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一百五十章 子午由来
      于凡和郭钠吃惊地望着陈帧阳的身后,他身后的大门正在幽幽开启,但是却没见人影。

      陈帧阳看见两个人表情惊恐,便好奇地问:“哎?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这是什么表情啊?”

      郭钠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一只手指着陈帧阳身后。

      陈帧阳满不在乎得向后看了一下,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身后的门开了,不禁吓得一个哆嗦,仿佛鬼片中,恶鬼悄悄摸到了自己身后一样。

      门越开越大,屋内一片漆黑,因为是白天,光线反差太大,于凡他们无法看清楚们房内的情况,这真的是让人毛骨悚然。

      “咳~”一声苍老的咳嗽声从屋内传出,虽然是冬天,但是陈帧阳觉得身上直冒冷汗,里面到底是人是鬼啊?

      “你们做什么?”一个年长之人拄着拐杖从屋内缓缓出来。乍一看这个人年纪已过耄耋,背非常的驼,满脸的皱纹写满了岁月的痕迹。

      陈帧阳松了一口气道:“原来屋内有人啊,大白天的怎么不开灯?”

      大白天不开灯?这话说出来陈帧阳自己都想笑,被刚才那么一搞,有那么一点语无伦次。

      老者面无表情,操着一口浓浓地方言说道:“年纪大了,动作有些慢了,你们做什么?”

      郭钠非常有礼貌地走上前去问:“老人家,我们是做地址化学元素勘探的,想找子午村的村长了解一些整体情况,请问您是村长吗?”

      老者上下打量了一下几个人,幽幽地说:“是的,正是老夫,你们想了解什么?”这个老者的声音低沉且阴森,表情更是没有一丝波动。

      于凡也走上前去:“老先生,我们可能要在这里待上几天,请问这里有哪里可以住宿吗?”

      老者双手扶住拐杖,把腰稍微直起了一些,问道:“我看你们都很有礼貌,我可得提醒你们一下,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陈帧阳接过话道:“当然知道了,子午村,出了名的鬼村。”

      “鬼村?呵哈,呵哈。”老者捋了捋胡子,发出了怪异地笑,有一点像乌鸦的声音。

      于凡一直目不转睛地观察着这个老者的表情和行为的变化,看能不能读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村子歪了歪头对着于凡说:“小伙子,刚才你就一直在那盯着我看?怎么老夫身上可有异样?”

      于凡有些不好意思,尬笑了一下。

      村长继续刚才的话题:“你们都说我们这里是鬼村,说我们这里充满了凶煞之气,其实不然,这世间哪有什么鬼啊?不过都是些过世的亲人罢了。”

      这个村长一直都是面无表情,非常淡然,于凡尝试看穿他的内心,可是这个感觉仿佛是将一颗石子扔入一个无尽的黑洞,听不出半点声响。

      陈帧阳充满好奇地问:“过世的亲人?你是指?”

      村长:“人是由灵魂和肉体构成,人的死去,只是肉体的死去,而灵魂不会那么快消散,如果这个人生前还有未完成的执念,那么他们便会在这个世界停留许久。这哪里是鬼啊?其实和我们一样都是人。”

      陈帧阳一脸怀疑地看着老村长。老村长看出了陈帧阳的怀疑,继续解释:“我们村叫做子午村是有原因的。古人以‘子’为正北,‘午’为正南,又将子午分别定义成半夜与正午,我们村的位置正处于这阴阳交界之处,南北胶合之界。所以我们这个地方能同时出现两个世界的东西,也不住为其。”

      郭钠小声地问于凡:“于大哥,是这样的吗?”

      于凡回答:“古人的子午之说的确如此,唐朝诗人,吕岩的诗《延寿》中就提到:子午常餐日月精,玄关门户启还扃。”

      陈帧阳一脸迷糊,不明白老村长说这些的意图,接着问:“虽然不明太明白,但是觉得很厉害的样子。那这个附近有地方能让我们落脚吗?”

      老村长:“我说这么多,就是希望你们有些心理准备,如果你们害怕沾染一些不喜欢的东西,还希望你们速速离开。如果你们执意要在这里借宿,在庙子后面有一间房子,里面有床,住下你们三个人应该够了,但是那里因为常年没人住,里面堆放了很多杂物,被当成了仓库,基本都是老乡们不常用的农具什么的,我会让老乡们一会去你们房子把他们的东西拿走,给你们腾出地方。”

      陈帧阳非常高兴,感激老村长:“谢谢您啊,大爷,给您添麻烦了。”

      老村长依然面无表情:“不用客气,一四八。”

      一四八?什么东西?陈帧阳不知道老村长在说什么,便问:“一四八?什么一四八?”

      老村长幽幽地说:“一晚上一百四十八块钱。”

      啊?这……这话从这个面无表情的老者嘴里说出来怎么怪怪的?三个人一脸黑人问号。

      老村长看三个人呆在那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便又说:“那一百四十四块钱,不能再少了。没有发票。”

      陈帧阳有些痴呆地哦了一声,掏出了钱包,翻着零钱。脑子的节奏还没跟上,刚才还神秘兮兮的老者,这回怎么突然谈钱了。按理来说,掏钱住宿天经地义,但是,这个感觉也太扯了吧?

      陈帧阳翻不出零钱,老村长从兜里拿出两个二维码,说道:“支付宝、微信也可以。”

      陈帧阳悻悻地扫了二维码付了钱。老村长依然面无表情,给了他们三个一把钥匙,道:“就在庙子后面,白色的房子。你们先去,我一会喊人来你们房间把他们的东西取走。”

      山里的天气变化很快,尤其在子午村这种地势交界之处,更是如此,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太阳落山,子午村的路灯又那是那么的幽暗,所以一下子感觉天黑了。

      于凡三人从车里取了一些东西,往房子走。陈帧阳劲大,扛着最多的行李走在中间,郭钠在面前找路,于凡断后。

      三人路过了那个村长所说的庙子,一阵寒风袭来,于凡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一眼望去,夕阳的余晖落在他的脸上,于凡总觉得有人在看着他们。

      “于大哥,快一些,天黑了哦。”郭钠喊道。。

      于凡回过身,继续跟上他俩。

      夕阳余晖消失的地方,露出了一丝邪魅地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