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班荆道旧
      鸟儿高飞,最终的眷恋是故林;帆船远去,最后的终点是港湾;行人来去匆匆,无论多晚,拖着一身的疲惫,最大的愿望是回家。

      于凡拿起手机给曹苯发消息:“老曹,帮我办一件事,能不能托熟人帮我搞一张XA市回DY市的汽火车票,实在不行汽车票也行,明天就可以出发。”

      曹苯过了一会回过来消息:“好的,老于,我托人问问,明天肯定是来不及了,后天吧。”

      于凡:“好的。”

      于凡躺在了床上,心里的一块石头仿佛落了地,他自己也不知道,之前悬着的那一块石头到底是什么。但是现在他觉得心里很是轻松。

      明天不去公司了,既然要回家,还是去年货市场买点年货吧,总不好空着手回去吧,嗯,就这么定了。睡觉!

      次日上午,于凡睡到了自然醒,年底了,业务也都停止了,业务电话自然也就没有了。

      今天的天气真不错,暖洋洋的太阳挂在了天上,于凡穿好衣服,收拾好自己,目标位置康复路年货市场,走起。

      集市中,于凡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流傻了眼,于凡已经很少逛集市或者商场了,平时的于凡一般比较宅,加上网购越来越方便,于凡更是没什么动力去逛商场。没想到集市上的人那么多,每一个人神情各异。有的人脸上笑容满面,和家人谈笑甚欢;有的人则皱着眉头,一看就是和于凡一样不爱逛街,被家里人拖来的;还有些人一边扫着路边的年货摊,一边看着手里的清单,这类人做事非常有条理;还有一些特殊的人群,他们的目光则一直盯着别人的包,目光闪烁,岣嵝着背,手里拿着报纸,左顾右盼,这些人不出意外就是小偷了。

      还真别说,于凡站在那一看,这里的小偷还真不少,应该是要过年了,也出来“冲业绩”了。只见一个小偷,大约20来岁,瞄准了一个戴耳机听歌的小伙子的裤兜。只见小偷左手拿着报纸一挡,右手的袖子里溜出来一双筷子,娴熟地从小伙子兜里掏出来一个钱包,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但从技术的角度来看,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偷是真的厉害,一定身经百战,刻苦训练。只不过,他的努力用错了地方。

      小偷一边匆匆离去,一边把“战利品”装进了兜。如果放在之前,于凡一定会退壁三思一个完全的解决办法,但自从认识了陈帧阳后,受到陈帧阳刚猛的性格影响,于凡的胆也肥了,直接上前准备拦住小偷。

      “喂,给我站住!”于凡伸出手,但是说话的并不是于凡。

      只见人群中窜出一个人影一把抓住了小偷的衣领。这个男子,哦,准确地说,不是一个男子。因为他的头上还骑了一个小朋友,应该是他的儿子吧,这个造型颇为搞笑,就像是英雄联盟里的雪人努努。

      而且,这个“雪人努努”于凡竟然还认识。

      “这不是岳二哥吗?”于凡惊讶地自言自语起来。茫茫人海里,竟然有如此巧事,这都能碰上。

      这个小偷算是倒了血霉了,他哪是岳二哥的对手,于是于凡便在旁边看戏,看着二哥怎么收拾他。

      “兄弟,钱拿了,身份证给人还回去啊?”岳二哥翘着嘴角说,笑容里充满了震慑。

      小偷挣扎了两下,想挣脱岳二哥的手,可是二哥抓得紧紧的,纹丝不动,只好骂骂咧咧地说:“你谁呀?要你管?”

      岳二哥狠狠地说:“不还是吧?你试一下你能走出这条街不?”

      小偷左右看了看,自知自己是自讨没趣了,今天撞墙了,便叽叽歪歪道:“好了好了,我去还给他,真晦气!”说完两只手推了二哥一把,这才把二哥推开。(其实二哥要不是因为头上骑着儿子,哪那么容易被推开)

      小偷不情愿地走到那个戴耳机的小伙身后,拍拍肩膀,说:“哥们,你钱包掉了。”

      这个小伙子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给小偷道谢。小偷转头狠狠瞪了二哥一眼,露出了一丝冷笑,消失在人群中。

      于凡这才走上前去给二哥打招呼:“二哥,好巧啊,在这里碰上你了,你刚才真威猛。这个是你儿子吧?”于凡指着他头上骑着的小男孩。

      岳二哥看见于凡,也很惊讶:“哎?你不是楠哥的朋友,那个谁来着?你怎么在这里?儿子,给叔叔问好。”二哥平时打交道的人太多了,一时竟忘记了于凡的名字。二哥的儿子很懂礼貌,对着于凡说了声叔叔好。

      于凡:“我准备回老家过年,顺便来这里挑一点年货。”

      “老二,遇上朋友了?”说话的是二哥的妻子,手里领着两个塑料袋的东西走了过来。

      岳二哥:“啊对,楠哥的朋友,叫个什么来着,叫……”

      于凡接过二哥的话,说:“于凡。对了,二哥,你兜里少了什么东西没有?”

      岳二哥一脸茫然:“你这话什么意思?”一边问着,一边用手摸着自己的衣服兜。

      “糟了!妈的,我的钱包呢?”二哥惊呼!

      于凡:“刚才那个小偷推了你一把,姿势有点夸张,我觉得他会不会趁机顺走了你什么东西,但是我不太确定。”

      二哥气急败坏地说:“钱包不见了,妈蛋!一定是他!就是那孙子给我顺跑了,简直是反了!”

      二哥的妻子安慰道:“老二,算了算了,反正你那钱包里又没啥钱,你就当破财免灾了。”

      二哥却不服气地说:“钱包里是没钱,但是里面有公交卡啊,我刚充了1000元的啊!”

      于凡心里默默吐槽,公交卡里冲1000元钱,这是个什么操作啊。

      二哥媳妇继续安慰:“算了算了,反正都这样了,你也要替别人想想,你想啊,万一这个小偷家里遇到了困难,急用钱呢?”

      于凡心想,这个二嫂还是蛮会开导人的嘛,心地善良。

      “例如他拿了这笔钱,他儿子没**的开肛手术就可以做了。”二哥媳妇说道。。

      于凡被这二嫂的幽默翻转惊得差一点跌了一跤。这个二嫂也是一个狠人啊。这俩夫妻真是一对有趣的人。

      于凡打断了岳二哥和妻子的对话,微笑着说:“或许,我能帮你找回钱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