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四百零五章 无目恶灵
      如果阴间地府或是妖魔鬼怪真的存在会不会是好事?因为至少人类死后不会感到孤独,不会迷茫。

      郭钠发来的字让于凡感觉背后一凉,于凡下意识地用被子裹紧了身体。

      于凡赶紧回复道:“钠钠,怎么回事呀?”

      郭钠:“我们楼上最近半夜总是有咚咚咚的声音。声音还非常规律。”

      于凡:“哦,那你们有没有跟楼上说一声,让他们安静一点。”

      郭钠:“我爸爸上楼去按了门铃,可是没有人开门,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和妈妈还去物业反映过这个事情,可是物业公司说楼上根本就没有住人!”

      于凡:“空房间发出的咚咚声?现在还有吗?我听听。”

      郭钠:“刚刚才停下来,好奇怪呀,已经连续几个晚上了。我爸爸说可能是小孩的鬼魂回来,吓得我不敢睡觉了。”

      于凡:“鬼魂?什么意思哦?”

      郭钠:“下午我和妈妈去物业反映楼上的这个事情嘛,物业公司说我们楼上本来住着一家三口,小孩大约四五岁,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可是后来有一次小姑娘和她的妈妈不知出了什么意外,去世了。小女孩的父亲伤心欲绝,就搬走了,以免触景生情。大概就是这样。明天物业说找一个高人来给我们家做法,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

      于凡:“钠钠,不要害怕,我明天来你家帮你看看。你家在哪?”

      郭钠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了于凡。

      于凡:“今晚你先睡个安稳觉,世上没有那么多灵异鬼神,如果真的有,它们也不会伤害好人的。”

      郭钠:“谢谢于大哥,今晚我要去爸妈的房间睡。晚安了,明天见。明天到了楼下记得给我打电话哦。”

      于凡放下了手机,翻了一个身。有趣,到底是什么声音呢?

      次日,于凡一大早就醒了,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毕竟要去见郭钠的爸妈,于凡对自己的形象非常重视。

      按照郭钠的地址,于凡找到了郭钠家。郭钠的家离于凡的住处不远,就是隔壁小区。

      于凡拨通郭钠的电话:“钠钠,我到你家楼下了。”

      郭钠那边的电话背景声音嘈杂,郭钠说:“于大哥,你在楼下等我,我马上下来。”

      大约三分钟,郭钠从楼上下来了。于凡见郭钠的眼袋有些肿,看起来是没有睡好,疲惫不堪。

      于凡关切地问郭钠:“昨晚没睡好吧?现在怎么样了?”

      郭钠:“嗯。现在物业的人请了一个高人来,正在给我们家看风水呢,于大哥你也上去看看吧。”

      于凡点点头,和郭钠一起坐了电梯上楼,十三楼到了。

      郭钠家的门开着,于凡进门,准备换鞋。

      “小于来啦?快进来吧,不用换鞋。”说话的是郭钠的爸爸。

      于凡还是礼貌地把鞋换了。进了屋,屋里除了郭钠的爸妈,还有两个人。

      一个人穿着一身干净的西装,左胸口上还有一个金属的胸牌,这个人应该就是物业经理。另一个人的行头就夸张了,身穿黑色的神父装束,胸前挂着一个大大的十字架,一只手拿着一本圣经,另一只手在空中比划着什么,嘴里念念有词,看来这个人就是物业经理请来的高人吧。

      于凡小声问郭钠:“这……是什么套路啊?现在物业公司的路子都这么野了吗?”

      郭钠:“物业经理说,这是整个未央区最厉害的驱魔人!就说是留洋回来的,很强。”

      于凡吃惊不已:“什么?驱魔人?还是海龟?现在这一行也流行进口了吗?”

      “嘘~~~”物业经理对于凡和郭钠做了一个小声点的手势。似乎是怕他们打扰驱魔人做法。

      于凡和郭钠也就非常礼貌地安安静静站在旁边观看着,大约过了十分钟吧,驱魔人神父的仪式做完了。

      物业经理赶紧上前问:“神父,怎么回事呀?”

      郭钠的妈妈端了一杯水给神父,神父一饮而尽,看起来非常口渴。

      神父:“你说得没错,这里的确有很evil(邪恶)的恶灵,我必须purify(净化)这里。”这个神父说话中英文交替,看起来很有feel的感觉。

      于凡上前,有些好奇地问:“这里怎么回事呀?怎么就邪恶了呢?”

      神父很仁慈地说:“最近这家业主半夜总是会听见楼上咚咚咚的声音,刚我已经investigate(调查)了一番,这个咚咚咚的声音,其实是楼下小女孩眼珠子落地的声音。”

      什么?眼珠子落地?!!

      物业经理出来解释道:“我们昨晚连夜调查过了,楼上小女孩是在小区附近的凤城六路上发生的意外。当时大约是晚上十一点过,小姑娘和她妈妈一起在人行道过马路,突然一辆渣土车高速冲了过来,而且还打开了远光灯,小女孩和她的妈妈被远光灯射得睁不开眼睛,便愣住在了原地,于是渣土车就把她们……”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神父接着说:“因为牌照被遮挡,后来这辆渣土车也没有找到。这个事情就成了悬案。小姑娘在最美好的童年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的怨气化作了恶灵,一直回荡在这附近。而最近她终于找到了家,她死前双眼是强光刺伤的,所以她就会把她的眼珠子抠下来,不停地扔在地上玩耍(古老的西方传说)。”

      郭钠爸爸也想起了什么,说道:“对对对,每次这个声音都是在半夜十一点多出现的,那应该就是她去世的时间,这么一说就合理了。”

      郭钠问神父:“神父,那怎么办呢?我们给她烧点纸钱可以吗?这样会不会平息她的怨气?”

      神父坚决地摇摇头道:“她带着怨气,已经是恶灵了,你们的恩惠她不但不会接受,还会贪婪地顺藤摸瓜缠上你们。再说了,烧纸钱这种method(方法)是行不通的!”

      郭钠爸爸有些紧张焦虑地问:“神父,那这可怎么办呢?她成天在楼上扔眼珠子,我们可受不了啊,我们也得搬家。”。

      物业经理也说:“是呀,神父,得想点办法哦,不然我们这个房子谁还敢住啊?需要什么费用尽管开口,物业公司出。”

      神父一脸正气地说:“不要慌!今夜,我将代表主,审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