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三百八十九章 被篡改的终点
      不同的理想,不同的生活态度,决定了人们在决战中所站的位置。

      无论你在哪,我一定会把你揪出来!于凡心中暗暗发誓。

      看见晕倒的郭钠,于凡心中充满了愧疚。而此时,于凡要将这份愧疚化为力量,亲手抓住这个徐军。

      陈帧阳、于凡、一新向着列车的前端行进了过去。这次不会再有错了,恶魔一旦伸出了魔爪,也就意味着它已经将自己曝光于天下,等待他的,将会是正义的制裁。

      墨离和左锆也跟在三人之后。左锆还一直用布捂着头。

      陈帧阳对二人说:“你们两个跟着干什么?别添乱,回去!”

      墨离:“我只是想帮帮忙。”墨离一如既往的热心。

      左锆强打起精神说道:“我的徒弟死了,我的数据也被抢了,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亲手抓住徐军!”

      于凡可没空回头管这两个人,闷着头往前冲。陈帧阳也无奈摇摇头,继续跟在于凡身后。反正多两个人,也算是多两个帮手吧。

      硬座车厢里的人就比较多了,临近下车,很多人也都纷纷起身站在了过道上,于凡只能一边左右观察,一边在人缝中挤过去。陈帧阳高举警徽喊道:“请大家让一让,让一让!”

      一共六节硬座车厢,可是搜了两节车厢,已经耗费了七分钟。于凡看了看表,再过几分钟就要到站了,必须加快进度!于凡更努力的左右观察着,身后的墨离和左锆也左右看着,寻找徐军。

      于凡一边找着徐军,一边开始了心理换位。如果我是徐军,我现在会选择如何逃离呢?如果我是徐军,我此时的内心一定是惶恐又兴奋。因为我已经拿到了我想要的数据,左锆的数据和赖不爽的数据加在一起的价值更大,一定会卖个好价钱,到时候我就可以偿还巨额赔款了,这样病人家属就会放过我,我的家人也不用成天提心吊胆了,坚持,只要下了车,我就找机会溜出站。我现在又很惶恐,因为车上那几个警察好像很厉害,一直紧紧跟随我的脚步。哼!没关系,到头来还是我比他们快一拍。但是啊,我要是真的被抓了怎么办?我的家人怎么办?我……别想那么多了,现在这是我唯一的办法,我医死了人,医生这个行业我是再也待不下去了,我没有其他的赚钱途径了,我必须铤而走险!卖掉资料,我还能用剩余的钱做一点小生意,这辈子也不愁。我只需要忍一忍,混迹在人群中……

      还有两节车厢了!徐军,看你哪里逃!

      呜~咔嚓咔嚓咔嚓~火车依然加速奔跑,越是快到终点,速度越快,看起来火车也是归心似箭啊。

      哎?等等,好像有哪里没对劲,为什么火车还在加速?明明快到终点了,应该开始缓慢减速才对啊,为什么火车的速度还在越来越快?

      于凡的直觉告诉于凡,好像有些不合逻辑的地方被忽略掉了!

      大风大浪过去了,阴沟最容易翻船!眼前的那一条可能并不是终点线,而是一只隐匿已久的嗜血毒蛇!

      于凡的大脑飞速运转,就像一台过热的机器,他感觉一阵剧痛。可恶,今天的头为什么总是疼?昨晚明明睡了一整晚,休息得挺不错的啊?

      等等,睡了一整晚?!于凡眼前的画面一闪,想起了刚才冲回一号包房时,余光扫见桌子上放了一个小布兜,像一个锦囊一样,这个锦囊不正是左锆教授前天晚上装曼陀罗花瓣的那个吗(352章中交代过)?而且为什么刚才那个小布袋是扁扁的?里面是空的?那里面的曼陀罗花瓣去哪了呢?这种有毒的东西左锆不应该是好好保管的吗?

      想到这里,于凡前行的速度略略放缓。他望着身边淅淅索索的旅客,眼前这个景象似乎又让自己想起了什么。

      昨天晚饭的时候,火车快下车时。左锆把他的公文包放在了膝盖上,但是手却并没有抱住公文包。可是在之前,左锆一直死死地把公文包搂在胸口。为什么昨天晚饭的时候,他这个“护包”的动作就放松了警惕?似乎故意放水让女贼王烷黎偷走?这个细节让于凡越想越奇怪。越是快到站了,应该抱得越近,以防丢失,左锆这一波反向操作意欲为何?

      前面还有最后一节车厢了!跨过二号车厢和一号车厢的连接处,仿佛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光线又亮了起来,又有一个奇怪的细节让于凡回忆起来。

      徐军是如何打开房门攻击郭钠和左锆的?当时的一号包厢里只有郭钠和左锆两个人,郭钠心细,她明白自己的任务是保护左锆,她一定知道要车厢门反锁,这样更安全!如果郭钠按照她平时心细的风格正常行事锁了门,徐军怎么可能拉开反锁的门进来?再说了,郭钠好歹也经过基本的警察训练,徐军从正面攻击哪能那么容易得手?而且,房间里一个是看似弱小的郭钠,一个是身高一米八几的左锆,徐军应该先解决左锆才对!这样能快速解决了最大威胁,为什么会先攻击郭钠?

      这些不符合逻辑的细节一个接着一个蹦到了于凡的眼前,于凡隐约感觉事态不对!

      “啊?哈?!!”车厢里发出了人们惊讶的声音!

      怎么回事,于凡仔细看着身边的旅客,发现身边的旅客无一例外地看着左侧的窗外,面色惊讶万分,他们怎么了?

      于凡顺着他们的视线看了过去……

      啊?!这!!!于凡瞠目结舌!

      8444次列车竟然加速……通……过……了……XA站的站台!丝毫没有减速!

      车厢里的人慌成一团,大家纷纷议论道:“这是咋个回事哦?”、“是呀?火车啷个不停咩?”、“司机睡戳(睡着的方言)了嗖?”、“XA站改了咩?”

      于凡心里咯噔了一下,眼下依然没有徐军的踪迹,再往前走,就是火车车头的操纵室了!!

      诡异的反逻辑细节、消失的徐军、疾驰而不减速的火车!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萦绕在了于凡的心头。

      8444次的终点并不在XA站?于凡的终点又到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