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当年的执念
      已经九十岁高龄的田老一大早去哪里了呢?

      人老了以后或许睡得就越来越少了,因为光阴对他们来说更加的重要的,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老村长如是想着。

      又到了每天望山的时候了,老村长走上山头,可是不远处的前方出现了一个身影,他拄着拐杖,一动不动眺望着远方,这个人正是田锟!

      老村长走了过去:“田叔,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我给你送春联你都没有在家。”

      田锟缓缓扭过头看着正在走近的老村长,惆怅地说:“又要过年了吗?小雪当年大概也就是这个时候走的吧……”

      老村长:“田叔,这么多年过去了,您还是在意当年那些事呀……”

      田锟:“当年都是我的错,哎,如果我能再早一点……”

      老村长安慰田老:“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虽然我年纪比您小,但是我也算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这世间的道理和因果我也都看到了七七八八。过好眼前的事情不是更好吗?”

      田老望着深山的方向,沉默了。

      老村长突然话锋一转,问田老:“田叔,其实,这么多年来我心中一直有一个困惑,我想……”

      田锟没等老村长说完,把话接了过去:“我大概知道你想问什么,你心中的答案我会告诉你的。”

      田锟又对着远方叹了口气说道:“那些去寻找鬼神盖草的孩子们,就像是当年的我,为了心中的执念,去寻找一个可能本不存在的东西。”

      老村长非常震惊,说:“田老,您说什么?鬼神盖草不存在?可是我记得当年您可是冒死采回来了一株啊。”

      田锟幽幽地说:“存在与否并不是我说了算,取决于人们心中的信念。”

      老村长:“我相信他们,当初你可是一个人翻山越岭,这次,他们可是有团队的。”

      田锟望着远处翻滚的山云,幽幽地说:“有时,人多不见得就一定是一件好事。深山中的天气有异数,和我当年一样。五天五夜啊,这个时间是大限,我当年可是死里逃生。希望这些孩子们能平安顺利的回来。”

      老村长也叹道:“是呀,冬打雷,鬼索命。希望他们能顺利归来。”

      此时此刻深山中的队员们正在收拾行装,灭掉火。于凡似乎是感应到了来自遥远方向的祝福,抬起头望了望子午村的方向,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走了这么远了啊。

      接下来要找一下这一片藏有鬼神盖草的红树林了,可是这么一片树林要去哪才能找到呢?森林中的视野不像山上,非常的有限。

      欣玲开心地说:“是时候该我出马了!”

      大家不解地看着欣玲,欣玲放下背包,翻了翻,取出了一个类似工具箱一样的东西。打开来,竟然是一个——无人机!

      沈唯:“呦呵?你还有这个东西啊?可以啊,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呢?”

      欣玲:“之前也用不上呀,现在有了这个东西,我们把它飞到高处,不就可以扫视周围的情况了吗?咱们现在已经在深山之中了,我觉得咱们的目的地应该离我们也不远了。”

      于凡:“太好了,果然是资深驴友,装备很齐全啊。有了这个,我们就不用走弯路了。”

      欣玲:“那可不,而且我走之前把电都充的满满的,准备工作做得尽可能完善。”话毕,欣玲已经娴熟地调试好了无人机。

      “起飞!”废话不多说,欣玲就已经把无人机飞到了天上,通过无人机传送回来的画面可以清楚的看见四周的景观。

      大家把头都凑到了屏目前,这附近都以松树为主,非常高,欣玲要尽可能绕开这些坚硬的树枝,在信号范围内,尽可能飞得高。欣玲的无人机的极限距离大概是五百米,不过这个高度应该也是够了。

      无人机差不多到了极限距离,镜头也扫视了一圈。

      陈帧阳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哎呀,这一片片的松林全是绿油油的呀,哪里有什么红松啊?”

      于凡耐心给陈振阳讲解道:“其实红松得名是因为红松树皮的颜色发红,而不是叶子一年四季都是绿色。我们要仔细观察树干。”

      陈帧阳似乎明白了:“哦哦,这个要是叫成红皮松那岂不是更好?”

      没有人理会陈帧阳,没人接他的话。

      陈帧阳只好自己给自己台阶下:“嗯,就是。”

      “你们看!你们看!”郭钠叫道。

      “什么什么?”沈唯还没有发现。

      郭钠用手指着欣玲的手机屏幕,说到:“这里!能放大一些吗?”

      欣玲拉近了镜头,这下大家都能一目了然,只见在松林之中,有那么一簇显得有些独特。

      拉低镜头会发现,树干在松叶的遮挡下若隐若现,而在阳光的映射下,红棕色的树干显得影映生辉。

      于凡猜测道:“应该就是这里了!”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陈帧阳问欣玲:“那个是什么方向?离咱们大概有多远?”

      欣玲:“正西方向,大概三四公里,很近了!”

      陈帧阳满意地点点头,说:“看起来我们选择带上你还是对了,你还是蛮有用的嘛。”

      欣玲非常得意地说:“那可不,你们需要一个像我这样的职业探险家。”

      沈唯补充道:“还有一个专业的本地向导。”

      欣玲拍拍沈唯的肩膀,说:“讲道理,咱们这一次的行程和你规划的行程完全不一样,你有毛用。”

      沈唯不服气,说:“怪我喽?是你们非要走惊马壑的,我可是提前都说清楚的了。”

      欣玲和沈唯一边互相拌着嘴,一边把无人机降落下来,收好。

      沈唯用小刀在树上刻了一个记号,说:“森林里行进容易迷路,每隔一段距离,要做一个记号,免得迷路。另外,你们谁的移动电源还有电吗?借我用一下,我和欣玲的都没电了。”沈唯还是很谨慎和专业的,越是要靠近目的地,越是要小心阴沟翻船。

      为了节省空间,陈帧阳、于凡、郭钠带了一个大充电宝,电量完全充裕。昨晚大家在山洞中照明消耗了不少的设备用点。但陈帧阳带的移动电源现在剩余电量都还有40%。足够大家的手机和照明设备充电很多次了。

      郭钠把移动电源递给沈唯。

      陈帧阳对大家说:“大家好好整备一下,确认一下装备。”。

      水储备ok。干粮储备ok。各种通讯设备状态ok……

      陈帧阳:“ok,向西,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