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空杯
      尊重,只有靠自己的实力去赢得。一味的讨好获得不了尊重,只能获得施舍。

      于凡义正言辞的硬钢了那个工人。

      这让文锌头皮发麻,本来就降至冰点的气氛,被于凡这么一搞岂不是要马上崩盘。

      本以为于凡这一种做法会找来工人们的群起而攻之,但是结果却让人意外!其他的工人好像并没有因为于凡的语气强硬而激化冲突,相反,他们的态度反而温和了一些。

      一个带头的工人说:“算了算了,马上要过年了,都没必要那么冲,你们来把问题解决了就好了。”

      文锌和曹苯有些惊讶地看着于凡,于凡则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其实于凡的行为并非冲动行为,而是心中有数。

      因为刚才那个工人的言论,是典型的的“从洋媚外型”的人格特征,这种特征的人在生活中往往目自我意识很强,认为外国的东西才是最好的,中国的都是垃圾。其实从心理学层面不难推理出,他的周边人际关系也大概率很一般,或者说很差。因为他自己和周围的人本来就是中国人,待着的地方也是纯正的国企,而他从洋媚外的潜意识就是看不起自己,更看不起周边的人,也看不起自己的单位。

      自贱者,人皆贱之。从洋媚外的人往往被身边的人所不耻,这些人吃着国家的饭,还成天叫嚣着外国的爹是多么的英明神武。但是这些人总是仗着自己“有那么一点见识”,让所有人很难反驳,每当有人说中国哪些地方进步得快,他就会引用一些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的数据来反驳。

      从洋媚外者大多都是杠精——如果郭钠在场,一定会这么总结。

      杠精则让人从心底厌烦。于凡当众怼的这个工人正是这类杠精。所以于凡这么做一方面是要为自己的祖国说一句公道话,更是拉近了和其他工人的关系。毕竟,杠精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于凡、曹苯、文锌三个人在工人的瞩目下开始观察这个试样的机床。

      于凡问曹苯:“换液那一天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请告诉我一下。”

      曹苯:“那一天是文锌带人来的,我不知道。”

      于凡看了看文锌。

      文锌:“哦,是这样,那天他们下班前,我带着人过来了,然后把他们里面原来的进口切削液倒掉,然后用清洗剂把水箱清洗了,然后就换上了咱们的东西了。因为搞完以后他们都下班了,所以我们当天也没有打开机床看现场情况。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就接到他们生产主任打来电话,说来上班的工人一打开机床,运转了五分钟不到,水箱里的水就变成了泡沫,然后就漫出来到处都是。”

      于凡问文锌:“那你们做了什么补救措施吗?”

      文锌:“做了呀,我往里面加了聚醚型消泡剂,但是效果不明显,一会泡沫又多了。”

      于凡看着这个水箱,眉头紧锁,从操作流程来看,这都没什么问题呀,可是这些泡沫是怎么来的呢?

      文锌小心地凑过来说:“哎,你说会不会是同行搞得鬼?我知道这个厂原来的切削液供应商和厂领导的关系盘根错节,肯定是他们对我们的产品做了手脚吧?”

      于凡白了一眼文锌,说:“内心阳光一点。这个是国企,这些设备机床都是国家的财产,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故意搞破坏?要是不小心弄坏了设备,所有人都要负严重的法律责任。而且我们这一行的经济效益本来就不高,这些人犯不着为了这么一个小买卖冒这么大的风险。”

      文锌哦了一声,低下头,不说话。

      于凡思索着,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水质太软引起的表面张力改变?不会呀,之前的配方做过这方面的保险设计的;机床水箱水路循环拐角太直?也不应该呀,喷嘴流速没那么大,应该不影响的。

      这就是一个正常的不能在正常的数控机床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泡沫这么大,而且消泡剂都消不掉?

      于凡一边思考着,曹苯一边给工人散烟(虽然规定车间不能抽烟,但是这个礼节却是很必要的),一边和工人聊着家常,套近乎。其实曹苯和于凡的配合挺默契的,很多于凡不善于做的事情,曹苯都能完美胜任。而且曹苯本性淳朴,这让于凡很欣慰。

      如果说机床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是加进去的切削液有问题了。

      于凡问旁边的工人:“师傅您好,上次往里面加的切削液还有剩余的吗?”

      工人指了指机床后面,说:“就剩了一点点,我们都没动,桶子就在机床背后。”

      于凡找到了机床背后的桶子,打开,闻了闻味道。嗯,味道正常。接着又从桶子里取了一点液体,用泡沫监测仪做了一个小实验,也没问题。

      机床没有问题,加进去的切削液也没有问题。难道真如文锌所说,是有人动了手脚?

      于凡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朝着四面八方扫视了一圈,这个地方至少有四个摄像头锁定,怎么可能有人傻到会来这里做手脚?

      旁边的工人看见于凡一筹莫展的表情,便问身边的文锌:“你们带来的这个小年轻行不行啊?感觉这么年轻,没什么经验吧?”

      文锌:“谁知道呢,看看吧。”文锌的语气里甚至有一点幸灾乐祸,还有一丝的……焦虑。

      文锌其实不比于凡大多少,但是年纪轻轻的他头发已经掉光了,所以看起来老沉很多,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文锌的职位比于凡还高,因为他长了一副成熟的面孔。

      虽然接近年根了,工厂已经停工,但是车间依然喧闹,大多数在清点库房,搬置设备,为了过完年后的工作做准备。。

      大概三十来米处,一辆叉车正运着几个大工件往库房里运,但是好像因为什么原因被堵住了,开叉车的师傅对着库房里喊:“你们先把东西都搬出来,库房腾干净,我才好进去啊!”

      这时,于凡灵光一闪,难道说,是这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