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被遗忘的恩惠
      于凡和小蒜吃过午饭,一起来到了张彩霞的公司——成堵哑火科技。

      张彩霞的公司在XA高新区碧莲写字楼,这里是青年创业者的天堂,到处都是新兴的互联网企业、人工智能企业。于凡大概看了一眼碧莲写字楼的公司名称楼牌,清一色的区块链、P2P公司。看来这些企业也喜欢扎堆做生意了,只不过嘛,于凡呵呵冷笑了一下。

      楼下的电梯到了,一电梯的人拥挤着出来后,于凡才往电梯走。

      “张彩霞!!!”小蒜大喊道。

      于凡这才一回头,又走出了电梯。只见小蒜一路小跑向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身高大约160,带着墨镜,穿了一个普通的黑色羽绒服,带了个毛线帽,毛线帽是彩色编织的,有点像小鬼当家里面那个小孩子戴的。她还带了一双绿色的手套,看起来非常不搭,也不知道是什么品位。那女人刚才电梯里出来正往大门走呢,便听见了小蒜的呼喊,但她非但没有停,还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小蒜过去一把抓住她,叫到:“张彩霞,你要去哪?虽然我对比我矮的人没什么印象,但是你的身影我记得清清楚楚。”小蒜认出了张彩霞。

      世上就有那么巧的事情,张彩霞出电梯,于凡、小蒜进电梯,要不是小蒜眼睛尖,他们真的要擦肩而过,白跑一趟了。

      张彩霞取下来墨镜,假装一脸惊讶地看着小蒜:“原来是小蒜呀,我刚才都没听见你叫我呢,这么巧啊,你也来这里办事?”

      小蒜:“对啊,我来办事,我来办什么事,你心里应该有数吧?整整一周了,你想溜?”

      张彩霞辩解:“溜?我要溜哪去,没有没有,小蒜你想多了。”

      “你的脚尖一直朝着大门,即使转身说话啊,脚尖的方向也没变,而脚尖往往反映人们内心渴望去的方向,”于凡一边说着话,一边走了过来,“所以,你从心里就是想开溜吧?”

      张彩霞打量着于凡,语气略显高傲:“你是哪位啊?”

      小蒜:“这是我们老板,于总,你欠的钱今天必须给我还了!”

      张彩霞立马换上了一副笑嘻嘻的表情:“原来是于总啊?你好你好,这种小事怎么还麻烦你亲自跑一趟啊?”边说边伸手过来握手。

      于凡和张彩霞握了一下手,淡淡地说:“刚才你假装惊讶,假装没听见小蒜喊你,加上你握手的无力感,都是你心虚的表征体现,我的‘脉’还算号得准吧?”

      张彩霞敷衍着说:“哪有,我是真的没听见。”

      于凡:“再给你科普一次吧,真正的惊讶表情是不会超过一秒钟的,你演过火了。”

      张彩霞依然装着非常有诚意地笑着:“哎呀,过去就过去了,我知道你们今天来要钱,本来今天我让财务给你们转过去呢,但是财务今天姥爷去世了,我给她休假了,下周,下周她回来,第一时间给你们转过去,真是抱歉啊。”

      小蒜补刀:“财务的姥爷也去世了?你是不是忘记你这个理由已经用了好几次了?第一次你说财务姥姥去世了,第二次你说财务舅舅去世了,上一次你又说财务的二叔去世了,这一次姥爷也死了?!我是不是来一次财务就死个家属啊?我是不是你们公司财务家的死神啊?我是不是再多来几次,财务全家都要死完了?”

      小蒜说完,于凡忍不住噗嗤笑了一下。

      张彩霞尴尬的挠了挠眉毛。行为心理学中典型的缓解尴尬的动作,在心理学中把这种通过挠头等接触自己身体的动作让内心稍微平静下来的行为,叫做“自我接触”。

      张彩霞尴尬地笑着,说道:“哎呀,我知道,就两万块钱嘛,姐记在心里呢,你放心把。”

      小蒜显得很愤怒:“你每次都这么说,然后每次都不履行,你的话我都不信了!”

      张彩霞带着安慰的语气对小蒜说:“妹子啊,姐也比你大不了几岁,咱们都是同龄人,说话没有代沟的。正好今天于总也在,他更能理解姐的感受,姐创办一家公司真的不容易啊,创业艰辛,我们要忍受多少的泪水和汗水,为了理想,我们要牺牲多少的代价。但我知道这不是借口,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每个人都要能够承担自己后果。”张彩霞的态度感觉义正言辞了起来。

      小蒜:“谁容易啊?谁都不容易,但是就算你不容易,这就是可以作为屡屡失信的理由吗?”

      张彩霞又开始包涵感情地对小蒜说:“我和你父亲的师生情是无比深厚的,记得你妈妈去世的时候,我还是来帮你们守灵的,累得我第二天腰都直不起来。”

      小蒜讽刺道:“自己一个人占了一张床睡到早上5点,起来还说自己好累。我们剩下的人都没睡,或者在板凳上睡。”

      张彩霞仿佛已经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不管小蒜说什么,自顾自地深情表演:“我和你你们家有着深深的缘分。师母一生做事有责任、善良,令我敬佩。血脉之间最深的羁绊,我在你身上看到了。”越说越扯淡了,什么羁绊都来了。

      小蒜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打断她:“够了够了!你不配提我妈。我而且爸爸当时在学校就是这么教你的?教你各种不讲诚信,让你当老赖?你忘了我爸在当初你创业前期亲自带你跑东跑西,为了你的事业,他搭尽自己的老脸帮你疏通人脉,就因为你这个事情,我爸爸到现在都很愧疚,因为你,我爸爸也背上了不诚信的黑锅!!!”

      张彩霞羞愧低下了头,她看似非常诚恳的说道:“我记得下个月就是老师的生日,我张彩霞发誓,在老师今年生日之前,一定还上!”

      小蒜嘴角微微上扬:“好呀,不过巧了,我爸过农历生日,明天就算他生日了。”

      这时于凡开口了,于凡冷冷地对张彩霞说道:“马上要过年了,谁也不想背着债过年,多不吉利,明天,明天之内我们要看见货款。”

      张彩霞哑口无言。。

      该说的说完了,于凡和小蒜转身离去。走了两步,于凡转过身对杵在原地的张彩霞说:

      “记住,你能欺骗的,都是相信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