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全脑速读
      怀疑是真理的影子,哪里有怀疑,哪里就有真理。

      于凡抛出来的问题让陈帧阳和郭钠开始了重新思考。

      陈帧阳问道:“老于,你的意思是……”

      于凡斩钉截铁:“没错,虽然我并不是很确定,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个组织压根就不是冲着钱去的!而是冲着人去的!”

      郭钠顺着于凡的话继续说:“于大哥你是说他们给群众洗脑不是为了钱而是人?这个组织要这些人做什么?”

      于凡:“现在我还不能确定,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否则也不会这么极力遮掩了。老陈,你可不可以把上次LZ市他们的组织人员名单给我一份,我看能不能找出什么共性。”

      陈帧阳:“没问题,这些信息我们都已经录入系统了,你要查什么数据一下就能查出来的。”

      公案系统的数据处理方式越来越先进了,在大数据时代,每一个人都像是一张透明的白纸。于凡喜出望外地说:“太棒了,这样更节省时间。我想看一看他们的年龄区间统计、性别统计、居住地属性统计、受教育程度统计、简单的家庭背景统计……通过这些统计,我想得出这个人群的大致心理模型,然后我想倒推这个神秘组织的属性。”

      郭钠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说:“也就是说,通过这些被洗脑的人,推测出这些洗脑者选‘受害者’的标准?”

      于凡点点头。

      陈帧阳也觉得这个思路颇有意思,举一反三道:“如果这个人群家中都有六岁的孩子,那么组织者可能是想动孩子的歪脑筋?如果这群人都爱打篮球,那么组织者就会给他们推销篮球?现在很多公司都是用大数据精准锁定客户,是这样吧?”

      于凡:“虽然你说得有些乱,但是大概就是这一个感觉。世界上没有不通风的墙,只要他们‘出招’了,那么‘本体’的位置必然会暴露!”

      说干就干,陈帧阳把资料调了出来,投射到屏幕上,陈帧阳说:“老于,就这些,几百份资料,你回去慢慢看。”

      于凡却笑了笑,说:“回去看?太耽误事情了,我现在就看。”

      陈帧阳也笑了:“老于,几百份资料你……”

      没等陈帧阳说完,于凡已经开始阅读起了这些资料,几百个人的资料在屏幕上,于凡用极快的速度翻阅着,鼠标点着不停。旁边陈帧阳和郭钠都看呆了,屏气凝神,不敢说话。

      一分钟,于凡把资料翻到了最后一页。转脸问陈帧阳:“没了?”

      陈帧阳不可思议地点点头,然后又嘴角上扬地说:“老于,你认真看啊,你一分钟就看几百份资料,不带这么糊弄事的啊。”

      于凡推了推眼镜,神秘地说:“我已经非常仔细地阅读了这些人的资料了,不信你随便问我一个。”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陈帧阳当然不信了,随机挑选了一个,说:“周维。”

      于凡吸了一口气,右手悬在空中,食指和中指不断拨动着,仿佛在翻书或者拨弄着一个不存在的鼠标。

      于凡:“周维,男,祖籍湖北武汉,外向型性格,升高170,体重136.8斤,脸宽,额头上有一道胎记,生日1987年5月24号……”于凡就像一个机器一样语速均匀地播报着。

      郭钠和陈帧阳震惊了,于凡所说竟然和屏幕上的资料一模一样。

      陈帧阳惊呼:“这也太不科学了吧!你怎么做到的?”

      于凡显得很平静:“一目十行,这也是我的特技之一。”

      陈帧阳有些忿忿不平地说:“老天爷怎么这么偏心,你怎么天生有这么多特技?太不公平了。”

      于凡却说:“没什么不公平的,我只是机缘巧合之下掌握了方法。我的所有‘特技’其实都不是与生俱来的,都是后天练就的,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学会一目十行。”

      陈帧阳饶有兴趣地问:“老于,快教教我们怎么做的?上次你说要教我们你的‘心流模式’,后来给我们放鸽子了。今天必须给我上上课,我也想学。”

      于凡毫不避讳,真诚相告,倾囊而出道:“速读(rapidreading),或称‘快速阅读’,现大多叫做‘全脑速读’。神经学和心理学原理早已提示:人的大脑分为左右两部分,各自分管并对不同的信息内容处理。其中右脑主要是对图形和图像进行记忆和加工,而左脑主要是处理诸如逻辑、数字、文字等非形象化的信息。科学研究已经证明:人类进行传统阅读时,主要使用左脑的功能,而在采用‘速读’方式阅读时,则充分调动了是左右脑的功能作用,各自发挥左右脑的优势共同进行文字信息的形象辨识、意义记忆和理解,所以速读又被称之为全脑速读。”

      郭钠总结道:“就是把左右脑完美组合运用?好神奇。”

      陈帧阳有些迫不及待地问:“原理我懂了,我怎么练呢?”。

      于凡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娓娓道来:“这个方法有太多了,我就教你们一个简单的方法吧——扩大视觉覆盖!阅读心理学家指出,在阅读时,我们既要求眼球静止不动,从而能认出铅字,又要求眼睛不停地跳动,从而追踪下一个词。根据眼动仪的测定,在阅读时,眼睛的一次短的跳动占时0.022秒左右,转向下一行的跳跃时间平均为0.44秒,而在跳动之间的‘眼停’为0.2~0.25秒。在一定的时间内,眼跳的次数少,眼停的时间就多,读得就快;反之,眼跳的次数多,眼停的时间就少,读得也就慢一些。由此可见,要提高阅读速度,关键在于减少眼跳次数,增加跟停时间。心理学家还发现,阅读可分为‘点式’、‘线式’和‘面式’三类。所谓点式阅读,即以一个字或一个词为单位阅读,其眼停一次只能感知一个词,视觉广度很小。线式阅读,是指以词组或单句为单位的阅读,一次眼停,视觉范围是一行字词,视觉广度加大,速度相应提高。面式阅读,视觉覆盖范围更大,通常以行或段作为单位阅读。视感一行时,目光不必左右移动,所以看书似乎是自上而下地竖着读,此即所谓的‘一目十行’。当然,三种阅读方式有其各自的视知觉特点,效果也不相同:点式阅读逐字逐词,偏重理解词义;线式阅读逐句进行,注重理解句子;面式阅读注重的是一些关键词一名词、动词或关系词,感知的是整体的意义。”

      “而我用的,正是线式和面式结合的,3D阅读方法。”于凡如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