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冬日之春
      欣玲拿着手机兴奋不停地拍照,对于每一个热爱探险的驴友来说,发现这种不为人知的世间净土是最令人兴奋的了,这也是为什么资深驴友们会为了探险会去冒很大的风险,因为这种成就感是无可比拟的。

      沈唯则是默默地帮欣玲搭帐篷,起来非常的贴心。

      陈帧阳调侃于凡:“老于,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郭钠在那忙活半天了你也不去帮帮忙?”

      于凡被陈帧阳这么一说,立刻脸红耳热,害羞地闪烁其词,狡辩道:“你怎么不去帮忙啊?你不是劲比我大吗?”

      陈帧阳啪叽在于凡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你这个人是不是傻?我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你,你自己不好好把握?平时看你挺聪明的啊,你是不是给我装啊?”

      于凡转过脸,装作在背包里拿灶具,回避这个问题。

      陈帧阳继续碎碎念:“不是我说你啊,老于,你看看人家沈唯。虽说有舔狗之嫌,但是好歹在行动。你平时自己道理讲得一套一套的,怎么到你自己行动时就磨磨唧唧的呢?”

      沈唯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望了望陈帧阳,一脸问号。

      郭钠在不远处喊道:“陈大哥,来帮我固定一下帐篷,我拉不动。”

      陈帧阳拍了拍于凡的肩膀,说道:“哎,带不动。”说完便去帮郭钠弄帐篷去了。

      于凡显得很尴尬,待陈帧阳过去以后,在旁边悄悄地窥探着郭钠。其实于凡刚才本来就想去帮郭钠的,可是却一直没好意思行动,正在犹豫的时候,陈帧阳又过来插一脚,这让于凡更不好意思了。

      其实就搭个帐篷嘛,又不是什么大事情。这种欲言又止的暗恋感,或许就是纯真情感的一种悸动吧。

      过了一会,五个帐篷搭好了,帐篷围城了一圈,中间是生火的地方。在帐篷的不远处,顺着草坪下去有一条清澈的小河,取水非常方便。虽然是冬季,但是河里的鱼却不少,可能和这片世外桃源反常的气候有关吧。

      河水非常透亮且均匀,里面的鱼儿仿佛是“悬浮”在水里,看不出水的痕迹,真是太神奇了。沈唯和欣玲去河边打水,沈唯找了根树枝,用铁丝绑住前端,做了一个简易的鱼叉,在欣玲面前炫耀:“看着,哥给你表演一下如何叉鱼。”

      沈唯从小在山里长大,这些“野”本事自然是会得很多,好不容易有机会展示,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呢?只见沈唯屏住呼吸,拿着鱼叉慢慢靠近。因为光的折射原理,你看见的鱼与真实的鱼之间是有一定距离误差的,只有经验丰富的捕鱼者才能通过观察角度的不同掌握到鱼的真实位置。

      “嘿呀!”沈唯大喝一声,鱼叉刺入水中,拿起来后果然是一条新鲜的鱼,真准。

      欣玲在旁边鼓掌道:“娃,毛哥哥真厉害,今晚有鱼吃喽。”

      沈唯一脸自豪地说:“今晚我给你们露一手,给你们做一个烧鱼汤,一个好喝的鱼汤,对水有非常大的讲究,鱼水一体,用同一个河里的水烧同一河里的鱼,这样烧出来的鱼汤才鲜美,好吃。”

      沈唯:“尤其是这么清澈的喝水,一定非常的纯净,尝起来一定……”边说边用手捧了水往嘴里送,评鉴这河中的清泉,“这味道一定非常……哎?怎么有点骚?”沈唯皱起了眉头,抬起了头。

      这时陈帧阳从上游二十来米的地方走了过来,边走边系着皮带。看见沈唯拿着鱼叉,便饶有兴趣地过来打招呼:“呦?你还会抓鱼啊?不错啊。”

      沈唯有一个大胆的假设,问道:“陈哥,刚才你是不是在河里尿尿了?”

      陈帧阳大惊道:“你怎么知道?刚才我没看见旁边有人啊。”

      沈唯心中各自草泥万马奔腾。在旁边的欣玲目睹了一切,笑得前仰后合。

      于凡和郭钠在帐篷旁边的草地上坐着,于凡趁着有网络,打开笔记本电脑,处理了一些公司的琐事,他不在的时候,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就有曹苯和文锌来处理了,正好还有陈万锂的加盟,于凡就更省心了,这些公司伙伴都是非常值得信赖的。

      于凡和郭钠听见河边传来的嬉戏笑声。郭钠和于凡难得的二人世界,在这轻松惬意的环境里,郭钠情不自禁叹道:“如果可以一直都这样下去就好了。”

      于凡停下了打字的手,抬起来头来望着郭钠问:“什么?”

      郭钠有些羞涩,她的内心其实很想和于凡一起待着,但是却又羞于启齿,她说:“我的意思是,真没想到,这么冷的冬天,竟能有一个像春天一样的乐园,真好。一直都是温暖的春天该多好呀。”

      于凡:“春夏秋冬,其实一个都不能少。没有酷暑和严寒,万物又如何知道春天的珍贵呢,正如这个世上,没有小人,那有如何来体现君子的价值所在呢?”

      郭钠反问道:“那我们一直在追求的信念是不是也是错误的呢?我们憧憬光明的世界,正直的人格,我们抓坏人,打击犯罪。可是照这么说,如果有一天我们真正消灭了这些‘黑暗’,那我们所坚守的光明是不是就毫无意义了呢?”

      于凡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笑眯眯地说:“你说的没错。但我认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光还远远不足以照亮整片黑夜,我们也只是历史长河的参与者,而非设计者。我们只是世界的平衡者,而创造者。做好我们当下该做的事,秉持正念,这就对了。”

      郭钠又问道:“那于大哥,如果……我是说如果哈。如果有一天,世界上的‘好人’远远多于了‘坏人’,光远远强过了黑暗,你……会变成一个坏人吗?”。

      于凡目光深邃,望向远方,缓缓说道:“世界上哪有什么好人与坏人,只是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罢了。”

      郭钠坐在草坪上,把头靠在自己的膝盖上,微微地闭上双眼,享受着美好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