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番外:二氧化锰之恋 上
      “二氧化锰,是催化剂的一种,物理性状:黑色无定形粉末,或黑色斜方晶体。溶解性:难溶于水、弱酸、弱碱、硝酸、冷硫酸……”DY市第一中学的一节化学课上,七班的化学老师讲着今天的知识点。

      这是一个炎炎夏日的下午,教室的风扇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只是把教室里的热风搅来搅去,躁动不已,真是一个难熬的下午啊。

      戴勇兵无心听课,他只盼望着下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他将化学书立起来,然后在书的内侧放了一本灌篮高手的漫画,悄悄地看着。

      戴勇兵是一个篮球迷,他将篮球当成了他的另一半生命,上学的路上他要一边运球一边走路,午休和下午休息的时候一定会去篮球场玩一会。

      哎呦,戴勇兵感觉自己被谁踢了一脚,他骂骂咧咧地转过身去,原来是坐在他后排的张睿。张睿是戴勇兵最好的铁哥们,虽然张睿喜欢打游戏,和戴勇兵的爱好完全不同,但是两个人的关系非常铁,可谓是难兄难弟,因为每次罚站他们也经常会组队一起,颇有缘分。

      张睿小声地说:“猩猩(戴勇兵的外号),把你的书立高一点,我也想看《灌篮高手》。”

      戴勇兵得意翘了翘眉毛,说:“想看你可以花钱来租我的书呀,想白嫖?没门!”

      张睿又悄悄踢了一脚戴勇兵的凳子,说:“我看你菊花是不想要了啊!”

      戴勇兵被迫在“威胁”之下,把书举高了一点,以便张睿也能看见。

      可是这一动作立刻被经验老道的化学老师识破了,他一边不动声色地靠近戴勇兵,一边继续假装讲着课。

      正当戴勇兵和张睿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化学老师已经潜伏到了他们身边,一把抽掉戴勇兵的化学书,连带着抓走了那本《灌篮高手》。

      戴勇兵正全神贯注地看到了紧张的剧情,书却被抢走了,他第一反应就是火冒三丈,大骂:“TMD是哪个智……”

      第二个“障”字还没说出口,戴勇兵抬头一看,原来是老师,连忙改口:“智……智勇双全的人拿了我的书。”

      化学老师极不耐烦地说:“给我出去,哪凉快哪呆着去!”

      哪凉快哪呆着去。这句话在酷暑简直就是一句非常良心的话啊。

      戴勇兵垂头丧气地起身,走向了教室外面。

      张睿也起身,准备往教室外面走。

      化学老师叫住张睿,你跟着出去干什么?

      张睿一脸仗义地说:“是我害得他被罚站的,我得出去陪他。”

      化学老师都被气笑了,讽刺地说:“那你也滚吧,滚出去和他一起在外面站着。”

      张睿点点头:“谢谢老师。”

      班里的同学们看到这一幕,不禁发出了笑声,还有人说“罚站二人组又出去了啊”,“好基友一辈子啊”,“666”。

      张睿和戴勇兵站在了教室外面。

      化学老师严厉地咳嗽了两声,同学们的笑声也停止了,老师开始继续上课:“不要理那两个傻子,同学们把书翻到下一页,我们继续讲。这个催化剂啊,在化学反应里能改变反应物化学反应速率(提高或降低)而不改变化学平衡,且本身的质量和化学性质在化学反应前后都没有发生改变。其中固体催化剂又叫触媒。据统计,约有90%以上的工业过程中使用催化剂,如化工、石化、生化、环保等。”

      教室外面过道上的风因为气流压强的原因,风很大。

      戴勇兵:“还是教室外面凉快,呼呼。话说你啊,没必要陪我出来罚站啊,我将来可是要当体育生的,我要练篮球,然后去打NBA。你还是好好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找一个好工作。”

      张睿满不在乎地说:“教室这么热,本来就啥也听不进去,还不如站在外面透透风,在里面也是发呆,对了,刚才《灌篮高手》里湘北最后赢了没啊?”

      戴勇兵也显得很激动地说:“我靠,我也不知道啊,书就被收走了,简直……”

      “你们两个在外面要聊天就不要站在教室门口!不要那么大声音!实在控制不了就往边上站站!”教室里传来了化学老师的咆哮,紧接着又是同学们爽朗的笑声。

      化学老师怒喝:“谁再笑就和他们一样,滚出去!”教室这才又恢复了安静。

      戴勇兵和张睿被迫又往旁边站了站,站到了隔壁八班的教室后门口。

      午后的知了热得叽哩哇啦叫,给校园带来了浮躁,每一个人的青春情愫也在这浮躁的空气里开始蔓延了起来……

      再说了,谁的青春不躁动呢?

      “咦?那个女生是谁呀?”戴勇兵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他悄悄指着八班坐在第六排的女生。

      这个女生一头蓬松的短发,小圆脸,精致的五官,月牙眉,樱桃嘴,还有一双看起来空灵的大眼睛,这个女生个子不高,看起来十分乖巧。

      张睿吸了口气,扶着下巴说道:“嘶……这个妹子好漂亮呀,可是我怎么都没有见过,咱们七班和八班其实挺熟悉的,可是这个妹子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咦?猩猩,你眼睛尖哦,看上了?”

      戴勇兵连连辩解,说:“哪有,没有,我不会谈恋爱的,影响我打球。”

      张睿:“不过咱们还是要打听打听,这个美女到底什么来头啊?情报工作该做还是要做。”

      戴勇兵:“这个简单,你看你那个美女的同桌,就是那个一脸死相的眼镜男,他叫丁矾,八班化学课代表,经常和我打球,我今天下午我就去把丁矾毒打一顿,从他嘴里套出一点信息来。”

      张睿赞叹:“可以啊,猩猩,天下球友都一家啊?”

      当天下午,在戴勇兵的威逼利诱之下,八班的丁矾终于透露出了那个美女的信息。。

      原来她是上周刚刚从外地转来的插班生,是一个有点奇怪的女生,有的时候很开朗,有的时候却又很冷漠,刚来到班里就非常受欢迎,毕竟长得可爱嘛,很多男生都来献殷勤,丁矾座位的“拍卖价”也水涨船高,大家都想和丁矾换位子,只为了能和这个美女聊聊天。

      这个女生的名字叫做——黄亭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