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全能自恋
      人世间最美的契约便是——默默无声,守护彼此。

      史奕三下五除二就把饭做好了。

      于凡一边吃着面,一边郭钠发了一条微信:“怎么样了?有什么情况及时沟通。”

      史奕和于凡坐在餐桌上吃着面,史奕不敢不知道于凡现在到底再搞什么神秘工作,咱也不敢问。

      两个人就寒暄了一会初中的一些往事,很快吃完了,于凡一看表,这个点回去,说不定妈妈还在睡午觉,只要轻轻溜回去,妈妈就不会发现他换了衣服,这样就不用做过多的解释了。

      于凡给史奕道了别,好朋友不在于相聚时间长,而在于关键时刻管用。

      出门,打车,回家,回家的路刚好要经过吉祥村的巷子口,只见警察已经拉起了封锁条,周围也围了不少吃瓜打酱油的群众,毕竟像吉祥村这种是非之地,也是案件频发的地方,大家也都是习以为常的凑热闹。

      于凡知道,这一次的交锋,是自己和这个奇葩男之间的单挑,谁也不会去主动联系DY市警方,至少现在是不会。于凡在这种瓜田李下的时候,很难和警察交代清楚来龙去脉,自己倒是极有可能被拘禁那么几天,这样自己的家人很可能完全暴露在危险之中,所以暂时不能报警,只有等陈帧阳今天先把XA市那边的事情理顺了,让他想办法和DY市警方沟通。而奇葩男这一边应该更加不敢了,毕竟他们才是真正怕见光的一方。

      到了家门口,于凡小心翼翼地打开门,一楼没有人,家里也很安静,看起来妈妈的确是上楼睡觉去了。

      于凡蹲下身,轻轻换了鞋,然后垫起了脚尖悄悄上了楼,屏住呼吸顺利地溜回了卧室。关上了门,于凡这才吐了这一口憋住的气,还好妈妈没有发现,于凡把房间门反锁上,然后从衣柜里重新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换上,这样妈妈再看见自己就不会那么奇怪了。

      于凡坐在床边,打开了电脑,开始思考,怎么才能保护家里人呢?万一这个奇葩男又来家里骚扰攻击应该怎么办呢?直接告诉家里人真相吧?毕竟这些事自己没什么做的不妥的,而且现在事态已经很严重了,也没必要在隐瞒了,再隐瞒地话,怕是要出大事了。

      于凡准备措辞,看如何给父母把这件事从头说起。该如何去描述一个不知道性质、不知道目的、不知道人数的“恐怖恶作剧组织”?

      正当于凡思考再三时,郭钠打来了电话。于凡接起了电话,怕打扰到妈妈午休,便捂着电话小声地说:“喂~”

      郭钠:“于大哥,你声音怎么这么小?”

      于凡:“我回到家里了,不太方便大声说话。怕打扰到家里人。你们那里怎么样了?”

      陈帧阳的声音:“一切安全,这些孙子,装神弄鬼,把牛皮纸袋子给了郭钠的爸爸就走了。”

      于凡:“那个奇怪的人有没有说什么?”

      郭钠:“什么都没有说,但是……”

      于凡:“但是什么……”

      郭钠:“这张纸的背后这一次有字,很小很小的字,于大哥,我拍一张照片给你。”

      郭钠挂了电话。于凡心想:“很小很小的字?难道是维修店里那种?”

      郭钠发来了照片,字迹的确很小,于凡用手指放大了照片,只见上面赫然写道:“聪明人的游戏只和聪明人玩,其他知道游戏内容的愚者都得死。我们是……”最后三个字看不清楚了,像是被刻意抹掉了

      于凡眉头紧锁。郭钠的电话又打过来了,于凡接起。

      郭钠:“于大哥你看到了吗?这个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含义吗?”

      于凡:“其实今天我也看到了一张纸条,上面也是用很小的字写着‘当你看清这行字的时候,已经离死不远了’,看来今天用小字传递信息也是他们的‘业务’标准啊。”于凡顺便又把今天遇险的具体情况大概给他们概述了一番。

      陈帧阳:“我的天啊,真是丧心病狂,那下一步[翠微居小说 www.cwjwx.xyz]怎么办?”

      于凡冷静地说:“我想,我们可能碰上了一群有套路的‘全能自恋型’犯罪份子。”

      陈帧阳:“什么?全能自恋?”

      于凡:“全能自恋,是每个人在婴儿早期都具备的心理,即,婴儿觉得我是无所不能的,我一动念头,和我完全浑然一体的世界(其实是妈妈或其他养育者)就会按照我的意愿来运转。成年人的全能自恋非常有杀伤力,可能导致一个人将其他人和万物都当做自己的棋子来对待。尤其在自我有了一定知识水平时,他便更会制定和欣赏他自己的游戏规则。”

      郭钠:“啊?于大哥,我们怎么遭遇了这么一个心理变态的对手?”

      于凡:“原因我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全能自恋型人格,他们遵守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他们对自己的实力有着极度的自信,或者说是自负,他们也有自己的一套为人处世哲学,而且在社会极度会隐蔽自己的缺陷。对全能自恋型的人来说,他们其实并不在乎游戏的结果,他们更重视‘玩’,而且是按照自己的游戏规则。”

      陈帧阳:“哎呀!头皮发麻,一个传销组织没搞完,又来了一个全能自恋的死变态?”

      于凡:“其实这个组织早早就给我发过‘警告’,只是我一直没有去重视,可能这个行为让他们感到了被羞辱,没有按照他们的游戏规则来,所以他们被激怒了,这一次是他们和咱们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传递信息。”

      陈帧阳:“你觉得他们想表达什么?”

      于凡:“你们的小字之中有三个字看不清楚了,我不太能猜到他们最后想表达的意思。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一次他们给咱们来这么一出‘惊喜’,无非就是宣誓了他们的存在,也宣誓了他们的目的!”

      郭钠:“他们有什么目的?”

      于凡冷静地说:“他们想和我们玩一个游戏,而且要遵守他们的游戏规则。”

      陈帧阳:“什么游戏规则?”。

      此时此刻,于凡的房外传来了从楼上下来的脚步声,脚步声轻快短促,是妈妈的脚步声。

      于凡对着电话更小声的说:“游戏规则就是:我们不能把这个游戏告诉其他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