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锁链
      时光从不会等人,也从不会声张,当你猛然回首突然感受到时光的存在时,时光正推着厚重的历史车轮向前袭来。

      在田锟随父亲上山采药的日子里,白小雪和世超的感情日渐升温,两个人谈天说地。其实更多的时候,是白小雪听着世超说。白小雪从小没出过子午村,对外界的事物非常地好奇,而世超可是走南闯北成天风餐露宿,他的经历可比白小雪要多多了,甚至比田锟也多多了。

      每日的清晨,两个人就约着一起在村里东逛西逛,世超的腿恢复的极快,已经可以不用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世超的故事滔滔不绝,每天都没有重复的,这些故事充满了惊心动魄,充满了生离死别,有战斗胜利的喜悦,也有惨败之后的悲惨。他们常常相约在山神庙附近,小雪就静静静地坐在庙内的长凳上,听世超的故事。

      跟着世超的思路,白小雪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看见了外面的世界。世超的出现,仿佛是一把钥匙,打开了金丝雀的鸟笼。也打开了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的心。

      这一天,世超[宜搜小说 www.yssw.info]再一次将小雪约到了山神庙。

      白小雪:“世超哥,今天给我讲什么故事呀?”

      世超:“其实,呃,今天,我是来和你道别的。”

      白小雪花容失色:“啊?什么?”

      世超平静地说:“昨晚田叔叔告诉我,战争要结束了,我们的队伍的位置也找到,马上就要对敌人发起最后的总攻了!所以我得前去支援他们。”

      白小雪:“啊?你的腿不是还没好吗?”

      世超:“我的腿其实老早就好了,田叔的药真的太神奇了,短短几个月,我的腿就恢复如初了。”

      白小雪非常失落地低下了头,两眼含着不舍的热泪,不想让世超看见,难过地问:“那,你东西收拾好了吗?什么时候走?”

      世超:“我明天一大早就走,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只不过……”

      白小雪:“只不过什么?”

      世超:“有一件事,我还没有办完。”

      白小雪:“嗯?什么?我可以帮上什么?”

      世超:“小雪,我喜欢你,嫁给我吧。”世超直接了当。

      小雪从脖子红到了脸了,连忙说:“世超哥,你瞎说什么呢,讨厌。”

      世超:“小雪,我想了很久,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该怎么告诉你,但是今天已经来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不得不说了。上了战场,我就是九死一生了,再不说就没机会了。不管你怎么想,我反正是要说了。”

      小雪连忙说:“呸呸呸,净说些不吉利的混账话,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等你就是了。”

      世超一惊,站了起来,说:“等我?啊?这么说,你答应了?”

      白小雪害羞地低下了头:“你可别让我等太久啊,你一定要保重自己。”

      世超牵起了白小雪的手说:“两年,最多两年时间,你等我。这两年内,我每个月都会给你写信报平安的,你放心吧。”

      世超转身,跪倒在山神像前,起誓:“我世超起誓,两年内,我一定建功立业,回来迎娶白小雪,离开这里,远走高飞到外面去过幸福的生活。如果我做不到,下辈子就贬作这子午山中的野兽,永远守护小雪。”

      白小雪被世超的豪言壮语所感动,也跪倒在山神像前起誓:“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一幕,正好被悄悄跟在身后的田锟所见,今天是世超在子午村的最后一天,相处了大半年了,也是有了一定的感情,所以今天田锟和锟父都没去采药,而是留在家中为世超饯行。头一天晚上,田锟见了世超翻来覆去有心事,第二天一大早就匆匆出门。田锟感到事有蹊跷,所以一直跟踪世超,才知道他是约白小雪出来表达自己的心意。

      此时此刻的田锟心如刀绞,千百根针扎着自己的心,他感觉自己胸闷得喘不过气,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心碎的感觉。心碎了,梦也跟着碎了。

      那一天村里的很多人都到了村口送世超,送别这个勇敢的小战士,大家唏嘘不已,如此年轻的一个生命即将迎来战火的洗礼,这些年轻的生命还没来得及感受人间的美好,可能就要匆匆离开,战争给人类留下的不仅仅是灾难,更是对人类这种自以为是的高等生物的嘲讽。

      所有人看着世超的背影渐行渐远,只有田锟的目光一直盯着人群中的白小雪,白小雪时那么的失落,那么的可怜,那么的无助。但是,这一次,田锟知道,要想哄小雪开心,自己也无能为力了。

      日子依然这么一天天的过,白小雪也一如既往地每天来田锟家抓药,但是田锟和小雪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小雪也每每都是心不在焉,拿了药后就六神无主的往回走。

      锟父问过田锟:“年底爸就给你提亲去。”

      田锟:“不用了,爸。我,我还不想结婚。而且,小雪她,她已经心有所属了。”

      锟父是个明白人,也没有追问什么了,只是叹了一口气……

      医得了病,却医不了命;医得了身,却医不了心。

      自从世超走之后,小雪的身体开始每况愈下,一是因为她对世超的思念与日俱增,二是因为她的身体其实已经对之前的药房产生了一定的抗药性。

      但即使身体如此的不适,她还是依然坚持每天取山神庙祈祷。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渐渐的,大家都知道白小雪每天都在为她远去征战的情郎世超祈福。乡亲们都感叹,真是一个痴情的姑娘啊。每次田锟听到这些议论,心里总是一阵暗暗的酸楚,痴情的人?谁又不是呢??

      就这样,一段连锁的相思之链形成了,这一条锁链锁住了世超、白小雪、田锟,每一个人都在其中为情所困,每一个人的内心也都经历这煎熬。三个人并没有谁对谁错,三个人无法挣脱这枷锁,因为他们的双手牢牢紧拽着这根锁链,因为他们相信,锁链的另一端,一定就是他们憧憬的未来。

      而这一条牢牢锁住他们的这条锁链,就是——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