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三百五十章 和而不同
      幽默来自于智慧,恶语来自于无能。

      陈帧阳一套理直气壮的说辞,反而把左锆置身于尴尬的位置。

      左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哦,哦,对不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个位置是随机的,都是系统排的,我也不故意要夹在你们三个人之间的。”

      陈帧阳表现得非常大度:“大叔,没必要这么客气,我又没有怪你。其实你在这里挺好的,帮我稀释一下爱情的酸臭味。”

      郭钠捂着嘴不停地笑,于凡也无奈地摇了摇头。

      咚咚咚,有人敲了敲包厢的门框,四个人回头看去,原来是列车员过来验票登记。大家把身份证给列车员递了过去。列车员一边娴熟地做着登记一边说:“你们是去旅游吗?”

      于凡:“是的,咦?同志,我看坐软卧的人不多呀。”

      列车员:“是呀,现在高铁动车开了,坐这趟车软卧的人就少之又少了。我们软卧的价格和坐高铁的价格差不多,高铁速度还快,谁还来坐软卧。再说了,现在是过年期间,大家都在家里,没人出来。我看了信息计划,这一趟车整条线路一共坐软卧的就十个人左右,而且都是这几站陆续上车。只有春运往返高峰的时候人才多。”

      列车员登记完毕,把身份证还给了四个人。

      郭钠:“同志,到XA市大概要多久?”

      列车员:“顺利的话,后天一早。我们这个车日常晚点,慢车就是这样,站站停,而且各种给其他车让路,所以,你们把心放肚子里,好好欣赏沿途的风景吧。”

      说完,列车员拉上了包厢里的房门,出去了。

      郭钠从上铺下来了,坐在下铺。包厢中的四人,郭钠和于凡坐在一起,陈帧阳和左锆坐在一起,只不过左锆坐得离陈帧阳很远,贴在床边,不停地喝着茶。

      郭钠拿了一个苹果削了皮,笑眯眯地递给于凡,于凡接了过来,同时心里还有些紧张,自己突然一下要扮演起男朋友的角色,真是又紧张又兴奋。郭钠倒是显得很自然,一点都没有娇柔照做的意思。

      陈帧阳可能是看见这两个人在那卿卿我我,狗粮吃饱了,咳嗽了两声,随便挑起一个话题:“对了,你们知不知道最近有个做科研的年轻学者写网文小说,连载了70万字了,好评如潮呢。科学家做文学创作也这么厉害吗?”

      郭钠:“是的我听说了,这个人叫于一几。不过这几年不都流行跨界吗?唱歌的去拍电影,拍电影的去跳舞,运动员也要上综艺,科学家从事文学也不是不可以。”

      陈帧阳:“是呀,现在大家都在提倡跨界,可是这么来回跨界,本职工作不就都做不好了吗?科学家要是都去写小说成功了,谁还去搞科学呀?”

      于凡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老陈,你这是犯了逻辑上的以偏概全的错误啊。并不是所有科学家都要去写小说呀。当今社会,知识信息爆炸式地发展,各个学科都会有交织,已经不存在什么所谓的独立学科了,所以跨界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必然事实。其次,我觉得在做科研时,把其他行业的知识引入进来,本身就是一种很大的创新,也只有把思维拓宽,事情才能做得全面。”

      “我不这么觉得……”声音从角落里传出,是左锆!于凡、陈帧阳、郭钠齐刷刷地看向了他。

      很显然,左教授对这个话题好像也有着浓厚的兴趣,并且也有自己的看法,他把身体稍微往里挪了一点,离三个人距离更近了一些,说道:“戴眼镜的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你的话看似有道理,其实不然。实不相瞒,我也算是这一辈子投身科学研究的科研工作者,要做学问,还是得潜下心来慢慢做,不要三心二意,今天搞搞这个,明天搞搞那个,整一堆没用的花里胡哨的概念,都是空架子。老老实实踏实做,科研都是用时间磨出来的。”

      于凡:“这位老师,我觉得您说得有道理。我觉得我们的观点中和一下可能更好。凡事皆有度,跨界也好,专一也罢。这些都是方法,而主导这些方法的本质在于——初心。倘若初心是做科研,那么跨界与否、花哨与否其实都无所谓。倘若初心就是为了赚钱,为了自己的私欲,那么就算是一心一意在一个领域,也是科学界的败类。”

      左锆一边拧紧着保温杯的盖子一边说:“呵呵,年轻人,你所说的这些不过是偷梁换柱,还是在为‘三心二意’找借口,你若一味想着跨界,那么跨来跨去,你又如何能坚定你的初心呢?这才是无法破解的难题。”

      陈帧阳和郭钠在旁边听得心潮澎湃,他们很久没有听见于凡和别人为了一个观点辩证讨论了,每次于凡讨论起这些问题时,郭钠都觉得他的头顶上有一个智慧的光环。于凡的这种风格其实很少有女生能读懂,大家都会觉得这个人好像很难接触,有些教条,刻板,动不动就是一个长篇大论似的科普发言。但是郭钠不一样,郭钠能看透于凡内心的那一份柔软和善良,还有那一股重剑无锋般的勇气!

      于凡听见了左锆的反驳,也提起了精神,说道:“老先生,您太绝对了,其实这世间万物哪有什么绝对的难题?只是我们的智慧还不够而已,就像我们读小学时,觉得有机物势能分析、HLB值测算都是不可触及的高级知识。可是当我们有朝一日博士毕业后,回头再看看这些东西,觉得就是小儿科。我始终相信,没有解不开的难题,只有不够智慧的人类。面对困难,我们应该保持信心,并且努力地提升自我,终有一日,那些曾经困扰你的事,你会笑着讲出来。”

      左锆微微摇了摇头,说:“你呀,还是太年轻,你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你还没有真正遇上无解的难题!”。

      于凡:“无解的难题?”

      左锆随着聊天的进行,神情也越来越轻松,和另外三人越来越融洽。左锆说:“怎么样?想不想来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