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三百五十一章 火车难题
      一个人如果不是真正有道德,就不可能真正有智慧。

      呜~咔嚓咔嚓。

      火车缓慢地行驶着。随着陈帧阳抛出的话题,左锆教授情不自禁地加入了讨论,气氛也越加融洽。

      左锆教授提出了一个难题的挑战。

      于凡:“哦?老先生,请讲,什么是无解的难题?”

      左锆晃了一下脖子,发出了嘎啦嘎啦的声音,环视了一下包厢,说:“那咱们就聊聊关于火车的话题吧。”

      于凡:“火车的话题?”

      左锆:“对,你们三个都来参与,咱们一起来讨论讨论。”

      三个人非常有兴趣地看着左锆,带着期待而又好奇的眼神。

      左锆面色从容端庄,颇像一个老道的学者,说:“假设,你是一个火车司机。这列火车,正在铁轨上高速行驶,突然你发现,在铁轨的远处,五个人在那里工作,而你又没办法让火车停下来,因为火车的刹车失灵了,你只能眼看着他们死亡。这时候你发现,在前面岔道上,就只有一个工人,只要你愿意,把火车往岔道上开,牺牲一个人,挽救五个人的性命。你们会怎么做?”

      于凡、陈帧阳、郭钠陷入了思考,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啊。

      左锆微微停顿了一下,说道:“这样好了,选择把火车开向岔道,牺牲一个人,拯救五个人的请举手。”

      陈帧阳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郭钠稍微犹豫了一下,也举起了手。于凡微微晃动了一下身体,没有举手。

      左锆教授微微一笑,说道:“好,现在我们来假设另外一种情况。假设你是一个旁观者,你站在月台上,有一辆火车即将驶来,在铁轨的远处,还是有五个人正在那里工作,火车的刹车又失灵了,而那五个人却全然不知危险即将到来,火车马上就要撞死这五个人了,你仍然无能为力。知道你发现,有一个陌生的胖子就在你身边……”左锆停顿了一下。

      三个人竖起了耳朵。

      左锆继续说:“这个年轻而陌生的胖子此时就在你们身边。如果你们现在把这个胖子推下了月台,他就能卡住火车,防止前面那五个人被撞死。但是这么做,这个胖子将必死无疑。牺牲一个人,拯救五个人,此时你们会如何选择?”

      三个人深吸了几口气,这真是一个很难的选择。

      左锆:“还是老规矩,选择把胖子推下去,拯救五个人的,请举手。”

      这一次的选择明显比刚才要难得多,三个人也在艰难思考和权衡着。

      “火车就要开来了!快一点选择哦!”左锆催促道。

      陈帧阳缓缓举起了手,郭钠撅起了小嘴,还是没有下定举手的决心。于凡依然没有举手。

      左锆微微捋了一下眉毛,说:“很好。那么我再描述一下情况。你依然在月台上,旁边还是有一个大胖子,而这个大胖子是你的至亲好友,就像你们之间的关系一样……”

      三人互相看了看。

      左锆继续:“此时也是只有把这个胖子推下去,才能拯救铁轨上那五个人的性命!你们会把你们这个好朋友胖子推下月台吗?如果选择推的人,现在请举手。”

      这一次,郭钠使劲摇摇头,她不愿意这么干。陈帧阳也没有举手了,而是开起了玩笑说:“那要看推谁了,要是推我旁边这个眼镜兄弟,那我肯定毫不犹豫,让他成天喂我吃狗粮,活该。”

      郭钠听了以后,心里很不爽,连忙批判陈帧阳道:“陈部……”郭钠差一点穿帮,喊出“陈部长”,还好她反应得及时,连忙改口,顺着话说:“陈……不要脸的。”

      陈帧阳哈哈大笑:“你瞧你,我就说说而已,你看你护犊心切的。”

      这一次的举手选择,于凡依然无动于衷。

      左锆微微颔首歪头问于凡:“眼镜小伙子,三次投票你都没有举手,为什么?”

      于凡言谈温和地说:“我在想,这个问题是不是只能有两个答案,我觉得或许可以稍微变通一下,如果我自己跳下月台,是不是就可以拯救铁轨上那五个人了。”

      左锆听到了这个答案,开怀大笑,并开始拍手鼓掌……

      陈帧阳拍拍于凡的大腿,调侃道:“老于,我就是喜欢和你这种上前卖的同学一起玩。”

      郭钠则是在旁边微微侧目,一脸心疼而担忧地凝视着于凡,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百感交集。于大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会就这样抛下我不管了吗?

      左锆大笑了几声,说:“眼镜小朋友,你的回答很有创意,可是你要知道,现实中可能没有这第三个选项!而且你现在还没有结婚,等你和旁边这位女同学结婚后,你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你还能说死就死吗?你死了之后你的妻子谁来照顾?你的孩子从此就没有父亲。你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能想象到这些场景吗?你看似高尚的选择,真的就有那么高尚吗?”

      于凡沉默了,在左锆的描述下,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这一幕幕生离死别,亲人伤心欲绝的场景。于凡也看了看郭钠,郭钠楚楚动人的眼神仿佛在哀求于凡不要这么做,不要牺牲自己。于凡的内心被融化了,他下意识地想伸手牵住郭钠的手,让郭钠不要担心。可是他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男朋友的身份是假扮的,行为上不能“越界”。

      左锆起身,拍了拍于凡的肩膀,说:“小伙子,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还没有经历。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残酷得多,世界上没有两全其美的选择,人类的智慧也无法弥补那些道德上的漏洞。而且,你越是知道得越多,你的烦恼也就越多了,你所做的选择也就更加犹豫。试想一下,倘若你压根不知道牺牲一个人可以拯救五个人这个方法,那么你的烦恼自然也就没有了。”

      左锆顺势拉开包厢的门,从上铺把他的公文包拎上,准备去上厕所,出门后,陈帧阳悄悄跟在后面也出去了。。

      郭钠看见低头沉思、眉头紧锁的于凡,很是心疼,笑眯眯地安慰道:“于大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于凡感到非常温暖,扬起了,恢复了阳光的神态,深情地对着郭钠说:“放心,我没事,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做伤害你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