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倦鸟知还
      世界上最不同寻常的未开垦疆域是我们两耳之简单的空间。

      于凡把“一目十行”的原理和方法教给了陈帧阳和郭钠。

      于凡补充说道:“在我看来,这些信息就像是一幅幅会动的图片,我只是把它们‘拍照’下来,然后扔在了我的临时记忆空间。”

      陈帧阳摸着自己的下巴说:“听起来好像挺简单的,但是做起来好像很难啊。”

      于凡:“只要坚持系统的训练,几个星期就能掌握。其实很多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根本没有那么难,每天只需花很少的时间来练习,但是贵在坚持。”

      陈帧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郭钠问于凡:“于大哥,那这些人有什么特点吗?有没有什么共性?”

      于凡无奈地摇摇头,道:“这几百号人看起来是完全随机的,没有特定的年龄区间,没有特定的文化区间,也没有特定的性别、身份区间。感觉都很均匀,看起来很平常,但是……”

      郭钠:“但是什么?”

      于凡:“但是越是这样的随机,我越觉得奇怪,他们好像是来者不拒。而就算一般的传销组织,他们也会对人群进行筛选,例如有的组织专门欺骗老年人,有的组织专门针对农村进城的年轻人,有的组织专门针对在家的全职妇女。这个组织的人群……”

      陈帧阳也接话道:“或许他们的‘产品’能面向所有的人群?然后利用这些产品把人聚集起来,再去达成他们背后特有的目的?”

      于凡:“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这个就需要其他的证据去支持了。”

      “对了,”陈帧阳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郭钠说你昨天又接到那一张神秘的图案,这个也和这个组织有关系吗?”

      于凡发着呆,还在思考刚才的问题,没有听见陈帧阳的问题。

      “老于?”陈帧阳又喊了一次。

      于凡这才回过神来,说:“嗯?什么?”

      陈帧阳:“我说,你总是接到的那一个神秘的图案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凡:“哦,自从我蹚了你的浑水后,这一个奇怪的图案就总是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觉得可能和我们所经历的这件事有关。”

      郭钠提出了疑问:“这个图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威胁?警告?或者是什么?”

      于凡用手摸了摸太阳穴,说:“这个还不得而知。但是这也说明了这个组织的确不简单。从我们第一次接触到这个组织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们的会场布置方式,人数的选择就有着玄妙,后来的几次碰面,他们的细节都做得非常讲究,而他们的其中一组宏查使——高矮个子组合,精通诱导术,在我看来,我们的对手是一个精通心理学的高手,这一切都是精心策划的。”

      陈帧阳也推理道:“他们想让参与调查这一件事情的人及时收手,但是又不好直接威胁警务人员,所以就拿你开刀。而且你也是我们破案的主力,而且还在他们的舞台上‘秀’了好几次,自然更容易成为了众矢之的。”

      郭钠夸赞陈帧阳道:“陈大哥,你真的智商上线了呢。”

      陈帧阳抬起手,做出一副假装要扇郭钠的动作,说:“没大没小!怎么和领导说话呢?”

      于凡问陈帧阳:“老陈,接下来怎么办?”

      陈帧阳:“我们先再收集一下信息,等回来了再说。”

      于凡疑问道:“回来?回哪?要去哪?”

      陈帧阳脱口而出:“过年啊!老于,过年放假了,你不会过年都还惦记着上班吧?”

      于凡挠了挠头,平时他一直是一个工作狂,每天都是满满的,周末也不例外。

      陈帧阳补充道:“你以为警察都不休息吗?过年放假,轮流值班。”

      于凡:“啊,对,过年了,也好,好好休息一下。”

      陈帧阳:“好了,那今天就这样了,老于,今天我就不留你吃饭了,中午吃完饭,我要带着郭钠向上级领导报告一下近期的情况。领导对咱们这个新成立的行为分析部可是相当的重视的。”

      于凡扫视了一圈这个充满霉味的,用仓库改装的办公室,耸耸肩膀。

      陈帧阳感觉被打了脸,补充道:“呃……你也知道,任何一件伟大的事情,前期都是比较卑微的,对吧?”

      三个人一起快乐的笑了起来。

      于凡伸了一个懒腰,说:“好,反正也没什么新头绪,那就过完年再说吧……”

      郭钠问于凡:“于大哥,过年回家有什么打算吗?”

      于凡开玩笑道:“哦,新的一年呀,我准备好好锻炼一下身体,练练跑步什么的,上次去子午村差一点挂掉了。我既然都已经上了你们的贼船了,一时半会也下不来,那就只有好好练练身体,争取嫩活着下你们的贼船。”于凡绕开了回家过年的话题。

      郭钠也笑着说:“好呀,好呀,跑步这个运动再好不过了,我们队里有一个叫许云豪的大神,跑得飞快,过了年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认识,给你传授一下经验,我正好也琢磨着跑步减减肥呢,这里工作晚上加班太多,一加班就要吃夜宵,体重飞涨啊。”

      于凡笑了,说:“好呀,一言为定。明年我们公司还要组织参加一个‘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者’,咱们都好好练练,然后带你一起去。”

      郭钠露出了小酒窝,说:“嗯,好的,于大哥。”

      “啧啧啧,你们两个当我是空气吗?当着我的面就开始约会了?我这个电灯泡就这么不亮吗?”陈帧阳在旁边吐槽。

      于凡和郭钠发出了爽朗和羞涩的笑声。

      今年陈帧阳这边的事情就应该告一段落了。于凡也先自己回了家,很久没有好好收拾房间了,屋子里的一些角落甚至都落灰了。在XA市这种北方风沙大的城市,一天不擦桌子可能就是一层灰。

      于凡收好了屋子,坐在了电脑前,这两天的事情,反复提到了过年回家,于凡翻出妈妈发来的电子邮件,开始犹豫了起来。于凡点开火车票售票软件,从XA市出发回答SC省DY市的火车票已经全部售罄。而且连站票都没有了,忙碌了一整年,看来大家无论多么艰难都会挤回家过一个年。

      于凡又想起李总前天晚上单独和自己说过的话:“一家人,没有什么心结是不能解开的,家才是我们生活的唯一港湾。”。

      几年过去了,我也成长了,有些事情似乎也在变化把,于凡心里想着。

      于凡打开了妈妈发来的电子邮件,敲起了字:“妈,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