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三百零六章 献可替否
      丰富的阅历,教会我们的不是能打败任何人的招式,而是教会我们观察和理解他人的其他角度。

      王昊铅与于凡的交流甚是开心,二人一扫之前的各种不快。

      于凡问王昊铅:“王叔,你来专程请我吃饭,不是就光为了听我给你讲解放火的化学原理吧?”

      这时,菜上了,王昊铅用手指着菜,说道:“咱们边吃边聊吧。”

      待于凡拿起了筷子夹起了一块肉,王昊铅才自己动筷子。

      可能是因为太烫,王昊铅将一块糖醋里脊放在嘴里吸溜了半天,然后夸张地大口嚼了起来,嘴里一边发出了吧唧声,一边对于凡说:“今天我来找你,是想来给你提一个建议。昨天你的表现让我看到了你父亲年轻时候的影子,那个时候我们都很年轻,我们和你一样,都很有拼劲,脑子也灵得很。广汉恒润化工这个企业迟早有一天会交到你的手上,我在你身上看到了这个企业未来的希望。但是要想把一个企业长久经营下去,你还需要有很多提高的地方。”

      于凡谦卑地说:“王叔叔,您但说无妨,我洗耳恭听。”

      王昊铅:“咱们的企业是一个实体企业,自己的筋骨首先一定要强,这样说话才硬气。否则就得像我一样,被迫用一些虚的东西来包装自己,就像我这次的‘光宗耀祖回归宴一样。’”

      于凡:“的确如此啊,虚的东西就算装扮地再好,但是还是一戳就破,明眼人其实早就看出来了,只不过明眼人都是看透不说透。”

      王昊铅:“哦?照你这么说,你看出了些什么?”

      于凡:“王叔,其实你也没错,你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那四个字——光宗耀祖。对吧?”

      王昊铅:“你说的很对,我们家其实之前条件非常好,在HY镇是有名的地主,可是后来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家道中落。之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我们家后来的日子在HY镇过得非常差,小镇的居民们想方设法欺负我们家。所以后来我决定离开这里,我一定要在社会上混出名堂,然后回来好好风光,让他们都看看,好好打打他们的脸。”

      于凡:“然而你们想到他们的脸皮比城墙道拐还要厚,你的攻击根本无效,对吧?”

      于凡打了一个比喻,两个人会心一笑。

      于凡继续说:“你花了这么多钱造势,给HY镇修路,然后换来镇政府帮你拉一条欢迎横幅。花那么多钱摆了那么大的宴席大厅,还那么多钱请来了人帮忙,甚至还去租豪车放在停车场撑脸面。”

      王昊铅无奈地摇摇头:“白花了这么些钱,还惹得一身骚。咦?你怎么知道停车场里的豪车是租来的?”

      于凡又夹了一块肉,平静地说:“很简单啊。因为我在停车场出于好奇,仔细看了一下这些豪车的轮胎,轮胎上都有一个小黄点。”

      王昊铅不太明白:“什么小黄点?什么意思?”

      于凡:“哦,那个小黄点一般是租车商给汽车轮胎做的记号,因为他们担心租客会把汽车开走然后偷偷把轮胎换了拿去卖钱。另外,你的那些豪车无一例外都是省会牌照,不贴车膜,没有内饰。这些都是租车行的潜规则。所以我断定你的这些车都是租来的。”

      王昊铅很惊讶:“哎呦?你和你爸爸的性格完全相反呢,你爸爸性格挺粗犷的,但是你给我的感觉是做事细致、严谨。小于凡啊,你真的是又像你爸,又不像你爸呀。”

      于凡:“我就是我,和任何人比较都是没有意义的。”

      王昊铅:“也是哦,徒弟何必一定像师傅呢?我就是太渴望像别人一样了。我太在意虚荣,想像别人一样光宗耀祖,衣锦还乡,结果越活越累,搞到最后拿起镜子照照自己,我都快不认识自己了。现在想来,我这又是何必呢?好好做自己吧,因为别人已经由别人做了。”

      于凡:“对了,王叔,你今天就是要告诉我‘做人要实在’这个道理吗?”

      王昊铅惭愧地笑了笑:“不,这个道理我相信就算我不教你,你也能从我身上吸取教训。今天我是想和你聊聊一些具体的东西,也是企业发展所必须掌握的技术。”

      于凡:“什么技术?”于凡有些纳闷,王昊铅刚才不是说他不懂化学吗?

      王昊铅喝了一口茶,认真地说:“投资!”

      于凡哦了一声。

      王昊铅继续:“我知道,小于凡,你对我们这些搞投资的人有着一些成见。你总觉得我们是不务正业,每天就动一动鼠标,摸摸手机,就可以把钱翻几倍,赚钱的速度别搞实体快几倍。你总是觉得搞投资、金融的人拿的报酬是被严重高估的。”

      于凡:“难道不是吗?做实体的企业一年辛辛苦苦地做研究、购买原材料、管理员工、安排生产、供应发货、售后服务……还顶着各种成本,结果一年到头赚下来的钱还不如一个成天在办公室里喝咖啡的投资经理高。你觉得这公平吗?”

      王昊铅淡淡地笑了笑:“至于做金融、投资的人是否该拿这么多钱,由后人去评判吧。但是我觉得你不能因为自己心里讨厌它就完全不去了解他,放下心中的成见,你会发现有些事情其实没那么糟糕。就像你最初讨厌我一样,现在是不是也觉得我也没那么讨厌,对吧?”

      这话一出,把于凡还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于凡:“哪有哪有,我之前也没那么讨厌你,哈哈。”

      王昊铅继续说:“你将来做为一个企业的领导人,除了行业的专业知识过硬以外,还需要具备一些基础的投资素养,这样企业的闲余资金才会得到最大的利用。”

      于凡:“好了,好了,抽时间我会看看的。”

      王昊铅:“这恐怕不是抽时间这么简单,投资来带的利润高,同时风险也很大。要学好投资,没那么容易,银行同业拆放利率、ROE净资产收益率、ROA总资产收益率、商誉、长期摊销,这些基础的东西你都要懂。”

      于凡头都要听大了,说道:“这么麻烦吗?”

      王昊铅露出一副“我早知你会这样”的表情,接着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比较排斥,而且将来你要负责的事情都是宏观的,不可能事无巨细。所以今天我约你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给你推荐一个这方面专家来辅佐你!”。

      于凡:“谁?”

      王昊铅缓缓吐出五个字:“龙腾四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