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三百八十章 8444列车谋杀案
      没有人懂得欣赏,那么艺术家便是孤独的。而孤独,却又给了艺术家别样的灵感。

      于凡说知道赖不爽是怎么死的了。

      陈帧阳连忙问道:“老于,你怎么知道的?是怎么回事?”

      于凡指引众人进入包厢,于凡对着靠着门边的一新说道:“你好,可以去帮我拿两双手套吗?列车长,麻烦你去统计一下昨夜八点到现在都有谁上下车了?”

      一新连忙跑去餐车取来了手套递给于凡。于凡戴上手套,另一双递给了陈帧阳,说:“老陈,戴上。”

      陈帧阳莫名其妙:“我戴这个干什么?”嘴里一边说着,手已经下意识把手套带好了。

      于凡弯下身体,双手合十,对赖不爽的遗体说:“老哥,对不住了,到XA市的时间太久了,我只能先看看你的身体了。”

      于凡随即转脸,对陈帧阳说:“老陈,来,帮忙,把他稍微翻个身。”

      陈帧阳非常严肃地对于凡说:“老于啊,你没干过真警察,所以可能有些你不懂。检查尸体这个事情,一般要法医来,我又不是法医,不懂……”

      “别浪费时间了,来,搭把手,我看看尸斑。”于凡平静地说。

      陈帧阳倒吸一口凉气,说:“老于?你……”

      惊讶中的陈帧阳还是帮于凡慢慢将赖不爽的尸体微微侧翻,于凡掀开了赖不爽的上衣,漏出后背,于凡微微在后背上按了几下,便让陈帧阳轻轻把赖不爽的遗体放平。

      没等陈帧阳开口,于凡先说话了:“尸斑的形成,是由于人死后血液循环停止,心血管内的血液缺乏动力而沿着血管网坠积于尸体低下部位,尸体高位血管空虚、尸体低下位血管充血的结果,尸体低下部位的毛细血管及小静脉内充满血液,透过皮肤呈现出来的暗红色到暗紫红色斑痕,这些斑痕开始是云雾状、条块状,最后逐渐形成片状,即为尸。尸斑出现的位置与尸体的姿势直接相关。如仰面平卧的尸体,尸斑出观在枕部、顶部、背部、腰部、臀部两侧和四肢的后侧,有时也见于尸体侧面,甚至上面的倾斜区如锁骨上部。”于凡依旧用他标志性的科普式发言详细介绍了尸斑。

      郭钠好奇地问:“于大哥,这个不是心理学和化学知识吧?你怎么知道的?”

      于凡笑了笑说:“我就是知道。”

      陈帧阳接着说:“老于,你跑题了,刚才你不是说你知道赖不爽是怎么死的吗?”

      于凡接着刚才的话题:“是的,看了尸斑的颜色,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推断。”

      陈帧阳恍然大悟:“尸斑的颜色?我想起来了……”

      于凡打断了陈帧阳的话,说道:“尸斑的颜色取决于血液和皮肤的颜色。我国人的尸斑通常是紫红色,一氧化碳中毒的尸体,因为血液中含有大量鲜红色的一氧化碳血红蛋白,故其通过皮肤透出的尸斑呈樱红色。冻死、氰化物中毒的尸体,因其体内氧利用不足,血液中含有较多的氧合血红蛋白,故其透过皮肤呈现出来的尸斑呈鲜红色。在水中或处于冷冻条件下的尸体,因氧气渗透入皮下血管内,形成氧合血红蛋白,故其尸斑呈红色或淡红色。烧死尸体因生前吸入一氧化碳,未烧焦部分的尸斑呈樱红色。氯酸钾和亚硝盐中毒时,因形成高铁血红蛋白,故尸斑呈灰褐色……白色人种和黑色人种肤色不同,尸斑的呈现程度也不同。黑色皮肤可以掩盖尸斑颜色。随着死后变化的发展,尸斑的暗紫红色逐渐转为浅绿色和绿色,与腐败尸体的颜色相融合。”于凡一旦进入了他的状态,他便会毫不犹疑打断别人说话,这并非不礼貌,而是因为思维惯性。于凡的思维一旦活跃了起来,就像是一列奔跑的列车,很难刹住车。所以,和于凡熟悉的人都能理解于凡的“不礼貌”。

      于凡继续说:“你们看,赖不爽的唇部呈现灰黑色,尸斑呈现青紫色,这是氯化钾中毒的症状!”

      于凡接着轻轻用手指着赖不爽的胳膊,继续说:“你们看,他的胳膊上有一个明显的针眼,更加佐证了我的推断。凶手就是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向赖不爽体内注射了高浓度的氯化钾,从而导致赖不爽瞬间心率衰竭而死!”

      陈帧阳提出一个疑问:“等一下,老于,你说凶手?你怎么知道赖不爽是他杀而不是自杀?”

      于凡:“我在现场没有找到注射器,除非是他注射完了以后,立刻扔到了车窗之外,否则这一定是他人所为。再说了,按照他现在死的姿势来看,他是不可能将针管扔出窗外的!”

      陈帧阳:“我的天!这是一场谋杀!”

      “查到了!昨晚到现在上下车的人员情况。”列车长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陈帧阳:“快说!”

      列车长:“因为昨晚经过的站都是小站,软卧车厢没有人上车。不过有一名软卧的旅客下车了,而且他很奇怪,他本来应该是凌晨四点左右在TGJ站下车,可是他选择午夜十二点在YPG站提前下车了。”

      “是谁?”郭钠连忙问。

      列车长:“这个人,我看看,名字叫做马蹈。”

      马蹈?这不就是那个天使投资人?昨天来找过左锆聊合作的事情,据说也找过赖不爽。难道说……

      左锆一下反应了过来,冲上前来,在赖不爽的裤腰带上来回翻找着什么东西。

      陈帧阳连忙问:“左教授,怎么了?”

      左锆面色焦急地说:“U盘!U盘不见了!”

      陈帧阳一下恍然大悟,那个U盘里不正是左教授所说的价值连城的重要数据吗?那个叫马蹈的天使投资人一定是知道了U盘里的秘密,而且赖不爽拒不合作且态度傲慢,于是动了杀心!杀了人,然后抢走了U盘。他杀人后,便连忙找了一个最近的车站提前下车了!嗯!一定是这样。。

      所有的逻辑完全说通了,陈帧阳拿起手机,准备立刻联系指挥中心,申请支援,抓捕马蹈。

      这时,于凡突然起身,抓住陈帧阳的手说道:“不对!他并没有下车!他还在这列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