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三百九十一章 羊皮下的邪恶
      我们以为一直在往前奔跑,越跑越兴奋,直到光线明亮的瞬间才发现,我们并没有跑,还是在原来的迷宫里乱转,只是比平时跑得更激动更迷乱而已。

      左锆原形毕露。本来看似沉稳睿智的学者风范,也变成了一个冷酷邪恶的疯子,脸上的笑容狰狞而愤怒。

      墨离被左锆的表情吓住了,微微退了一步。

      陈帧阳大彻大悟了,骂道:“妈的,搞了半天,你是个老阴壁啊!这么说来,求助信和英雄帖这两封信都是你发的?”

      “是三封吧?”于凡已经恢复了过来。关键时刻,于凡从来不会掉链子,更何况他所面对的人伤害了他最心爱的郭钠。

      左锆:“不错嘛,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陈帧阳还有些不明白,问于凡:“老于,怎么是三封?不就是求助信和英雄帖吗?”

      于凡:“还有一封信,是给那个天使投资人马蹈的吧,在信中是你自己匿名把你和赖不爽的行程透露给他的吧。知道了你们的行踪,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私下见面的机会,来找你们谈合作。”

      陈帧阳用拳头锤了一下手掌,想起来了什么,说:“对呀,我是说马蹈怎么知道他俩的行踪呢(368章中的细节伏笔)。可是左锆把马蹈忽悠到这节车厢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于凡:“恐怕是想让马蹈当一只替罪羊吧。但很可惜的是,他是一只失败的替罪羊。”于凡淡淡地说。

      左锆露出了一副不屑的表情。

      陈帧阳:“老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快给我讲一讲。这个老阴壁到底干了什么呢?”

      于凡:“那我就简单地从头开始讲吧。前几日,左锆给我们行为分析部的邮箱里发出了信件,希望我们保护他,我想他之所以会选择找我们部门,可能也是因为我们部门是试验用的新部门,比较闲。换作其他部门收到这类莫名其妙的信件,根本不会去理会。接着他又给王婉琪发英雄帖雇用她们来偷资料。第三封邮件发给马蹈,告知他这是一个谈合作的好机会,千载难逢。”

      于凡顿了顿继续说:“准备工作做好之后,他便静静等待着他的‘谋杀之旅’,之所以要选择坐这种8444次慢车,也是因为这种火车的安检较为宽松,你的很多作案工具可以带上车。而且慢车经停的站多,相对逃跑的选择多,实在不行还可以跳车,能进能退。他之所以在过安检的时候故意去钻安检机,也是想借此观察一下他请的‘保镖’有没有上钩。”

      陈帧阳讽刺道:“老家伙还想得挺周全的。”

      于凡:“当天晚上他用曼陀罗泡水给我们喝,装出了一副自卫的表现,其实也是为了挑破我们的身份,为了他接下来的计划做准备,同时也通过我们之口,‘警告’他有人要害他。第二天,他紧紧抱着他的包,做出一副极其小心的样子,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别人身上,他则可以趁机得知马蹈的下车时间。”

      一新提出一个问题:“他怎么知道别的旅客的下车时间?”

      于凡:“这个简单,我们一上车的时候,列车员会把所有人的票收走换成卧铺卡,他只需要趁乱,偷看一眼你们收集来的票夹子就知道了。”

      左锆:“不错嘛,分析的挺透彻,可惜我根本不需要偷看票,这些旅客下车时间信息我有办法查到,哪有你说的那么麻烦。”说着,表情还有些得意。

      于凡接着说:“接下来就是晚上那一出王婉琪偷包的戏了,你白天双手都是把包抱得紧紧的,可是昨天晚饭时,你竟然把包毫无防备地放在腿上,足以见到你就是故意放松戒备,让她偷走你的包。通过这个行为,再一次转移走我们的注意力,也在我们的心理上再一次加深了你是‘受害者’的形象,为你的身份加分。而我们抓住了王烷黎后,以为真凶告破,任务完成,我们的防备心态就降低了,睡觉前这才中了你的计!”

      陈帧阳:“中计?我们怎么了?”

      于凡反问陈帧阳:“你不觉得昨晚我们三个的睡眠质量都太好了吗?”

      陈帧阳用手摸了摸脖子说:“这么一说,好像是的,我很久没睡得这么香了。难道说……”

      于凡冷冷地说:“前天晚上左教授准备用曼陀罗花瓣迷晕我们,昨天晚上又为何不行呢?”

      陈帧阳惊道:“啊?!我们中了曼陀罗的毒,被催眠了,所以睡得很死,这样晚上左锆出去杀人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发现了!因为昨晚一夜我们都被这曼陀罗给控制住了!哎!等会,左锆不是一直在我们眼皮底下吗?他怎么有机会给我们的水里下毒呢?”

      于凡话锋一转:“他真的一直在我们眼皮底下吗?”

      陈帧阳如梦初醒:“啊!难道是那个时候?”

      于凡肯定地说:“没错!昨天晚上吃饭前,为了避免别人的怀疑,我们三个先出门去了餐车,让左锆等了几分钟才来(374章细节伏笔)。他正是利用我们‘故意’创造的时间差,来给我们喝水的水壶里泡了曼陀罗。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早上我看见左锆那个装曼陀罗花瓣的锦囊已经空了,里面的花瓣恐怕已经用完了吧?”

      左锆阴冷地说:“哼,早知如此,我就应该加大了计量,直接送你们去西天。”

      于凡:“没有一个恶魔犯下罪行之后可以全身而退,你也不例外!我们昨晚喝了你的曼陀罗水后,昏睡过去。你在凌晨三点左右去找赖不爽‘促膝长谈’,赖不爽听见是你,自然毫不怀疑地开了门,接着你可以引诱赖不爽喝下你泡的‘迷魂茶’,就像你引诱我们一样。赖不爽喝了你的茶,很快昏昏欲睡,这个时候你便拿出你早已准备好的针管,向赖不爽注射了高浓度的氯化钾,使他心率衰竭而死。你是研究生物医药的,弄到高浓度氯化钾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吧?”。

      左锆轻蔑地哼了一声。

      于凡:“本来你的计划进行得都很顺利,可是千算万算,还是有一件事,超出了你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