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最大受益人
      一时难堪又何妨?胜过一世苦不绝。

      泻药的药力发作。小李站起来时用尽过猛,屎没憋住,直接飙到了裤子上。

      小李尴尬地回头看了看,坐在小李后面的人捏着鼻子,一脸震惊和茫然,弱弱地说:“兄……兄弟,是因为题太难吗?”

      场面开始逐渐失控,又有一个行车班组的同事小周站了起来,直接往门口冲,站在门口的考场人员将他拦了下来。

      小周:“让开啊!我要出去上厕所!”

      监考人员:“交了卷才能出去!”

      小周急得原地打转转,说:“我不考了!卷子在桌子上,你们自己去拿啊。劳资憋不住了!”

      监考人员依然不放行,说道:“你自己把卷子拿过来!”

      小周愤怒地说:“憋不住了!给劳资让开,别怪劳资不客气!”

      旁边又过来两个监考人员,各个五大三粗的,说:“怎么着啊?想硬闯啊?”

      小周狠狠地说了句:“你们逼我的!”

      说完,小周二话没说直接原地解开了裤子,蹲在了地上,大喝一声:“奥利给!!!”

      哗啦,一泻千里!小周双眼中噙着屈辱的泪水,满脸通红,整个身体都在颤抖。那些不可描述的东西,如水银泻地一般扩散开来。小周当着500百来号人的面,当场“宣泄”了……

      所有人都傻了,大家活了几十年,从来没看过如此场景!

      这只是开始,焊接车间行车班组的人,陆陆续续开始发作,每一个人都提着裤子赶紧往外冲,很多人都还没来得及跑出去,就拉在了裤子上,边跑边拉,场面一度十分混乱。整个礼堂考场蒙上了诡异气氛以及……气味。

      所有人都惊呆了,每个人都像被响鼓在耳边重锤了一下一般,整个脑子都懵了。每个人内心都觉得这太扯淡了……

      礼堂里发生了小规模的骚动,人们开始议论纷纷:“我去,这什么情况?”、“焊接车间的人都TM是条汉子!”、“之前听说他们车间抗议工厂不给涨工资,扬言要以死抗议,原来是以‘屎’抗议吗?”、“焊接车间真英雄啊!我服了!”……

      接着大家开始陆陆续续发出了笑声,笑声越来越大,整个礼堂现场就像在看幽默舞台剧一样热闹。

      监考人员也慌得一批,他哪见过这个阵势啊,这都什么情况啊?他默默地点了一支烟,然后颤抖地掏出电话,说:“喂?第二礼堂考场需要支援!!!派点人来,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焊接车间的人集体在考场里拉屎!快来人!”

      从那一天开始,焊接车间在整个东典集团里的颜面丧尽。原来在厂里是最优秀的车间之一,经过这次事情,被人编成了一个段子“干啥啥不行,拉屎第一名。”广为流传。

      当天晚上大家就发现了整个焊接车间行车班组里就只有刘海铃没拉肚子,这引起了大家的怀疑,第二天上午大家便报了警。

      当年的故事就讲到了这里……

      时间线又回到了现在。虽然刚刚打了准备上班的铃声,但是谁也没有走,因为大家都想搞清楚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上班赚的钱和当年大家所受的屈辱相比,算个屁。

      马嘉鹏:“嗯,当年的情况就是这样。后来刘海铃作为最大的嫌疑人,当天上午就被带走审问了,警察也来取证了,最后只是说饮水机里有泻药。但最后在警局里什么都没从刘海铃嘴里问出来,四十八小时之后,人就被放了出来。”

      于凡留意了一下周围每一个人的表情,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似笑非笑的复杂表情,可能每当回想起当年的事情,大家都会觉得非常丢人,但是回想起那个场景,又觉得十分滑稽可笑。

      马嘉鹏继续说道:“后来,大家也就都疏远了刘海铃,他也没再多说什么,没事的时候就是一个人静静地在休息室看书。”

      林硝龙问于凡:“于凡,你觉得这件事除了刘海铃,还有谁能有机会下手?”

      于凡:“通过刚才马嘉鹏的描述来看,凶手要下毒的机会其实非常多,而我现在更加关心的是,凶手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林硝龙:“动机?怎么查?”

      于凡直起了身体,扫视着所有人:“当年那个事件之后,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大家互相彼此看了看,开始回忆。

      小李想了一会,说:“刘海铃啊。刘海铃是这个事件的最大受益者,因为整个班组除了他,全部都拉了肚子,他自然就成了第一名,理论上就拿到了去北京参加进修的资格。只不过组织还是明智,最后取消了刘海铃的成绩,剥夺了他的考试资格。”

      于凡:“受益人除了他还有谁呢?”

      马嘉鹏:“上次事件让整个焊接车间在厂里蒙羞,其实没有真正的受益人。嗯。”

      于凡继续问大家:“我记得你们说过,这次事件导致你们整个焊接车间的相关领导全部被撤职。那新的领导都是谁呢?”

      小李:“我们的马大哥虽然被撤职了,但是我们依然敬重他为班组长,我们的新任班组长是我,但是马大哥才是说话管用的人。至于老车间主任被撤掉以后就顺势退休了,接管新车间主任的是曾经叉车班组长徐酸弈。其实这个徐酸奕运气是真的好,本来车间主任的位置是我们马组长的,根本没他什么事,结果出了这档子事,让这孙子给捡着了。”

      林硝龙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哎?那这个徐酸奕岂不也是受益人?这个人什么来头?”

      小李:“之前我们都不了解这个人,毕竟不是我们班组的,不熟悉。据说一直在和我们马哥竞争车间主任,但是我们车间主任简直是完爆他。可惜造化弄人,现在让他当了车间主任,对整个车间简直是一个灾难。”

      马嘉鹏插话:“小李,别乱说,徐主任好着呢。”。

      于凡还是继续地问:“什么灾难?”

      小李:“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