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开光嘴
      不知为何,陈帧阳不愿意回头看,他只是一直盯着洞外的雨水。

      于凡拿了一块热面包,一杯热水,走到陈帧阳身边,拍拍陈帧阳的肩膀,问道:“老陈,怎么了?发现有什么问题吗?”

      陈帧阳微微侧过脸,说:“没……没什么问题啊,我只是很久没有看见这么大的雨了。”陈帧阳只是侧着脸,依然没有回过头去。

      于凡把食物和水递给了陈帧阳,和陈帧阳聊起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于凡:“老陈,最近的事情你怎么看?”

      陈帧阳:“最近的怪事太多了,我还没有仔细思考呢。”陈帧阳说罢,喝了一口热水。于凡察觉到陈帧阳似乎有一些紧张,但不知道为何。

      于凡继续说:“我觉得我们的每一步似乎都被这个神秘的组织算准了,他们一直在咱们前面设置陷阱,并且引诱我们上钩。”

      陈帧阳点点头,接着很用力的咬了一口面包,大口咀嚼了起来,动作显得有点僵硬而不自然。

      于凡:“虽然不知道这个组织到底想干什么,但是除了LZ那次大收网我们抢占了先机,其他情况咱们处处都是被动。”

      陈帧阳一边吃着面包,一边还打了一个寒颤。

      于凡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说:“老陈,别坐洞口了,往里面坐一点吧,洞口太冷了。”说着便用手准备扶起陈帧阳。

      “别碰我!!!”陈帧阳怒吼道,用力甩开于凡的手,那杯于凡递来的热水也被打翻了。陈帧阳低着头,眼睛睁得大大的,大口大口的吸气。

      所有人都惊呆了!陈帧阳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易怒?

      每一个人都吃惊地看着陈帧阳。郭钠关切地问:“陈大哥,你是怎么了?”

      陈帧阳向后摆了摆手,做出了一个“没有大碍”的手势。说道:“没事,我……我可能就是这两天有些累了,所以……抱歉,抱歉……我失态了。”

      于凡默默地捡起了水杯,又倒了一杯热水,给陈帧阳递了过去,接着拍了拍陈帧阳的后背,说:“老陈,没事,今晚好好休息一晚上就好了。”话毕,于凡又把陈帧阳的睡袋取了过来放在陈帧阳身边,并且给陈帧阳披上了一个毯子。

      陈帧阳拍拍于凡的手说道:“老于,谢了啊。”至始至终,陈帧阳依然没有往洞内看一眼。

      于凡:“别客气,早点休息,明天咱们还要赶路呢。”

      于凡回到了洞内和郭钠、沈唯、欣玲坐在了一起。

      欣玲小声问郭钠和于凡:“哎?你们的那个陈警官怎么回事啊?怎么感觉怪怪的?性格这么不稳定吗?”

      郭钠也没搞清楚怎么回事,说:“我们陈部长之前一直很开朗呀,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于大哥,陈大哥是怎么回事呢?”

      于凡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水,说道:“我也不清楚,但是希望他能好起来。”说罢于凡朝陈帧阳的背影看了过去,陈帧阳披着毯子,默默地喝着热水。

      于凡思索着什么。

      沈唯:“好了,今晚也没星星看了,咱们也就早点睡吧,静静地听着外面的雨声催眠,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的确,没有必要浪费本来已经不多的电量了,赶紧睡觉恢复体力,明天无论如何都会进入深山,那个传说中的鬼神盖草到底的在哪,这也是需要仔细搜索的,碰运气吧。

      关了灯,大家各自进入各自的睡袋休息了,只有陈帧阳依然坐在洞口望着外面的大雨,不知道他是不是要这样坐一晚上。

      听着外面稀里哗啦的雨声,再加上今天一天的疲惫,大家都很快睡着了。在睡意朦胧的浅意识中,仿佛还能听见山的“呼吸”声,还有泥土石头崩落的声音。

      大家心里都在庆幸,幸好有这么一个山洞,要不然下这么大的雨,帐篷基本上就不起作用了,最可怕的是山上的滚石,搞不好在睡梦中就一命呜呼了。

      不知过了多久,于凡仿佛听见有人说话,喃喃细语,仔细一听,是欣玲。

      欣玲的睡袋和沈唯是挨着的,欣玲对沈唯说:“喂!毛哥哥,毛哥哥,毛娃!沈傻叉唯,睡着了没?”

      沈唯被欣玲喋喋不休的声音吵醒了,不耐烦地说:“睡着了。”

      欣玲:“睡着了你怎么还能说话呀?”

      沈唯:“刚才睡着了,被你吵醒了。你怎么还没睡?”

      欣玲:“外面的雨声太大了,吵得很,睡不着。”

      沈唯:“哦,可惜我们的电不多了,要不然我可以陪你打一会游戏。”

      欣玲小声的笑道:“傻瓜,就算有电,山洞里也没有信号呀。”

      沈唯:“那就睡觉嘛,睡不着你就数绵羊,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欣玲:“嘘,你听见了吗?外面有石头滚落的声音呀。”

      沈唯:“这么大的雨,有点滚石太正常了,我们这里本来地质结构就比较特殊,属于交接带,不稳定,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欣玲:“哦,我就是有那么一点担心,你说万一山上的落石,泥石流什么的滚下来,刚好把咱们洞口堵住了怎么办?”

      沈唯呸呸呸地说:“瞎说什么呢?真的要是堵住了,咱们不就困死在里面了吗?”

      话音刚落,大家突然觉得地在晃动,而且越晃越明显了!沈唯非常警觉地打开了手电筒,震动是从上面传下来的。

      难道说?

      在洞口的陈帧阳也突然惊醒,转身就向口内跑来,这是陈帧阳第一次面向这个山洞的内部。

      轰隆!!!哐嚓!!大地剧烈的摇晃着,感觉像是什么东西要掉下来了,大家都醒了,纷纷往洞内靠了靠。

      咣当!!一块大约一立方米的石头落在了洞口。

      欣玲长舒一口气说:“吓死我了,我还好就是落了一块小石头,要是落下来一块大石头,把洞口堵住了,咱们就麻烦了。”

      吧唧咚!!!一声更大的巨响!!!!洞外的光线彻底的消失了,洞口被一块更大的巨石封住了!!

      所有人都盯着欣玲。欣玲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这个乌鸦嘴真是说啥来啥。

      沈唯对着欣玲骂骂咧咧道:“你丫的嘴。真是开过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