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445章 一瑞番外:幸运币
    都说男生之间的关系很混乱,因为他们彼此之间都是对方的爸爸……

    “儿子!别跑!”一瑞一边追一边吼道。

    一瑞正在追的,是一个穿着绿色卫服的男孩,个子比一瑞矮,很瘦,他的名字叫做小氯。

    小氯跑得飞快,不时地回过头嘲讽道:“来追爸爸呀,臭儿子,略略略。”

    这是一瑞六年级的教室。一瑞和小氯绕着教室追逐嬉戏。

    小氯的手里拿着一本《心理化学师》,嘴里叫道:“大家快来看,一瑞心里有问题了,竟然在看心理疾病的书籍!”

    一瑞在后面穷追不舍,骂道:“逆子!快把书还给爸爸!这不是心理疾病的书,是于一几写的小说!”

    小氯:“于一几?这什么狗屁名字啊?感觉是个傻叉作者吧?”

    一瑞:“哈哈,的确是一个傻叉网文作者,本来是写网文的。没想到还真出版了。”

    小氯:“傻叉看傻叉写的书!哈哈,绝了!”

    一瑞追上了小氯,很认真地说:“不过说实在的,这本小说真的和其他小说不太一样。这本小说很有营养,看这本小说,你能收获很多知识和快乐?”

    小氯:“哦?看小说还能学到知识?你都学到了什么?”

    一瑞一把将书抢了回来,边跑边说:“我学到了,一个机智的爸爸如何与傻叉儿子和谐相处,哈哈哈。”

    小氯气急败坏:“MLGB的,反了,敢套路爸爸。给我站住!”

    现在换成了小氯追一瑞了……

    铃……上课铃响了。

    大家乖乖地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节课是数学课。

    小氯和一瑞是同桌,两个人坐在了一起,还不停抢着手里的那本《心理化学师》。

    数学课对于一瑞和小氯来说是非常无聊的,一瑞喜欢文学,小氯也喜欢艺术类的东西,例如画画,写作,最喜欢的小说是《平凡的世界》。

    数学课上,两个人感觉自己在听天书,几分钟后,便睡意连连。

    啪,这时,小氯掏出一枚硬币,按在桌子上。小氯提议道:“好无聊啊,儿子,来陪爸爸玩硬币吧。”

    一瑞仔细端详着这枚硬币,上面印着1994,是一个有一定年头的硬币了。

    一瑞:“来呀!谁怕谁呀?怎么玩?父子局啊?”

    小氯:“猜正反呀,敢么?”

    一瑞:“来就来!”

    于是两个人就在桌子上玩起了转硬币猜正反。这枚硬币也从此成为了他们数学课的玩物。

    后来他们对游戏规则也进行了一些调整,因为转硬币发出的声音实在太大,太容易拉住数学老师的仇恨,所以,他们把游戏规则改成了立硬币。

    一枚普普通通的硬币,在他们手上竟然能玩得津津有味,也不知道是他们的想象力丰富呢?还是数学课实在太无聊了。

    这一枚硬币除了被当成玩具,很快就又被赋予了更多的功能。

    那是一次自习课,两个人为了一道题的答案争执不下。

    一瑞:“这题选C。”

    小氯:“这题选B。”

    一瑞:“哎?有点意思,儿子长大了,敢和爸爸对着干了?选C啊。”

    小氯:“逆子,我没你这么蠢的儿子!选B!”

    其实就是一道普通的题而已,但是两个人却可以为这个题的答案争执半天,或许对于他们来说,答案的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这个争执的过程。

    小氯:“行了,别说了,让幸运币说了算。正面选B,反面选C。”小氯高高抛起幸运币,啪,落在手背上。

    正面,选B。正确答案也的确是B。

    一瑞:“呦呵?这么神奇?”

    小氯:“那可不,不是我吹,这枚硬币啊,爸爸平时可是把它夹在字典里的,每天接受着知识的熏陶,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从那天起,这枚幸运币就成了两个人考试时候解决难题的法宝。

    在考试时,每每遇到了难题,一瑞和小氯就会交头接耳,互相借用这枚幸运币来做最终的决策。以至于监考老师总以为他俩在传答案作弊。可是站在他们身后,死亡凝视一番后发现,原来这两个人是在传硬币,这让监考老师也哭笑不得。

    这一枚神奇的辛运币也常常给一瑞带来好运,以至于一瑞一遇到什么选择困难时,就会向小氯接来幸运币抛一下来做抉择。

    一瑞和小氯在一起玩耍的日子非常欢乐,哪怕一枚小小的硬币都能玩出花。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小氯因为上学的原因,要去外地读书了,这也就意味着,一瑞以后很难再见到小氯了。

    那是一天周五放学,小氯喊住了一瑞。

    小氯:“儿呀,过来,爸给你说一件事。”

    一瑞:“干啥?又要向我要钱买零食?”

    小氯:“不是。爸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可能很久才能回来看你一次了,你要保重啊!”

    一瑞:“啊?你要干嘛去?”

    小氯:“我要去外地读书了,下周就走了。哎,其他事情我都放得下,就是放不下你这个煞笔儿子,没有爸爸的照顾,你怎么活呀?”

    一瑞:“快滚滚滚……呃,那这么说,以后见面就很少了啊。”一瑞还是有些低落。

    小氯:“没关系呀,以后我们可以在网上交流嘛,现在互联网多方便的呀。我们可以在网上一起打游戏、一起听音乐、一起看小说,对了,上次你推荐那本《心理化学师》真的很好看!”

    一瑞:“啊?就是那个智障傻叉作者于一几写的?哈哈。也是,以后我们只有经常在网上一起玩了。”

    小氯:“对了,这个给你。”小氯从口袋里攥了一个东西,捏在手里,神秘地伸到了一瑞的面前。

    一瑞:“这是?”

    小氯张开手,是那一枚1994年的硬币。

    一瑞:“幸运币你不要了?”

    小氯牛逼哄哄地说:“哼,爸爸没有选择恐惧症,不需要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就传给儿子吧。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好运。这个就当做是我们幸运的象征,也是我们友情的象征吧。”小氯认真地对一瑞说。

    这可能是一瑞有生以来第一次和挚友分别,一瑞感觉到鼻子酸酸的,内心非常感动,差一点要哭出来,一瑞连忙转移情绪,说:“你说得有一点不对!”

    小氯:“哪里不对了?”

    一瑞:“不是友情的象征。是亲情的象征啊!傻儿子!”

    两人哈哈大笑。

    那一天的夕阳,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