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442章 门之密钥
      人生的快乐就在于成就最好的他人,同时成就最好的自己!

      “爷爷还在若谷山庄中!”一瑞兴奋地说。

      于凡:“有道理哦,你爷爷应该没有被绑走,这里看不到任何的打斗痕迹。再说了,你爷爷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被绑走呢?”

      一瑞:“那是。可是为什么我们搜遍了山庄,没有找到爷爷呢?”

      于凡附和道:“是呀,我们的确都搜遍了,难道是错过了什么?”

      一瑞:“错过了什么?难道这个山庄里还有什么我们没搜到的地方?不应该呀,我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最熟悉了。难道爷爷有密室?”

      于凡:“呃?有可能啊,你爷爷有那么多的宝贝,最值钱的东西肯定要藏得很好。”

      一瑞:“藏东西?啊!我想起来了!爷爷藏过一个东西。”

      于凡:“什么?”

      一瑞:“他的猎枪!!!他每次打猎时都会带上猎枪。但是我在整个庄园里从来没看过他的猎枪放在哪!他一定把猎枪藏在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防止我拿去闯祸!”

      于凡:“对呀,那你觉得可能会藏在哪里呢?”

      一瑞:“呃,我不知道哎,我每天都在这个庄园里转悠,没看到什么隐秘的地方呀。”

      于凡:“这个庄园里有没有什么地方你很少去?或者说,在你印象里,你爷爷拿枪的场景会出现在哪里?席管家知道枪放在哪吗?”

      一瑞:“很少去的地方?呃,爷爷的收藏室,我很少去,因为那个地方我一个人去总是觉得很阴森。我印象里爷爷每次好像都是从花园的那个方向把枪取了出来。席爷爷应该不知道枪在哪,因为每次爷爷去取枪,都会让席爷爷等在花园门口,他自己取了出来。这么说来,爷爷的密室就在……”

      “花园那边的方向?”郭钠接到。

      一瑞:“对,花园方向的那个收藏室!”

      于凡夸赞一瑞道:“你真是机智啊,那咱们赶紧去看看吧。”

      郭钠看得出来,其实于凡或许心中早就有答案了,只不过他故意一步一步引导一瑞自己去发觉线索。

      穿过花园,绕过狼圈,收藏室到了,一瑞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可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一瑞刚一碰门,门就开了!

      “咦?门怎么没锁?”一瑞感到匪夷所思,“我记得我那天明明是锁了门啊,难道有人把门又打开了?”

      陈万锂猜测:“该不会进贼了吧?”

      于凡:“小心一点。提高警惕,我隐隐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四个人慢慢摸进漆黑的收藏室……

      屋外,一双阴绿色的眼正在暗处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进入收藏室后,一瑞迅速打开了墙壁上的开关,整个收藏室顿时明亮了起来。收藏室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只不过……

      于凡用他敏感的鼻子嗅了嗅,空气中有一股很淡很淡的枯草味,换作一般人的话,应该是闻不出来的。这股味道感觉在哪闻到过。

      郭钠问一瑞:“一瑞,这个房间有没有什么变化?”

      一瑞仔细打量了周围,说道:“唔,没什么变化,什么东西都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陈万锂:“奇怪了,那打开房门的人的目的是什么呢?进来不是偷藏品的,那就是……”

      于凡:“或许,这个人不是来取东西的,而是来‘放’东西的。”

      郭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于凡:“我们看看就知道了,对了,一瑞,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储藏间?”

      一瑞点点头:“是的,咱们进去看看吧。”

      四个人向收藏厅的深处走去,这里面便是前天也看到的那个存放杂物的地方,房间不大,屋内堆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于凡闻到的那股腐草味更浓了。

      突然,发出了“吱~嘣”的一声,屋外收藏陈列室的大门关上了,四个人一惊,连忙回头看去,门又缓缓弹开了。

      原来是风啊,风将外面的大门吹打着一开一合。

      今天发生的怪事让每个人的神经都莫名的紧张,真是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

      四个人回到了杂物间,仔细盘查着里面的物品,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陈万锂拿起一支破鞋,一脸问号地说:“老爷子的爱好也真奇怪,一支破鞋还留在这里干什么,真是的。”说完,将那支破鞋扔到一边。

      郭钠也拿起一个破旅行背包说:“一瑞呀,你爷爷也很节约哦,背包都破了也不舍得扔。还整整齐齐摆在架子里。”

      一瑞一边翻着东西,一边回答:“我也不知道,可能这个背包是限量版的吧?说来也奇怪,我爷爷爬山从来不背这种登山包。搞不懂。”

      屋外收藏陈列室的门依然被风吹打着,一张一合。这时,一只手,扶住了门把手,悄悄拉开了,像鬼魅一般,潜入了收藏室大厅,他蹑手蹑脚,悄悄接近着于凡四人……

      于凡在杂物间里观察着每一个细节,他把门拉过来关上,观察一下门背后有没有什么线索。

      “咦?这是什么?”于凡惊讶地发现门背后竟然有字。

      这个字其实是几句诗。

      “昏旦松轩下,怡然对一瓢。雨微吟思足,花落梦无聊。细事当棋遣,衰容喜镜饶。溪僧有深趣,书至又相邀。”

      郭钠:“哎?谁会把诗写在门背后呀?”

      一瑞也觉得不可思议:“门背后有诗?我竟然从来也不知道。”

      陈万锂轻扶眼镜,推测道:“我觉得,这首诗里有玄机啊,写诗的人是不是想传达什么信息?这个应该是藏头诗什么的吧?每句第一个字连起来,或者第二个字连起来,或者第一句取第一个字,第二句取第二个字……”陈万锂用他解析代码的思路开始破解这首题在门背后的奇怪诗句。。

      在场的四个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这几句诗词之上。

      可是,却没有人注意到,刚才陈万锂检查的那双破鞋的鞋舌后、郭钠检查的那个破旅行包的内壁,都有着隐隐发黑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