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糟糕的处境
      于凡曾经分析过,张彩霞的性格不可能使用暴力赖账。

      可是这一次看来,于凡可能算错了。

      于凡、王钾、二哥被九个怒汉围住,每一个人都露出狰狞的表情,气势汹汹。

      于凡三人背靠背形成三角之势面对着这个紧张的局面。于凡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心砰砰直跳。

      张彩霞漏出了邪恶的微笑,说道:“怎么样?刚才还嚣张地那股劲呢?现在怎么不说话了?不是很社会吗?继续吼啊?”

      二哥沉默不语。

      这时,九个怒汉中间有一个人发话了,这个人满脸胡子,个子很高,很胖,看起来是这群人的头头,他略带戏谑的口气:“张总,您当时可没说这还有一波人,您这样,可得加钱啊。”

      张彩霞敷衍道:“我当时可给你们说了,今天帮我办事,又没说只有一件事,你们一人两千,事成之后,我一分钱都不会少你们的。”

      打手头头:“刚才我们处理你那五个同学,可是废了不少劲哦,这下又来了三个,一会再来几个,我们哥几个可要干不动了,说实在的,我现在肚子就有点饿。我们还没吃早饭呢,算了,你自己玩吧,先下楼吃早饭去了。”

      原来在于凡他们来之前,借给张彩霞钱的同学们得知了昨天有同学要账成功,于是今天他们也来组团要账,哪知张彩霞今天是安排了打手,钱没要到,还挨了一顿打,这女人做事可真够绝的啊。

      而且就刚才的对白看来,这伙打手的确不是什么善茬。

      张彩霞连忙加价:“别走,别走,我给你们一人再加300。”

      打手头头:“1000!”

      张彩霞讨价还价:“500!”

      打手头头:“1000!”

      张彩霞开始一脸可怜的表情说道:“800吧,不能再加了,你看他们三个大男人要欺负我这个弱女子,你们就不能行行好吗?”

      打手头头:“1000就1000!你咎由自取,爱给不给。走了,不玩了。”说着,便招手示意小弟们撤退。

      张彩霞急了:“好好好,1000就1000!三天后一起付清。”

      打手头头:“现在就给!”

      张彩霞带着哭腔:“不是说好了,事成付款吗?”

      打手头头讽刺地笑笑:“你欠了别人那多钱,万一跑了怎么办?对你这种言而无信的人,我们可懒得花时间来找你。”

      张彩霞只好拿出手机,立刻转账。原来她卡里也是有钱的啊。

      二哥在旁边看了那么久热闹,冷冷地质问张彩霞:“既然你有钱,你宁可付钱给社会人来帮你打讨债人,也不愿意把钱还给借钱者。你可是真会玩啊。”

      张彩霞义正言辞地说道:“凭本事要来的钱,凭什么要还?”看来这厮已经疯了,歇斯底里综合征。

      打手头头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着钱已经到账了,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把手机揣回裤兜,面带微笑地看着于凡他们。

      于凡看见这个微笑感觉背脊发凉,人生中第一次挨毒打倒计时中。

      二哥对着打手头头说道:“这位道上的兄弟,也是混北郊的吧?何必为了这么一个品行不端的女人卖命呢?”

      打手头头摆摆手,乐道:“兄弟啊,生活所迫,拿钱办事,天经地义。”

      二哥:“就算拿钱办事,咱们道上是不是也要讲一个‘义’字,兄弟,你这钱赚的可不干净啊。”

      打手头头对二哥的发言感到很诧异:“兄弟,从你说的话来看,你也是道上的啊,但现在我们是九个人,你们是三个人,你现在给我们说这些大道理,不合适啊。”

      二哥也淡淡地笑了:“道理从来不在乎在哪讲,谁讲。只要是道理,谁都可以讲!”

      打手头头:“这兄弟说话倒是蛮有气势的嘛,敢问你是哪个帮派的啊?”

      二哥自豪地说:“北郊楠哥!我是他的弟子,岳珲,岳二哥!”

      没想到,话音刚落,那九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于凡和王钾也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互相看了一眼,耸耸肩,茫然。

      打手头头跺着脚哈哈大笑,甚至在于凡看来,这动作演地有一些夸张了。

      打手头头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调侃道:“原来是江湖传说的北郊二哥啊,哈哈哈哈哈,失敬失敬。”

      于凡心里打鼓:看来二哥的确是有些名望啊,但是这些人笑得这么起劲是什么意思?难道说……

      打手头头:“江湖传言北郊曾经的王者楠哥的亲传大弟子,说最狠的话,挨最毒的打。人称‘不胜传说’的岳二哥,今天竟然见到本尊了!”

      不胜传说?这是什么玩意破称号?

      王钾都忍不住吐槽二哥:“二哥,不胜传说的意思是不是你打了这么多架,一次都没赢过?”

      二哥显然有些挂不住没面子,敷衍道:“哎呀,不要在意那些虚名,那些虚名就像天边的浮云一样……”

      大家听见二哥的解释,笑得更厉害了,前仰后合的。于凡和王钾显得非常尴尬和无奈,他们现在就感觉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于凡心里嘀咕着:二哥从来没打赢过架,这次对面人多势众,而且都是社会混混,肯定更打不过。

      于凡努力地观察周围,希望能找到一个逃跑地方法。就现在来看,逃跑是唯一收益最大化的选择。

      二哥依然故作镇定,继续交涉道:“我觉得,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给我一个面子。我不想动手。”

      打手头头笑的都快喘不上气了:“兄弟,到这个时候还嘴硬呢?”

      二哥竟然讲起了冷笑话:“到我们这个年纪了,就剩嘴硬了,这还不行啊?”

      打手头头突然拉下了脸,狠狠说道:“今天除非是楠哥来这里跪下求我,我才会考虑要不要放你们一马。我早就看不惯楠哥这个老家伙了,都退隐江湖了还总爱多管闲事,年纪都这么大了,是时候该滚下神坛了。”

      二哥听见打手头头侮辱楠哥,脸也拉了下来,默默说道:“之前,从来没人敢当着我的面说楠哥坏话。”。

      打手头头继续挑衅:“我倒想看看我说了以后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们三个人能打我们九个人?”

      二哥闭上眼睛,脸上第一次露出诡异的表情,道:“呵,不是三打九,是三打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