰鸣声同时在紫府、丹田响起,失去身体保护且本身带着阴属性的魂魄怎么可能抵抗的住劫雷的攻击,也就是眨眼功夫,老人的魂魄以及一身修为被彻底抹杀。

    安宁依然不放心,将老人的尸体收入小鼎彻底炼化为虚无后,施术驱散了这附近的残魂余魄后方才罢休。

    那老人出现过于特别,安宁最初只当他是阵灵。

    但那老人入戏太深,消散时不小心泄露了一丝气息,而安宁恰好认得这个气息。

    这是一种邪修通过吸食生人魂魄、或者采补鬼魂精气修炼出的鬼丹气息。

    鬼丹修士的修为远比不上正道金丹,但却是实实在在的结丹境。安宁知道不能力敌,而恰好那修士顾忌安宁的雷电之力想算计他,所以才被安宁将计就计恢复了力量进而偷袭得手。

    那老者最后的话虽然没有说出,但阿宁知道他想问为什么?

    为什么呢?

    九宫八卦图、房门上用琴棋书画竹兰梅菊作为某种标识,说明这个门派应该是名门正派。

    这里是个入口紧闭的洞天,那些人死亡时都保持着沉睡状态,那么大规模的杀戮而没惊动任何人,只能说是内部人下毒。

    和你交手时,你拳脚上的修为甚至超过了内丹修为。

    几百年,呵呵,修士如果不入结丹境,能活多久?

    所以,你结丹了,成为这个门派中唯一的活人,也是空间内唯一一位鬼丹修士,不杀你杀谁?

    一路行去,安宁一直保持着沉默。

    沉默着进入一件件房舍,沉默地将房舍内的骨骸抬出室外,沉默地将骨骸火化,沉默地将房舍、路面上的针纹、符箓破坏干净。

    果然如安宁所料,所有人都是在修炼中或熟睡中死亡。

    谁能在不知不觉中让那么多人毫无怀疑的服下剧毒?

    安宁下意识的看向那座铜殿,或许只有在铜殿内有一席之地之人甚至坐在最高位置上的人才有这个能力吧。

    毕竟,除了足够的信任或威信外,配置如此大量的毒药要想不引人注意,这人必须有足够高的地位和权利才能或种植或收集足够多的药材并有足够的人手将药材炼制成毒药。

    最终,大殿后的人工湖前,安宁将收集到的所有骨灰洒入湖中,最后还敲响手鼓吟唱了一首安魂曲,以祭奠亡魂。

    做完这些,一直堵在他心口的郁结才消失。

    洞天外,刚刚抢修好的设备终于再次传送出图片。

    刘鹏看到人形的轮廓后默默地走出了指挥部,点燃了一支烟。

    虽然受限于科技手段,科学家们只能在内部能量相对稳定时分析出相对静态的轮廓,但刘鹏还是从其中一人的轮廓中感觉到一丝的熟悉感。

    是谁?

    真的是安宁那小子?

    这时,古上将军慢慢地走到刘鹏身侧,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话,“是不是感觉有些眼熟?”

    刘鹏愕然,“首长……”

    上将军拍了怕刘鹏的肩头,“你跟我来!”说完便向另一间房子走去。

    在他看来,里面发生的一切都不重要,如果如他所想,有些事情必须现在就要准备了。

    这时,安宁来到铜殿门口,透过敞开的殿门向内望去。

    那人装死前特意让他来大殿,证明大殿里面一定藏有后手,这个后手有足够把握将自己留在大殿内。

    一般来讲,一个宗门的大殿是最核心的要地,必然会有大量的机关、阵法乃至守护者存在,不过以那老人的心性,安宁觉得就算有守护者,也应该被那老者阴死了。

    你让我进去?

    可我为什么一定要进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