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二百零三章 绝境中的礼物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于凡被郭钠的话打动了。鼻子莫名的感到一阵酸楚,于凡从小就喜欢起关心别人,比一般人有更多的同情心和同理心,一方面是因为于凡本性善良,再就是,其实于凡的内心也很渴望被人理解。

      郭钠的出现,让于凡的内心被温暖了。一颗善良的种子在寒冬之中生根发芽。

      郭钠又裹紧了身体,打了一个寒颤,搓了搓手,感冒发烧让她的身体很虚弱。

      于凡关切地问:“你是不是还是很冷?”

      郭钠娇羞地点点头。

      于凡脱下自己的外套,给郭钠披上,又往火堆里加了一根柴火。

      郭钠:“于大哥,不用,你这样会着凉的。”郭钠想把衣服还给于凡。

      于凡再一次帮郭钠把衣服裹紧,说:“我一点都不冷,这个小土坑的保温还是很不错的,热量都没有损失,你好好休息吧,休息好了明早感冒也就会好了。我来盯着火,刚才我都眯了一觉了,一点都不困。你先睡吧,我就在你身边陪着你。”

      郭钠点点头,蜷缩成一团,在于凡的身边安心地闭眼睡去。于凡望着郭钠的脸,可爱的齐刘海下那长长的睫毛,上面还挂着小水珠,现在的郭钠就像一个安静温柔的小羊羔。真希望明天一早郭钠能恢复过来。

      于凡捡起地上的纸,摊开来看,这是前几天大家一起玩笔仙用的“答案纸”,纸上写着“东”、“南”、“西”、“北”、“是”、“否”这几个字,没想到郭钠还一直带在身上。

      于凡想起了当时郭钠问“笔仙”的最后一个问题:“假如我现在喜欢上一个男人,我想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欢我?”

      于凡笑着看着这张纸,心中感慨万千,真是个傻丫头。于凡叹了口气,把纸叠好,塞到了自己的衣服兜里。

      其实于凡知道,明天的行程至关重要,和可能是在用生命去赌博,当初的自己可万万没想到一个简单的探险会将自己和团队陷入如此境地。

      明天,我们真的会死吗?

      “咳咳。”郭钠在昏睡中又咳嗽了两声。

      于凡忍不住想去用手摸一下郭钠温润的脸颊,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向郭钠袒露心声了,毕竟明天可能面临的是绝境。可是于凡手伸到了一半,于凡又缩回了手指,握住了拳头,退了回来。于凡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默默地骂自己:“我在干什么呢?乐观点,我如果都消极了,如何帮助团队脱离险境呢?”

      于凡咬了咬牙,望着天空,暗暗发誓,如果大家能活着走出这里,我一定……

      夜的残灯点亮了心灵的灯盏,时光的空洞蹉跎了岁月的晦暗。黑夜让孤独变得深邃,孤独又在黑夜中升华,绽放演绎着勇气的礼花。

      ……

      “哎哎哎,醒醒,醒醒,吃果子去了。”是陈帧阳的声音。

      陈帧阳叫醒了于凡,于凡微微睁开眼睛,天刚刚微亮,黎明即将到来。火堆的火已经熄灭了,冒着白烟,不知什么时候于凡也睡着了。

      于凡想坐起身子,可是感觉到腿很麻,身体极度僵硬,因为把衣服给了郭钠,冻了一晚上,让于凡的身体早已冰冷不堪。

      于凡打起精神来,说:“哈哈,天亮了。”于凡非常吃力地才站了起来,体力已经是极限了。

      看着旁边一动不动熟睡的郭钠,于凡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他伸出手去探了探郭钠的鼻息。

      哦,还好,还有气。

      陈帧阳拍了一下于凡的后脑勺,笑道:“老于,你干嘛呢?逗不逗哦?”

      于凡也尴尬的笑笑,说:“哦,我就是看看郭钠咋样了,她昨晚发烧了。现在……”于凡探手去摸了一下郭钠的额头,“哎呀,烧的更厉害了!”

      于凡蹲下身,拉着郭钠的手,小手冰凉,看起来感冒更严重了。郭钠被这么一弄,也醒了。于凡连忙把手缩了回来,说:“钠钠,怎么样了?感觉好些了吗?”

      郭钠点点头:“嗯,好多了,谢谢于大哥。”郭钠假装伸了一个懒腰,装作休息的很好一样。

      陈帧阳才是真的休息得很好,他开起了于凡的玩笑:“哎呦?钠钠?这个称呼叫的可以,什么时候进展的这么快?”

      郭钠强颜欢笑道:“陈大哥,你又瞎说。”说着便挣扎着站了起来。

      其实于凡心里知道,郭钠这是在强行装出有精神。

      陈帧阳激情满满地说:“走!出发,吃果子去喽!”

      说走就走!于凡搀扶着郭钠,向子午村的方向进发!

      于凡不知道他和郭钠的毅力能否支撑起今天的行程,此刻的他们的身体已经不听头脑的指挥了。身体的整个系统似乎出了内讧。大脑似乎在给身体发指令:“兄弟们,冲啊!!”而身体的各个器官则给大脑回复的消息是:“冲?冲个屁!”

      郭钠:“不知道沈唯和欣玲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山洪,顺利与否。走了这么久,我们都没有看见他们留下来的痕迹。”

      于凡:“吉人自有天相,而且沈唯是本地人,应该有办法的。咱们继续前进,只要一有信号,咱们就可以求救了。”

      陈帧阳也说:“就是,别管他们,咱们先翻过这个山头,填饱咱们的肚子。”陈帧阳依然憧憬着那片果林,但是于凡和郭钠都知道,这都是假象。

      有时,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众人走了一会,马上就要爬上了山头,不知道陈帧阳看到真相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陈帧阳已经迫不及待了,他箭步冲刺,第一个冲到了山头,此时此刻,他的视野应该能看到一切。

      陈帧阳语气放缓,慢慢转过身,平静地说:“老于,你不总是对的。这一次,你好像说错了。这哪有什么果林啊?”

      于凡无奈地摇摇头,一边扶着郭钠吃力地向上头山爬,一边很抱歉地说:“老陈,抱歉,这一次我骗了你,这是因为我想……”

      “因为你想给我一个惊喜!对不对?”陈帧阳迅速接话,脸上洋溢着极其惊喜的表情!!

      “嗯?啊?”于凡吃惊的张开了嘴。陈帧阳这话是什么意思?

      于凡和郭钠也到了山头,的确,山头的另一边的确没有什么果林。但是就在山头之上,上百颗已经采好的果子,赫然堆在了他们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