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二百零二章 只想懂你
      照亮人们的不是光,而是人们对生命的的希望。

      于凡把处理好锡箔纸一块放在电池的正极上,一块放在电池的负极上,接着小心的把两块锡箔纸像刷子一样的触须一点点地触碰,经过了几次的触碰,锡箔纸竟然开始冒烟了!

      又过了十几秒,我的天啊,锡箔纸竟然开始燃烧了起来,郭钠赶紧扯了一片枯叶过来引燃,枯叶被引燃了,郭钠小心翼翼地把干草拿过来引燃,火终于起来了!

      “卧槽,牛逼!”陈帧阳尖叫道,甚至都喊破了音。

      于凡小心地护住火苗,说:“老陈别浪,小心把火苗吹灭了。”

      陈帧阳一脸谄笑地嘿嘿嘿来帮忙,火终于大了,火堆也升起来了。

      郭钠也非常开心,长舒一口气:“太好了,咳咳,这下今晚不用哎冻了,咳。”郭钠又咳嗽了几声,可能是被烟呛到了。

      陈帧阳的心算是落了下来,这才想起了问于凡:“老于,你这个打火机是怎么借的?这是个什么原理呀?”

      于凡解释道:“这其实是一种短路的现象,一个电路中,利用导体直接连接电源两极则形成电源短路,而锡箔纸本身包含金属铝,而且锡箔纸的电阻小,在两片锡箔纸接触时电源短路时形成非常大的电流,强大的电流使锡箔纸温度升高,当达到燃点时则冒烟燃烧。”

      陈帧阳纳闷:“我咋记得短路不是物流现象吗?怎么到你那就变成朝化学之神借的火了?”

      于凡笑了笑说:“理化不分家。电池能产生电能本来就是化学能的功劳。电池即一种化学电源,它由两种不同成分的电化学活性电极分别组成正负极。”

      陈帧阳乐呵呵:“嗨,管他化学之神还是物理之王的,能给我们点火的,就是我大哥。”

      天渐渐暗了下来,三个人围坐在火堆旁取暖,大家都一言不发,因为这两天的奔波早已让人困倦。土坑外山里的夜风呼呼的吹了起来,不过坑里的三个人倒还不错,没有受山风的影响,这个小土坡既隔风又保暖,十分的温馨。

      三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坐了将近两个小时,迷迷糊糊中,于凡听见了几声咳嗽。

      “咳咳。”是郭钠,于凡微微集中了精神,只见郭钠一只手往火堆里扔着柴火,一只手捂着嘴咳嗽。

      旁边的陈帧阳早已响起了鼾声,这个家伙的睡眠质量真好,无论什么事情,都阻挡不了他的睡眠。想必之下,于凡就常常睡得很浅,因为他高敏感的特质,让他的睡眠很容易被惊扰,于凡的神经其实也一直都处于高度紧张之中,这也是于凡的一个老毛病。

      “郭钠,你没睡吗?”于凡轻声地关心。

      “嗯,迷了一会,我怕火灭了,就起来加点柴。咳咳。”郭钠小声说,又咳嗽了一声。

      于凡:“你怎么咳嗽了?你哪不舒服吗?”

      郭钠:“没有,就是嗓子有些痒。一说话就有些咳。”郭钠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喉咙。

      于凡呆呆地看着郭钠,郭钠的脸颊在篝火的映照下显得红润而可爱。

      咳咳咳,咳咳咳咳。郭钠又剧烈地咳嗽了两声。于凡察觉到了郭钠的异样,蹭到郭钠的身边,关切地摸了一下郭钠的额头。

      呵!好烫!

      于凡惊到:“你发烧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怎么不说呢?”

      郭钠清了清嗓子,小声说:“没事,没有大碍。可能就是有点着凉,不碍事的。”

      于凡:“是今天下午开始的吗?”

      郭钠点点头。

      果然如此,下午三个人逃命时,浑身大汗淋漓,冷风一吹,毛孔剧烈收缩,最容易感冒发烧了,再加上长途奔袭,饮食不规律,身体的免疫力本来就下降了,更容易生病了,真是为难郭钠了。

      郭钠搓着自己的纤纤素手,然后对着火堆取暖。于凡忍不住上去摸了一下郭钠的手,我的天,好凉啊。

      于凡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有些失礼,他第一反应只是想去关心一下郭钠发烧的严重程度。郭钠的手被于凡突如其来的“袭击”,下意识娇羞地缩了一下。郭钠红着脸,什么也没说。

      于凡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有些粗鲁。尴尬之下于凡顺手拿了地上的一根柴,扔到了火堆里,说:“你的手好凉啊,咱们把火点旺一点,这样暖和。”

      郭钠抿着嘴点点头,也扔了一根木柴进火堆,然后又把手伸进衣服兜,拿出了一张略厚的纸,准备也扔到了火堆里。

      于凡好奇地问:“钠钠,你怎么随着带这么厚的一叠纸做什么?”

      郭钠望着火堆发着呆,说:“哦,这个是我们前几天玩笔仙的那张纸。”(166章伏笔)

      于凡回想起前几天大家在一起玩笔仙的事情,可是郭钠还留着这张纸做什么呢?难道……

      “对了,于大哥,你刚才叫我什么?”郭钠的话打断了于凡的假象。

      于凡回过神来:“啊?我刚才是不是叫你钠钠?呃,对不起啊,我就是脱口而出。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下次不这么叫了。”

      郭钠眯着眼,笑着对于凡说:“没有,我挺喜欢你这么叫我的,嘻嘻。咳咳咳。”郭钠又咳嗽咳好几下。

      于凡的心里仿佛有一只小鹿在来回乱撞,心里暖暖的,明天发生什么于凡此时已经不在乎了,此时此刻就是最温馨的时候。本来他还希望这个黑夜能快快过去,可是现在,他希望能这么一起和郭钠在火堆旁待下去。

      郭钠温柔地对于凡说:“于大哥,其实翻过山坡,没有果林对吧?”

      于凡辩解道:“有呀,怎么会……”

      “于大哥,你骗不了我,你是为了鼓励我俩才这么说的。你总是为别人着想,为了别人带来希望,而选择自己独自去承受孤独与恐惧,和你相处了这么久,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懂你了。咳咳,咳。”郭钠打断了于凡的辩解。

      于凡的眼眶突然有一丝湿润,心中深处有一把尘封已久的大锁仿佛开始了晃动。于凡假装取下了眼镜用衣服擦拭镜片转移注意力。。

      于凡假装开玩笑:“钠钠,你现在也学会读别人的内心了吗?”

      郭钠一脸认真地说:“别人的内心我不想去读,我只想读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