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乞丐效应
      如果你想独占真理,真理便会嘲笑你。

      左锆的情绪就像一个摇晃的试剂瓶,开始变得越来越不稳定,随时准备爆发,这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紧张。

      左锆近乎疯狂地对于凡说:“你!你和我那个徒弟赖不爽一样!你们自以为是!赖不爽,他自以为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表面上对我毕恭毕敬,私底下抢我的实验资源,在领导面前对我施压。让所有人都认为他那种和外国科研团队的做法才是效率最高的。最可笑的是,总是有那么多肤浅的人和他一样,竟然认为我是错的!”左锆此时的状态很难描述,有些疯狂,但是这疯狂之中有些说不出的哀伤,一种无奈的哀伤。

      于凡平静地说:“左教授,在有些立场上,我认同您的看法。”

      左锆听于凡这么一说,情绪略微恢复了平静,十分怀疑地看着于凡说道:“哦?你又知道了什么?”

      于凡:“在实验方式上,我认同您的观点。因为我本身也是一名化学研发人员,我深深能体会到研发的不易与说不出的苦衷。现在科研的气氛急功近利,人们都想着‘快快快’、‘效率为王’、‘实用为王’。可是他们都忘记了中华老祖宗所说的哲学观点——张弛有度!”

      这话似乎说到了左锆的心里,左锆的表情越来越显得轻松,他甚至后退轻轻地靠在操纵室的门上,笑着说:“有意思,看来你和赖不爽好像有些不同,请你继续说。”

      于凡:“和外国科研团队合作固然能提高科研进度,因为他们的个别设备确实比我们先进,有些行业发展起步的确实比我们早。可是这么做有极大的风险。这些所谓的高举大义之旗的国外科研团体,明面上是帮助我们研发,背地里却是一直拿我们做试验品,也一直在剽窃我们的实验数据。他们所谓的素质、文明、人品其实都披着虚伪的外衣。放眼看去,哪一个西方列强之国的发家史不是血淋淋的掠夺历史?他们发展成型后,打着文明的旗号遏制其他国家的发展,在舆论上思想上给其他国家的老百姓洗脑,告诉大家西方社会是多么的讲究人权,讲究公平,从而培养出一群帮他们说话的双标杠精!”

      “说得好!”左锆极为赞赏。此时的左锆似乎又恢复成一位专业的老教授形象,面目变得正义且坚定。

      于凡:“在这几天的交流中,每当你聊起和国外科研团队竞争时,你表情里的那份责任和担当都是真实的。所以我斗胆猜测,其实你杀害赖不爽的真实目的就是——防止你们的科研数据流落到国外。对吧?”

      左锆的眼圈突然红了,他那一双老眼顿时充满了泪水,他有些惋惜地说道:“可惜啊,我没有遇见一个像你这样的好徒弟。以至于我必须做此极端的选择。于顾问,你说得很对。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上面的领导会把我的领导权移交给赖不爽,因为赖不爽看起来更加聪明,做事更加有效率,也更加年轻,前途一片大好。而我只是一个缓缓下坠的夕阳,已经开始老眼昏花,为研究所已经创造不出什么价值了。领导们也都认为新老交替的时机已经成熟了,我也该退休了。可是,我自己清楚地知道,如果把这个科研项目交给赖不爽,他一定带着所有的数据和外国科研团队合作!而我们所做的科研却又正是关乎老百姓医药的重要项目,这种关乎民生的项目怎么能落入境外呢?这些卑鄙的境外科研组织拿了我们的数据,万一研发出来什么生化武器,将来发明一种专门针对我们的病毒,那我们该怎么办?”

      于凡:“你没有尝试过去说服你的领导吗?为何要走到如此极端的状况?”

      左锆悲伤地叹了口气,说道:“我当然去找过我的领导,而且不下一次的去尝试说服他,可是没有用。我们的领导一直不喜欢我,我提出的意见他总会反对,而且是毫无理由地反对。”

      于凡好奇道:“为什么?你的这个想法是合情合理的呀。”

      左锆:“我们的领导和我年龄差不多。曾经我们本是一起进研究所的同事,曾经关系也不错,相处了几十年。可是要提拔新领导的计划出来后,我们的关系就变味了。领导候选人就只有我和他。我对权力不看重,我只想一心做科研。而他却很看重。科研成绩来说的话,应该是我更胜一筹。我当时当领导的群众呼声也很高。可是我的确无心当官,主动放弃了这个竞选,而他就在一片争议之中上了位。虽说他当上了领导,可是他深怕我的声望会影响他,所以就处处对我使绊子,针对我。”

      于凡:“乞丐嫉妒效应。乞丐并不会妒忌百万富翁,但是他肯定会妒忌收入更高的乞丐。心理学上说,越是与我们生活没有交集的陌生人,在他取得成功的时候,一般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我们还会从他的成功中去反推他的付出与努力。为什么呢?因为,不熟悉的人,对于我们本身而言,是没有任何负担和压迫感的。我们可以想当然的认为别人的成功是因为运气好,家庭条件好,有钱有背景·……因为不了解,我们可以将他们的成功归因于我们自己愿意接受和承认的一面,因为他有的,我没有,所以对于他的成功,我可以欣然接受。而对于身边的人,我们会自以为很了解他的付出,很了解他的实力,进而很了解他能取得的成绩。我们吃喝拉撒都一样,你凭啥比我强?其实人的心里都不愿意承认,看到身边的人成功,第一反应就是,这成功的为什么不是我?这就是为什么你的领导为什么嫉恨这个与他朝夕相处的你。”。

      左锆轻描淡写地笑了笑,直起了身子,自嘲道:“哎,或许,这就是人生吧。杀了我的爱徒,这又何尝不是我嫉妒我的徒弟赖不爽呢?其实我也是一个眼红的乞丐罢了。我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那个眼红的乞丐呢?算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幸运的是,在人生的最后时刻,我还能遇上一个年轻的知己,值了!”

      左锆话毕,掏出一把尖刀,这不正是上车前过安检被扣的那把吗?(348章细节伏笔)他怎么带上来的?左锆重新露出了阴狠的模样,剑拔弩张!陈帧阳上前一步,准备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