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影与光
      陈帧阳十分诧异,疑惑地问于凡:“你说这个矮个子是光?”

      于凡沉稳地说:“正是,大家的潜意识里都以为小个子非常的灵活,很容易消失在人海里,像阴影一般鬼魅。但其实恰恰相反!”

      郭钠猜测:“于大哥,你的意思是,正因为这个矮个子的身高实在太矮了,所以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异样,自然就会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于凡没有正面回答郭钠,继续说:“试想一下我们在黑夜之中,有人突然用手电筒主动射向我们的眼睛,我们会怎么样?”

      陈帧阳回答:“我们会被刺得睁不开双眼……等等,我明白了!”陈帧阳拍了一下手。

      于凡肯定地向大家点点头,说:“从最开始,这个矮个子就是光!他一直在主动用手电筒照射我们,我们知道他的存在,但是却无法看见他身边的景象!这就是他的心理诱导术的原理所在,他其实从未躲避,他一直在主动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陈帧阳焦急地问:“那有什么破解的办法吗?”

      于凡安静地闭上了双眼:“只要我们闭上‘眼’,用心去洞察,真相自然就会水落石出。”

      “我们便会看见,真正的‘影子’!”于凡猛然睁开双眼。

      郭钠问道:“于大哥,你是指这个矮个子的同伙?”

      于凡:“你们忘记了吗?第一次这个小矮个子是如何消失的?”

      郭钠:“被一个大个子用箱子装走的。”

      于凡:“那这一次,为什么他不能再被‘装一次’?其实从头到尾,这个矮个子只是负责吸引大家注意力,而他的同伙才是在幕后具体行动的人。也就是说……”

      于凡停顿了一下,用手指着大屏幕上的矮个子风衣男。一字一句地说:“这个消失的嫌疑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组‘影与光’的组合!”

      陈帧阳激动地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叫到:“妙啊,我怎么没想到。”但是一转脸又陷入了疑虑中,“那在茶餐厅那次他们是如何配合一起消失的呢?”

      于凡抽了一把凳子坐下,问陈帧阳:“老陈,你再把那天在茶餐厅发生的每一个细节给大家说一遍。”

      陈帧阳也坐在了桌子上,开始了回忆:“我们那天早早就到了茶餐厅,一共有四个位置嘛,然后老于用他那个卡位的方法,我们选了第二个位子,然后我去在第四个位置安装了窃听器,江燃烃接着就来了,果然坐在了第四个位置上嘛,然后这个矮个子风衣男也来了,然后就是我们收网了,江燃烃丧心病狂拿了一罐子液氮往老于身上泼,结果这个矮子趁我制服江燃烃的时候就溜出去跑路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于凡微微一笑道:“经过的确如此,但是细节并没有到位。来,我们重新推演一遍,郭钠你来演江燃烃,陈帧阳你来演风衣男。”

      陈帧阳一口答应,OK。于凡走到陈帧阳身边,把陈帧阳往下按,说道:“首先,你要变得矮一点。”陈帧阳只好半蹲下来,很憋屈。

      于凡:“这个桌子的高度和那天卡座的高度差不多。郭钠你来坐到这个桌子旁边,我现在把窃听器放到那天桌子下面同样的位置,老陈,你现在从门外走进来,记得一直保持这个矮个子的身高哈。”

      陈帧阳不知道于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反正先照做。

      陈帧阳模仿那天的场景,一进门,四处张望找人,看见郭钠扮演的江燃烃在卡座的桌子前办公,便走了过去。陈帧阳半蹲着走路很费劲,身边的东西都比自己高,矮个子的人真的很吃亏啊。

      陈帧阳走着着走,突然愣住了,这……这……

      于凡此时走过去拍了拍陈帧阳的肩膀,说道:“怎么样?看到了吧?”

      原来以这个矮个子的视角能非常清晰地看见桌子下面的窃听器,一目了然。

      郭钠也一下明白了,说道:“这个矮子早就知道我们在窃听他们?!”

      于凡无奈地点点头:“没错,从一开始就是如此。”于凡让陈帧阳站了起来。

      于凡继续指着大屏幕,说道:“你们继续看,这个矮个子从一坐上位置开始,就掏出手机心不在焉地摆弄,你们不觉得这很反常吗?”

      陈帧阳托着下巴说道:“你这么一说啊,好像还真是这样,哪有人刚见面就开始自己玩手机的,这也太不礼貌了。那他拿手机摆弄是通风报信吧?他给谁报信呢?江燃烃?”

      于凡摇摇头:“肯定不会是江燃烃,这个矮个子从看见窃听器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知道江燃烃注定是一颗弃子了,既然要放弃他,怎么可能给他通风报信呢?如果江燃烃知道了我们已经设好了埋伏,肯定自己就跑了,到时候谁是被抓的就说不清了。”

      郭钠明白了,说道:“我知道了,他在给他那个‘影子’同伙报信。”

      郭钠真是非常的冰雪聪明,只要稍微一点拨,他便知道于凡的内心在想什么。

      于凡:“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吧,他唆使江燃烃用液氮攻击我们,然后自己趁机开溜。”

      陈帧阳又挠挠后脑勺问:“前面都说得通,可是现在问题来了,我们明明看见这个矮个子风衣男溜出去了,可是为什么我们翻了那么多监控,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这也消失的太快了吧?难道是钻地缝走了?”说罢,陈帧阳自己都笑了。

      郭钠听陈帧阳讲得有道理,也侧个脑袋看着于凡,仿佛再等一个真正的答案。

      于凡摆摆手,笑着说:“谁说,这个人一定是溜出去的?”

      陈帧阳和郭钠被于凡一问,给定住了。

      于凡继续说:“我们三个里面有谁亲眼看见他跑出了门外?”

      陈帧阳和郭钠互相看看,摇了摇头。。

      于凡从桌子跳了下来,坚定地说道:“我们不会有人看见他跑出了门外……”

      “因为他根本还在酒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