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温馨的牢笼
      一棵一直在大树下被庇护的小树,是无法超过大树高度的。

      没错,广汉市恒润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正是于凡的父亲——于强。

      (其实在第一百四十章就埋下了这个彩蛋,细心的读者朋友们你们发现了吗?于凡、王钾、岳二哥三人背靠背,面对张彩霞请来的打手们。而在二十多年前,广汉市的某一个废弃仓库里,恒润十六人董事长、王氢、楠哥,三个人背靠背形成三角之势,他们面对的是穷凶极恶的三十来号恶徒。这一幕似曾相识,也是历史的传承。王钾是王氢的传人,二哥又是楠哥传人,而董事长的传人则正是于凡!)

      爸爸:“你还知道回来呢?”父亲的话很不中听。

      于凡没有说话,回过头继续吃着鸡翅膀。

      妈妈冲着爸爸说:“孩子刚回来,你好好说话。”

      爸爸对妈妈说:“这孩子就是从小给惯坏了,太娇气,不懂事。这三年也不知道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害得你天天操心。”

      妈妈对爸爸挤眉弄眼递眼色,似乎在说:“别说了,说那么多干什么!”

      于凡轻轻地放下了筷子,礼貌地对妈妈说:“妈,谢谢您做的翅膀,我吃饱了,我先回房间休息了。”

      于凡转身拎起箱子,绕过爸爸就向二楼走去。

      妈妈对于凡说:“明天你就睡到自然醒吧,起来了妈给你烙饼吃哈。”

      爸爸在背后依然不依不饶:“多大的人了,饭还要别人做。吃完饭了,碗也不洗。”

      于凡停住了脚步,想回头说些什么,可是咬了咬牙,把话吞进肚子里,继续一言不吭地上楼了。

      妈妈在楼下批评爸爸:“你看你,不会好好给孩子讲话吗?你忘了当年凡凡是怎么走的?真是……”

      于凡回到了二楼自己的卧室,卧室早就被妈妈收拾得干干净净,妈妈真是贤惠,不知道郭钠是不是也那么贤惠呢?于凡使劲晃了晃脑袋,我在瞎想什么呢,八字还没一撇呢。

      不过于凡转念又一想:其实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自己,干嘛要一模一样呢?嘻嘻。于凡自己傻笑了一下。

      于凡在房间把手机的电充上,收拾收拾随身带的行李,听到了爸妈上到三楼的脚步声后,才开始出来洗漱。不知为何,于凡在家里觉得很拘束,似乎先迈哪一只脚都要经过思考,稍有不慎就要遭到父亲的指责。这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于凡喘不过气。

      洗了一个热水澡,于凡舒舒服服躺在床上,他拿出手机翻了翻信息,简单规划了一下这几天的安排,既然都回来了,有些同学、发小还是要见见的。

      不过回来要去见的第一个“人”,于凡早就已经想好了。

      于凡把奶奶留给自己的那最后一封信拿出来又读了一遍,这是奶奶留给自己的遗书。四年前奶奶的癌症已经被确诊为晚期,但她依然每天读书学习,这是某一天奶奶突然写给于凡的一封信,里面用优美的句藻对于凡进行了嘱咐:“凡凡,行商做事切记,德、诚、礼、义。人浮于事,如大海行舟,‘德’是我们船,你的德有多大,船就有多大,能承载的人生便有多大,厚德载物;‘诚’是我们的桨,做人言而有信我们才有前进的资本;‘礼’为我们的食物和补寄,时时注意自身的修养,不可高高在上,大海之所以广大是因其地势最低,人要做到有礼,资源便会自动前来找你;‘义’为海上灯塔,多行不义必自毙,无义之船定将驶向鸿沟,无义之人必会自掘坟墓,所以行走于世必须讲‘义’。凡凡,给你留下钱财,你现在未必能驾驭;给你留下名声,你未必能受用。不如留下这四个字,希望今后你能常常翻阅、翻阅、翻阅、翻阅。世上最表面的道理往往是世上最深奥的,答案本身往往就在问题之中。祝你寻得瑰宝。”

      奶奶是一个非常有文学底蕴的科学家,她生前常说:“科学和艺术是相通的,不去用艺术的眼光来品味生活的美,也就无法在科学的海洋中获得新的发现。”

      没错,于凡要去见的第一个人,正是他的奶奶。奶奶是四年前去世的,墓地就在DY市东山脚下的龙井公墓。前一阵的子午村之行,没有奶奶,于凡说不定已经凶多吉少了,虽然人不在世了,但是于凡内心依然能感受到奶奶的关怀。倘若这世上真有神明之说,那一定是奶奶显灵了。

      四年过去了,于凡也有一些话想单独去找奶奶“聊聊”。

      于凡收好了信件。做好了计划。明天一大早就去龙井公墓给奶奶扫墓,然后去奶奶的旧房子打扫一下卫生(奶奶去世后,爷爷去加拿大找于凡的姑姑了,一直没有回国,房子一定落了一层灰),后天大年三十,三十以后就约同学一起聚聚。

      于凡平躺在床上,给郭钠发了一条微信:“平安到家,请勿担心。”

      郭钠一直没有回,可能是睡着了吧,于凡就这么等呀等呀,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于凡就起来了,他听见楼下妈妈已经开始叮咣叮咣地准备早饭了。于凡躺在床上拿起了手机看了一下,郭钠凌晨两点多才回了一条微信“到家了就好,我拿着手机等你的消息呢,结果等着等着睡着了,嘻嘻。”于凡对着屏幕傻傻地笑了起来。

      于凡起床,穿好衣服,洗漱完毕,下楼。妈妈平时都起得很早,爸爸则一般喜欢睡一个懒觉。

      于凡悄悄下楼,但还是被妈妈察觉到了。妈妈就是这么的敏锐,妈妈从厨房探出头,笑着对于凡说:“今天早上喝牛奶,我还加了麦片。桌子上有面包、蛋糕。”

      于凡哦了一声,坐到了餐桌旁,妈妈把牛奶端了出来,放在于凡的面前,说:“爸爸这个人吧,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你在XA市的时候,他经常打听你的消息,比谁都关心你。”

      于凡低着头喝奶,不回答。

      妈妈又问:“今天你有什么安排吗?”

      于凡:“我想去看看奶奶。”。

      妈妈慈眉善目地说:“真是孝顺的孩子,你去吧,你去完公墓,也顺便去奶奶的房子稍微打扫一下卫生吧。我昨天从水果市场买了一些水果,你也给奶奶带去吧。”妈妈其实早就料到于凡回去看最疼爱他的奶奶了,所以早早就把祭拜的东西准备好了,妈妈非常心细。

      于凡点点头,吃完早饭,拿起了东西,出去轻轻关上了家里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