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九十四章 于凡的承诺
      马千里慈祥地用手抚摸着陈万锂的脑袋。

      马千里:“你毕业以后,我的眼睛得了眼疾,也怪我当时没有注意,错过了救治的最好时机,最后只能等着我的世界一天天的黑暗混沌。老师我心里也很后悔,没能给你好好找一个好的工作,浪费了人才。”

      陈万锂哭着哽咽到:“马老师,是我不好,眼高手低,我就是想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觉得我是歪门邪道的人看看,我用自己的方式一样混的比他们好。当年您力排众议收我一个外行当您徒弟,我要证明老师您当初没有看错我,我不想让你失望。我想等我混好了以后再回来报答您,所以我这两年都没好意思与您联系。”

      马千里虽然双眼失明,但是眼眶也湿润了,他将手放在了陈万锂的肩上,慈爱地说:“孩子,在我眼里,你已经不用再证明什么了。在我眼里,你已经足够优秀了。”

      陈万锂得到了老师的认可,他心中多年的石头落了地。其实这块石头本来也并不存在,只是自己给自己假设的一块枷锁罢了。当代很多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很多子女为了证明自己比父母、爱人、亲人优秀,负气远走他乡打拼,无论事业成也好败也罢,十年过去了,当他们再回到家乡,发现家人早已老去不在,这时他们才会开始后悔当初自己那个任性的决定,他们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却失去了亲人的羁绊。人世间最悲痛的事,莫过于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

      不要去为了证明什么而活。当你为了证明什么,你已经开始失去了自己的人生。

      马千里转过头对着旁边的于凡说到:“小于总啊,让你见笑了,人年纪大了就是喜欢感伤。前几天电话里我说让你答应我一件事情,这个话还算数吧?”

      于凡:“当然算数了,马叔叔您说。”

      马千里:“我希望让陈万锂以后跟你干,加入广汉恒润,由你来栽培。”说着,用手用力的拍了拍陈万锂的肩膀。

      于凡被这个突然的请求打乱了思路,不过于凡立刻就答应了:“没问题马叔叔,正好我现在开始准备开始走线上化营销、大数据化营销、种子营销,陈万锂的特点刚好可以在我这里发光发热。”

      马千里又问陈万锂:“给你找了一个工作,满意不?能不能胜任?”

      陈万锂依然在哽咽,不停的点头。

      马千里继续对陈万锂说:“跟着小于总,兑现你的天赋,从今天起不要再去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了,据我所知,广汉市恒润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公司,之前我们老一辈都光顾着搞技术,没谁去做营销,你去了以后把他们的那些科研成果给视觉化、数据化了,推广到全世界去!给咱们中国人争口气!完成我们老一辈无法完成的理想。”说完,马千里把陈万锂扶了起来。

      陈万锂非常坚定对于凡说:“于总,以后你就是我老板了,以后你说啥就是啥了,这几天和你们接触我也很开心,我觉得自己真正在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自欺欺人。工资什么的,你说了算。”

      于凡也激动地握了一下陈万锂的手。

      马千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其实刚才小万锂给我描述你们这几天的经过时,我就能感觉到你们相处的一定很融洽,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能想象出,你刚才说话的时候,眼睛正在放光。”

      于凡这个时候顺着这个话题说到:“马叔叔,您的眼疾真的没有办法治了吗?现在中国的医疗技术不断的在进步,你要不要去其他医院试试?”

      马千里乐了,又做出一副老顽童的样子:“算啦,我的视网膜已经没有活性了,而且我觉得这也是报应吧。年轻的时候我搞这一行,看了不少别人的秘密,看了很多不该看的东西,洞察了太多天机,这或许是上天给我这一双眼的惩罚吧。正如那些算命者大多为瞎子一样,你偷窥到了人世间之玄妙,那必定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看来马千里是从心里放弃了医治眼睛的想法。

      于凡:“其实在来之前,我也隐隐感觉到了哪里没对劲,按照您老之前的习惯,告诉我们地址肯定直接发给定位,而不是啰嗦地念地址;在楼下和进门时,按照你老之前热情的风格,一定是自己亲自迎接,而不是叫马波来接。当时我就觉得您可能是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

      马千里笑到:“现在你放心了吧,没什么大事,身体倍棒,还能活几十年,眼不见心不烦。哈哈”

      “不过啊,小于凡,”马千里叮嘱道,”我也给你一些忠告,你的性格太敏感了,也太完美主义了,什么都想做好,这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洞察至细,反噬其己。不要让自己那么累。让自己的身体,跟上你的灵魂。“

      于凡感激地握住马千里叔叔的手。

      “饭好了,快来吃饭吧。”马千里的儿子,马波叫到。

      马千里:“好啦好啦,快吃饭吧,今天啊,我专门让马波给咱们做了小于总最爱吃的夹馍。来尝尝。”

      马千里起身,陈万锂扶着马千里一步一步往屋外挪去,于凡跟在二人身后,出书房门的时候,于凡回过头看了一下马千里书房坐的凳子,之前凳子的把手上有不少的指甲印子。于凡脑补了马千里叔叔在失明后无法快速接受外界讯息,焦急而饱受折磨地抓凳子把手的场景。、

      马叔叔,这两年里,您经历了这么多痛苦,却还装作乐观。

      “小于总,快来呀,不然一会都凉了。”马波在呼叫于凡。

      于凡赶紧回答到:“来喽,来喽,我先去洗个手。”

      几个人热腾腾的在家吃了一个午饭,这种感觉真的很温馨。这种感觉于凡很久没有体会到了,这种感觉就是——家的感觉。

      饭后,于凡和陈万锂依依不舍地与马千里道了别。接着于凡和陈万锂一起回到他的住所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启程返回XA市了。宅男的东西真好收拾。

      动车启动了,想不到这一次来这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感觉过了好久啊。。

      于凡望着窗外向后远去的风景,回味起马千里叔叔告别时今天说的最后一句话:

      “虽然我失明了,但我却可以更清楚地看见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