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孤狼
      春,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它不但让万物复苏,也让人们心灵敞开。

      郭钠对于凡说:“于大哥,如果这次这起案件告破后,你还会给陈部长帮忙吗?”

      于凡犹豫了一下,说:“可能不会了吧,我把太多的时间都放在事业上了。如果这次案子结束了,我还是希望能多陪陪家里人。”

      郭钠:“啊?那你要回SC省了吗?”

      于凡:“或许吧,毕竟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就再也没有了。趁着父母都还健康,是时候应该多尽孝了。”

      郭钠显然对于凡有些不舍,脱口而出:“真希望这个案子永远不要破……”“嗯?那是什么?”于凡没听清。

      郭钠连忙搪塞:“啊,我是说,真希望这个案子容易破。”

      于凡:“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刚才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影子闪过去了,在花丛那边。”

      “嗯?”郭钠刚才的注意力完全都在于凡身上,“于大哥,什么影子?”

      于凡:“我刚才好像看见一个影子闪过去了,像是一个四条腿的东西。”

      郭钠:“四条腿?于大哥,你别吓我啊,难道是……狼?”

      于凡也一紧张,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了心头,小声对郭钠说:“咱们往回走走吧,感觉这里有些凉了。”

      说罢,带着郭钠转身准备回房。

      这不转身则已,一转身,吓了于凡和郭钠一大跳!!!

      只见花园小径之上,一个四肢生物从黑暗中走出,它体态像狗,可是却比普通的狗大,它长了两只尖尖的耳朵,耷拉着尾巴,灰白色的身体在月光下放着寒光。它的眼阴蓝深沉,透露出一股杀气,舌头伸出嘴来,向下滴答着口水,它似乎在观看两盘秀色可餐。

      “狼!”于凡惊呼。真是怕啥来啥,没想到在庄园内竟然会遇上狼!这到底怎么回事?狼从哪来?难道是狼圈中的狼跑出来了?

      于凡连忙把郭钠挡在身后,吩咐道:“钠钠,一会我上去吸引火力,你快点跑。还好它只有一只,咱们尽可能迅速脱身。据我所知,狼是集群式动物,它们一般都会群体活动,指不定它的队友就在附近,咱们的动作要快。”

      “嗷呜~~~~嗷呜~~~”拦路的狼仰天长嚎了两声。近距离的狼嚎声音更大,也更加震慑人心。

      于凡:“它这搞不好是在呼唤队友,钠钠,快跑!”

      这正是这电光火石之间,白狼向于凡他们迈步过来,越来越快,越来越近!于凡哪见过这个架势啊,自己咬紧了后槽牙,脑子里闪出曾经在书上看过的和狼搏斗的技巧,准备殊死一搏。

      白狼扑过来了!

      于凡闭上眼睛,大喊一声:“郭钠,我喜欢你!”这四个字,于凡终于说出口了!因为再不说,恐怕就没机会了。真是扯淡,本来是来度假的,结果毫无预兆地要挂在这里,这都什么事呀。

      一只纤细的手,轻轻按在了白狼的额头上,白狼立刻坐在了地上,憨态可掬。

      这是……郭钠!?

      只见郭钠从于凡的身后走出,用手轻轻抚摸着白狼的额头,白狼露出了一副满意而舒服的神态,摇起了尾巴……

      于凡一身冷汗,吃惊地看着郭钠,说:“钠钠,你会训狼?”

      郭钠噗嗤笑了,说:“于大哥,你太紧张了,你仔细看看,这哪是狼呀?这分明就是一直哈士奇,二哈呀。”

      于凡汗颜道:“什么?”

      郭钠:“于大哥,看来也有你不知道的东西呀,不过也正常,我成天和狗狗打交道,所以这些知识我比你清楚一点点。很多人都容易把哈士奇和狼搞混,因为它们长得的确太像了。”

      于凡好奇地问:“那你是怎么分辩的呢?”

      郭钠:“狼和哈士奇的基因相似度达99%,区别关键看眼睛。哈士奇眼睛带圈呈双眼皮,同时狼的眼睛是倾斜向上近45度角。哈士奇和狼的眼睛,颜色是完全不一样的。哈士奇的眼睛,都是冰蓝色的,晶莹剔透,眼神很友好。狼就不同了,除了北极狼的眼睛有些是冰蓝色的,其他狼的眼睛,都是黑色、褐色、黄色或者琥珀色,眼神犀利、凶狠;狼的前腿壮且力大,而哈士奇四腿相对均匀;大部分哈士奇头上有较为明显三把‘火’(三火指的是额头上的三道白色痕迹,看起来像三把燃烧的火苗),而狼则没有这一特征,或者不太明显。作为犬类,对人友善,吐舌头、摇尾巴是它的天性;而狼的性格和习性决定他绝不会冲着人摇尾巴,除了散热,狼不会吐舌头,尤其是对人。”谈起狗来,郭钠能像于凡一样,一说一大堆。

      于凡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我想起来了,上次在你爸爸的宠物店,你说过哈士奇和金毛、拉布拉多犬并称为世界三大无攻击性犬种。”

      郭钠:“嘻嘻,于大哥好记性。于大哥,可能是最近你太紧张了,所以碰到什么事情都容易疑神疑鬼,这次出来玩,就好好放松一下吧,不用去想那么多了。”

      于凡也伸手去摸了摸那只哈士奇,自言自语:“是呀,看来是我太敏感了。哈哈哈,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于凡一边说着,一边走在前面。于凡想赶紧回房的原因,其实不仅仅是因为时间晚了,而是刚才情急之下说了令自己感到“尴尬”的话,所以想赶紧溜了,转移话题。

      郭钠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自然知道于凡的心思,她也不会点破。她望着于凡的背影,又揉了两下哈士奇的额头,自顾自地小声说了句:“说话可要算话哦。”

      郭钠站起身,一边向于凡追去,嘴里一边喊道:“于大哥,等等我哦,我怕黑呀。”

      静谧的花园,只留下那只哈士奇百无聊赖的身影,它用后爪挠了挠头,撅起个屁股,摇摇晃晃地又走向了花园阴影之处。。

      在阴影之中,一只神秘的手将一块带肉的骨头扔给了那只哈士奇,哈士奇连忙流着口水品尝了起来,那只手轻轻拍了拍哈士奇的头,哈士奇露出了小舌头。

      它很满意,他也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