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红墙女鬼
      于凡被牢牢堵住嘴,发不出声音。

      但于凡感觉这个人身材比自己略矮小,而且如果真有歹意,为什么不直接从背后攻击效果不是更好吗?虽然太黑看不清人脸,但是这个人和于凡贴的很近,于凡能感觉到这双手娇柔纤细,这个体香让人温馨而舒缓。

      “于大哥,嘘,是我。”原来是郭钠啊,于凡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郭钠松开了于凡的嘴,于凡小声问道:“怎么?”

      郭钠:“我听见了于大哥你的呼喊,就跟着出来找你了,我出门后看见一个影子在往山坡上跑,我想可能是你,便追了上来,追到这个庙这里,影子消失了,我就顺着墙走,就看见你在庙子门口往里看什么东西了。于是就来叫你了。”

      天空中的月亮一会躲进雷云中,一会儿又弹出脑袋,一明一暗,一阴一阳,这种怪诞的切换,笼罩着整个子午村。庙子的位子位于山坡之上,这里也正好可以俯瞰整个子午村,在这子时与丑时交接的时候,是否真像村长所说,也是两个世界交接的时候呢?

      郭钠问于凡:“于大哥,你发现了什么吗?”

      于凡:“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在咱们房子外面,但是我不知道是是人,还是山里的野物,他好像用四只脚走路,而且体型还非常地大,和人差不多。”

      郭钠倒吸一口凉气:“于大哥,万一是老虎什么的……于大哥,答应我,不要一个人,我很担心你。”于凡看不见郭钠的表情,但是能感受到郭钠的害羞。有些暧昧的话,平时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在光线昏暗时却能脱口而出。

      这便是黑暗效应(DarkEffect),在光线比较暗的场所,约会双方彼此看不清对方表情,就很容易减少戒备感而产生安全感。在这种情况下,彼此产生亲近的可能性就会远远高于光线比较亮的场所。心理学家将这种现象称之为“黑暗效应”。

      另外,相对来说,黑夜能够给人一定的伪装空间。在白天的时候,人们往往很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无论面对任何人,总会把自己伪装起来,因为人是群体性、社会性的,在心理学中,这也是一种保护机制。黑夜的时候,人们的感知降到很低,就意味着更加安全,同时,黑夜的空间也让人有了一层伪装的空间,这时候能够展示自己的另一面,同时也不用担心如同白天一般在意行为细节而导致产生的距离感。另一方面,黑夜中,双方交谈所给予的由于地位、身份等所产生的压迫感也会降到最低,利于能够更加愉快地交流。这也是为什么酒吧的光线总是很昏暗的原因。

      于凡心里像是有一只小鹿不断在撞,刚才的恐惧感也烟消云散了。

      于凡:“谢谢你啊,钠钠。不过我还是跟丢了。咱们先回去吧,等天亮了再打听打听情况。”

      郭钠嗯了一声,点点头。郭钠和于凡都是很传统的人,男女授受不亲,所以郭钠就用手拽着于凡的袖子,沿着红墙一步步往回走。

      乌云又遮蔽了月亮,漆黑一片,看不清脚下的路,于凡掏出手机打开了照明,领着郭钠继续挪着。

      哗!!又是一道闪电,这道闪电比之前的都要大,照亮了整片大地。闪电仿佛格外的近!从天上落到了地上。

      是落雷!

      落雷又称霹雳或云地间闪电。落雷发生于强对流天气中,光亮很强,响声很大的云地间闪电。它常是枝状或箭状沿曲折闪道而下,有时出现球状闪电,对地面上的人、畜、作物和建筑物等危害很大。

      伴随着落雷,是一阵震耳欲聋的的雷声,雷声大的人想捂住耳朵。月亮又露了出来,将月光洒向地面。

      于凡不禁吐槽:“这雷真是……”

      “啊!!!!!”于凡的话被郭钠的惊叫声打断,

      于凡赶忙回头,问郭钠:“你怎么了?”

      郭钠花容失色,露出了极为吃惊的表情,她一下扑到了于凡的怀里,闭着眼睛,用手指着庙子的红墙,用颤颤巍巍地声音说:“于……大哥,看……”

      于凡这才仔细地看了看红墙,咦?这个红墙上好像有东西?白色的是什么。

      郭钠吓地腿发软,于凡扶着郭钠,再仔细看了看,随着乌云的退散,月光越升越高,红墙上的景象也从下到上显露的越来越清楚。

      这,是一个人影!一个白衣人影!一个白衣女人!!

      这个白衣女人浮现在了红墙之上!从她的服饰来看,仿佛是民国时期的女子,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她单手颜面,于凡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她仿佛对着于凡走了过来,这是一个非常有动态感的画面!

      于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是幻觉吗?不可能啊,揉了眼睛之后于凡依然看得清清楚楚,而且郭钠也是看到了这个女人,或者叫“女鬼”。

      于凡从来都是无神论者,但他心里也有些慌,但是他心里有突然冒出了勇气,因为他要保护郭钠。于凡呵斥道:“你到底是谁?装神弄鬼的。”

      墙上的女子不说话,月光又被乌云渐渐遮挡住了,光线慢慢变暗了,于凡用手机的照明灯对着墙,白衣女子在手机光线的照射下显示的更加明显了!

      但是这个女子依然一动不动,仿佛和墙融为了一体。

      郭钠微微睁开眼睛,她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平时她都自认为自己很独立很自强,在读博士的时候,甚至还被别人说成是女汉子(其实这是对未婚女博士的误解)。但郭钠的内心其实一直是非常渴望得到依靠的小姑娘。

      郭钠:“于大哥,这个女鬼咱们白天过来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在墙上了?”

      于凡:“白天咱们路过这个庙子,我非常确定,这个墙上什么都没有。”

      郭钠哇的一声哭了,这怕是真的见到鬼了,你可别杀我啊,我还没结婚呢,我只想未来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家庭妇女,路过此地得罪神明,请您饶命啊。

      于凡安慰郭钠:“别怕,就目前来看,‘她’好像对咱们没有恶意。”

      郭钠在于凡怀里呜咽道:“于大哥,这里太吓人了,咱们这几天集体行动,别落单啊。”

      落单?于凡突然脑中电光一闪,问道:“老陈现在在哪?”。

      郭钠:“应该在屋子里睡觉吧。”

      “啊!糟了!”两个人异口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