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重见天日
      大家继续前行着,手电筒的电量大约还有一半,充电设备里的电量也大约还剩一半,节省着使用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个山洞并不像一个死洞,沿着路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了,只要有路,那就有希望。

      但是,有时候,希望太多也并非是件好事。

      一路上欣玲都不敢怎么说话了,因为她害怕自己的乌鸦嘴又要给团队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毕竟现在整个队伍命悬一线,她自己也怕怕的。

      郭钠又比较文静,一般不会主动抛出什么话题;陈帧阳专心探路,也不想分心;于凡嘛,更不用说了,你要是和他聊化学和心理学,他能和你说一天,但这些一般人都聊不来。

      这个时候就是沈唯该秀的时候了,也是在欣玲面前表现自己的时候,沈唯打破沉默,抛出一个话题。

      沈唯:“别都闷着不说话呀,我来给大家讲一个笑话吧。从前有个冰淇淋去应聘面试,考官问他:你在学校里什么科目学得最好啊?你们猜冰淇淋怎么回答?”

      郭钠回答道:“美食学?”

      沈唯摇摇头:“不对。”

      欣玲:“物力?”

      沈唯又摇摇头,说:“错啦。我来公布答案吧。冰淇淋想了半天,冷汗直流,小声答道:化,化学……”

      “哈哈哈。”沈唯自己在那笑的嘎嘎的,其他人一脸黑线。

      欣玲:“一点都不好笑。你还不如给我们讲一讲你家原来是如何烤孔雀的?我对这个还挺感兴趣的。”

      “好了,别闹了,更有意思的事情来了。”走在最前面的陈帧阳打断了大家的话题。

      队伍停了下来,大家都凑到了前面看去。

      哦,天啊,这个洞穴竟然有一个岔路,在他们面前有两个向下的小山洞,坡度也不算很陡,大概就是四十五度的样子。陈帧阳拿起手电筒分别向两个山洞里照了照,依然都是深不见底。

      陈帧阳摸了摸脑袋:“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啊?走哪边呢?有时候路多了也是一件纠结的事情。”

      沈唯:“要不兵分两路,分成两队,大家各走一边,走出去的人回来救人。”

      欣玲哔哔沈唯:“你是不是傻?万一遇到危险了怎么互相照应呢?”

      沈唯语重心长地第欣玲说:“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欣玲:“谁要你陪呀,哼!”

      于凡托起了下巴思索着。陈帧阳问于凡:“老于,你怎么看?走哪个洞?”

      于凡咬了咬嘴唇,说道:“试试不就知道。”

      郭钠:“可是于大哥,如果我们试错路的话会耗费不少体力啊。”

      于凡笑了笑,说:“我们不用自己去试?”

      陈帧阳:“那用什么?”

      于凡在地上摸了两块差不多的石头,说:“用这个!”

      沈唯不太明白,问道:“这个是什么……”

      “嘘~”于凡打断了沈唯的话,示意他保持安静。

      于凡将一块石头扔进了左边的山洞,只听见石头滚落进去,发出了啪嗒、啪嗒、啪嗒的的撞击声,回声顺着山洞岩石壁反射了回来。最后听见了“咚”的一声,石头似乎落进了水里。

      沈唯惊叹道:“我去,这底下是死路吗?山洞下面是地下湖?”

      于凡没有理会沈唯,又拿了一块石头,扔向了右边的山洞,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了。

      “走右边!”于凡斩钉截铁地说。

      郭钠恍然大悟,说道:“原来于大哥你利用回音了判断前方是否有路啊?”

      大家也一下子明白了,这个办法倒是真能节省不少的体力。虽然不知道右边的洞会通向哪,但是至少知道了该走哪条路。

      陈帧阳把电筒安装在了肩膀上,招呼大家道:“大家跟上了哦,咱们继续出发,前面的路有坡,大家小心脚底下,慢一些。”

      右边的洞略窄,只能有一个人的身位,大家一个跟着一个前行。大家整整一天都没有休息,疲倦感也在不断的蚕食着大家的毅力,每一个人都在坚持,在山洞里每一分钟似乎都像是过了十分钟,是那么的漫长。

      下坡路大概走了半个来小时,山洞里的道路又变平坦和宽敞了,大家的心情也似乎好了一些,感觉到了柳暗花明。

      “你们听,是什么声音?”郭钠好像听见了什么。

      大家也竖起了耳朵,是哗啦哗啦的声音。

      陈帧阳兴奋地叫了起来:“我擦!有水流?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要出去了?”

      沈唯:“外面夜里下了大雨,雨水一定是顺着洞口流了进来,咱们只要沿着水流的方向,一定就能出去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不知是真的,还是心理作用,此时此刻大家似乎还感觉到了外面的风吹了进来。

      于凡看了看手表,现在食凌晨五点多,这个维度和季节日出的时间大约在七点多,离天亮还有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这就是黎明前的黑暗了。

      顺着路继续走了好一会,水流声越来越大了,陈帧阳用手电筒照射了一下水流。水流稀稀拉拉沿着路流了下来。

      沈唯蹲下身用手接了一点水,放在嘴里品了品,说道:“嗯,是外面的雨水。”

      欣玲敲了一下沈唯的脑袋,说:“雨水能尝得出来个屁?都一样嘛。”

      沈唯傻乎乎地笑了笑。不过这里已经能闻到了外面泥土的气息与植物的芬芳,天似乎也渐渐地亮了起来!

      若干分钟过去后,大家终于看见了那期待已久的——洞口!

      真是难熬的一个夜晚,大家似乎在地狱里走了一转,经受着意志和体力的极大考验。终于还是苦尽甘来。

      这个山洞是在石壁之上,距离地面大概两米多一点的位置,对大家来说并没什么难度。陈帧阳先爬了出去,然后接二连三地把洞内的人都拉了出来,每个人回到了地面上,都情不自禁地深深吸了一口气,自由的感觉真好。

      日出东方,第一缕阳光洒向了地面,穿透着山中的雾气照射到了每一个人的脸上。

      于凡回头望了望他们走过的山洞,心中仍有疑虑,在洞外敲打着摩斯密码的人到底是谁?他到底想干什么?这一切都是他所策划的吗??

      一切不得而知。

      在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一个锐利的目光凝视着众人爬出了山洞,他眨了眨眼,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