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最后的手牌
      张彩霞还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于凡让小蒜用桌子上的矿泉水给这个姑娘的手冲洗了几遍。

      于凡冷冷地说:“不是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没想到你张总的心竟然如此之狠!”

      张彩霞轻蔑地一笑:“呵,于总,你们还是好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吧。”

      于凡话锋一转:“好呀,那我们就来找找原因。”说着,于凡从背包里拿出一叠PH试纸。

      张彩霞显然有一些惊讶,没想到于凡的背包里竟然带着PH试纸。

      于凡将PH试纸放入“清洗剂”的瓶子里,PH试纸立刻变成了紫黑色!这是PH值碱性报表的颜色,这个PH值已经超过了14,这已经是强碱了,强碱对人体是有极强的腐蚀性的,可以迅速脱掉人体皮肤的油脂。

      于凡:“果不其然,姑娘,你的手刚才接触了强碱,虽然刚才给你用清水洗了一下,但是一会你务必找一些护手霜、凡士林什么的在手上涂抹一下,保护你的手。你的手变红,是因为刚才的强碱脱去了手上的油脂后引起了过敏反应。接下来的几天,你的手可能会有掉皮的情况,但是长出新皮来后就好了。”

      姑娘一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个小姑娘的手就这么被毫无预兆的摧残了一下,换做是谁都无法接受,况且还是爱美的女生。

      于凡狠狠瞪着张彩霞:“您明知道这个是强碱,你不敢自己试,就那你们公司的小员工做实验,你是真的狠心啊,就为了两万块钱,至于吗?”

      张彩霞依旧一脸傲慢,说道:“于总,话别说的那么难听,这可是你们的东西,是你们造成的。”

      于凡冷笑了一下,于凡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心肠之人,这种职场的心理变态,危害性其实一点都不亚于暴力型心理变态犯罪,这种人擅长给别人留下一生的心理阴影。

      于凡默默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瓶子,这是一个密封的样品瓶子,没有开过封,上面写着产品的型号和日期。

      张彩霞眼睛都看直了,这是什么?

      于凡轻声说道:“广汉市恒润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有一个规矩,每一批发出去的产品,都会留有一小瓶小样,小样的存放期是三年。这就是上次给你们供货的产品小样,好在还没到三年,被我找出来了,我们来现场测一测这个的碱性如何?”

      张彩霞目瞪口呆,她万万没想到于凡是有备而来的。

      “啪。”于凡拧开了样品瓶的保险环,这个保险环的确没被打开过。于凡将PH试纸伸了进去,PH试纸只是微微变色。说明液体基本是中性的。

      于凡拿着PH试纸在大家眼前晃了晃,说道:“我们的HR-11A107清洗剂是中性的,怎么会突然变成强碱了呢?”

      张彩霞支支吾吾:“或许时间变久了,化学成分变化了呢?”

      于凡笑了笑,道:“或许是时间久了,人的心态变了呢?”

      很明显,张彩霞瓶子里的液体根本不是于凡他们的HR-11A107清洗剂,是她自己不知道从哪搞的碱液。

      张彩霞有些不服气,依然高姿态地说:“你平时出门没事带着PH试纸,带着样品干什么?”

      于凡微笑道:“因为,我早就知道今天你会演这么一出。”

      张彩霞露出了非常吃惊的表情,然后又假装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听不懂。”

      于凡淡淡的说:“老赖的心理特性,无非就以下这么五种。欺软怕硬心态、目无法纪心态、自以为是心态、冒险激进心态、吝啬守财心态。欺软怕硬心态,是指你看见要债人比较好欺负,于是便可以无限拖延,很显然你知道你的老师替你担保了,而你的老师耳根子软,你自然就不怕他找你要钱;目无法纪心态,你知道两万元不构成重大财产伤害,所以就算走法律途径,也没有哪个律师愿意接这个案子,就算摘自自己去申诉,受理的时间也会非常的长;你自以为是,所以你编织一些理由来搪塞我们,而不是真诚认错,甚至你的理由编得离谱,你也依然觉得编得天衣无缝;你冒险激进的一面今天展现的淋漓尽致,不惜伤害自己的员工,你可真是刀尖舔血;最后的吝啬心态,在于你其实有钱,从你的朋友圈就能看出来,你只是害怕失去钱的感觉,所以不想履行承诺。”于凡语速极快,噼里啪啦一顿连击。

      张彩霞还是装出来一副无辜的表情。

      于凡继续说道:“老赖拖延的套路也就那么几种。第一,打感情牌装可怜;第二,信誓旦旦发毒誓承诺择日还钱;第三,故意逃跑装消失;第四,挑借款人的毛病,将借款人置于不仁不义之地,然借款人知难而退;第五,暴力不还。”

      张彩霞的眼神开始躲闪,很不自然地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情不自禁的转了下凳子。

      于凡:“眼神闪躲,双手无处安放。这是内心所想被识破的外在表现。身体情不自禁朝向大门方向,是因为人类的‘逃跑本能’,当人遇到不安的情况下,身体会下意识地寻找逃离路线,为逃跑做准备。”

      小蒜听见张彩霞想跑,连忙堵在了门口的方向。

      于凡继续说:“刚才说了那些逃债的套路,就像你手中的牌,打出去的牌就不好使了。你搬出了你的老师,装了可怜;也发了毒誓,说老师生日必须还上钱;也尝试直接溜走,可惜被我们撞见了。那么,你剩下的手牌就只有挑我们毛病和暴力不还了。我觉得暴力对你这个弱女子应该是不会用的。所以你只剩这最后一张牌了——挑我们的刺。我也就不难猜出你会从最容易诬陷的产品下手。所以我也就顺理成章地能提前做些准备了。”

      于凡把张彩霞批得彻彻底底,张彩霞知道自己遇到了硬茬。。

      于凡:“站总你知道吗?相比讨债,要债的方法就简单多了。第一,温柔相劝。第二,暴力催收。很显然第一张牌我已经用过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思考吧,我也不逼你,最后两天时间,我要看见公司账户上的货款。”

      张彩霞只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