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正的高人
      楠哥言简意赅。

      于凡一下心领神会。

      楠哥又咬了一口香蕉,陷入了回忆,沉思了片刻,他深深吐了一口气,谈起了一段往事。

      楠哥:“二十多年前,我们三个人被三十来个混混围攻,这些人穷凶极恶,仗着自己是地头蛇,气焰嚣张。当时,恒润化工刚刚开始在广汉建厂,万事开头难,给别人的第一印象非常重要。如果别人把咱们当成了一个软柿子,那么会有更多的人过来惹是生非,所以这一架必须要打,而且要赢!”

      楠哥的目光坚定,一双怒目仿佛又看见了当年的影子。于凡和王钾仿佛也身临其境,感受着当年那个紧张的气氛。

      楠哥:“那些混混和我当年的年纪差不多,大多都是小年轻,下手没轻没重,每个人手里也都操着家伙,而我们三个都是赤手空拳的。因为我们是去谈判的,没做打架的准备。没聊几句,一个愣头青就上了,那要打就打吧,我上去一肘子给他下巴来了一下,他当场就昏过去了。我们三个人里面就我会打架,所以他们就开始围攻老王和咱们董事长,那我当然不能干啊,反手我就夺了一个钢棍又撂倒两个。”

      楠哥一边说着,一边还手舞足蹈比划着,从他的动作来看,当年的打斗场面一定非常的精彩。

      楠哥:“但是对面的人还是多啊,我们被逼到了墙角,我们在墙角里占尽了劣势,寡不敌众。我当时就感觉各种铁棍乱飞,我根本招架不住,结果我脑袋上挨了一棍子,我当场就意识恍惚了。”楠哥扒开自己的头发给于凡和王钾看,依稀还能看见当年的伤疤。

      楠哥继续说:“在我倒地的时候,我看见这帮混混就开始围殴老王和董事长。我越看越气,突然恢复了意识,一下暴起,当时我已经陷入一种失去理智的状态,愤怒冲昏了我的头脑,我心里只有一个念想,我要弄死这帮狗日的。我杀红了眼,当时我感觉自己力大无穷,我挥起了铁棍一顿抡,当时我就觉得血光四起,哀嚎遍地,当我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这三十个人全部被我撂倒了,我们三个也背靠背筋疲力尽坐在了地上。”

      王钾:“后来呢?”

      楠哥:“后来警察来了,了解了一下情况,把我们都带走了。我在车上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等我再清醒的时候,是在医院,躺在病床上,床边站着你爸爸王氢,听老王所说,虽然这一次我们是正当防卫,但是在防卫过程中,我把村长的儿子的左眼睛打瞎了,所以村长发誓要让我们的工厂在这里开不下去!还要追究法律责任。董事长为这事已经去求情去了。”

      于凡和王钾听了以后觉得义愤填膺,明明是这些个混混和纨绔子弟挑事,最后被反揍了,现在还好意思反咬一口?!不过事已至此,问题如何解决呢?于凡在总公司待的那些年也从来没有听过老人们聊起这事。

      楠哥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好在,当时我没有和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所以本质上来说,我不是公司员工,自然也就可以和公司脱离关系。后来我主动去找村长道歉,并且承诺当天就离开本来,再也不回来,这样他便会放过公司。所以后来我就不辞而别,当年的通讯非常不发达,当他们再一次找到我的时候,已经再是几年后的XA市了,后来我也没在回去了。”

      于凡和王钾沉默了,他们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

      楠哥把话题转了回来:“至于你问我为什么给你们推荐岳珲,其实正是我仔细考虑的结果。岳老二这个人其实天生筋骨天赋就很好,虽不是我徒弟里最能打的,但是有一项技能他掌握的最好。”

      于凡忙问:“那是什么?”

      楠哥目光坚毅地说:“分寸!”

      于凡和王钾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一下被楠哥点通了。

      楠哥:“打打杀杀的年代已经过去了,蠢货才天天在外面成天砍人,自己觉得很酷,谁都怕自己,可是警察可不怕你。会打,并没那么厉害;能控制住度,这才是高手。”

      于凡点点头,说道:“的确如此,世上很多东西都是触类旁通的。这和化学反应一样,控制反应的温度、速度等因素,才能得到最理想的结果。那,楠哥,你是如何认识二哥的呢?你怎么就能确定他一定能把握好分寸?”

      楠哥哈哈一笑,道:“岳老二这小子,平时就是混国企的,国企就是一个大江湖,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江湖讲究的是人情世故!”

      于凡好像明白了什么。

      楠哥:“老二这家伙平时看起来傻不拉几的,但是心里非常的正直聪明,他知道该做什么,更知道不该做什么。你们不就是一点经济纠纷的破事嘛,虽然最后那个女的走了个极端,但是咱们也没必要把事情搞得太大,有礼有节,不卑不亢,此为度。”

      王钾:“二哥为了搏一个正当防卫的名号,还故意让自己脑子挨了那么一下,真是为了我们尽心尽力啊。”

      楠哥笑了笑:“这世上就是有这么傻的人,总是会为了别人挺身而出,从不退缩。最后装疯卖傻,大隐于市,这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于凡、王钾又和楠哥聊了一会就回去了,楠哥也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也不留二人吃晚饭,自行其便。

      今天的于凡很受触动,他回想起这个岳老二这几天的一言一行。平时低调隐匿,但关键时为了他人挺身而出,而后功成身退。于凡反省自己,仗着比别人多懂了一些化学和心理学知识,就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遇到一些挫折,就开始动摇内心,矫情。于凡深感自己的浅薄和惭愧。

      或许,我也能再主动的为别人多付出一些吧?于凡思考着,拿出了手机给陈帧阳发了微信:“老陈,最近怎么样?需要帮忙吗?”

      陈帧阳秒回:“我靠,你终于活了,太需要你了,明天早上7点,我来接你,跟我和郭钠一起去咱们的行为分析部。”。

      于凡回复:“不用绕路来接我,你发个地址,我自己过来。”

      麦穗熟了,自然就懂得了低下傲慢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