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四十五章 心流旋涡
      于凡和陈帧阳戴上了手套,仔细在房间翻找着,小心翼翼,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陈帧阳一边搜查着,一边调侃:“老于啊,吴院长说现在人都不玩化学了吗?”

      于凡一边拿起了桌上一堆文件,看了看,又按照顺序放回原处,一边回答到:“是呀,学化学的人的确少了,或者说,学很多传统学科学的人都少了。”

      陈帧阳:“那你说,现在这些大学生都学什么去了?”

      于凡苦笑了几下:“金融?房地产?互联网+?人工智能?哪个赚钱学哪个呗,不过这也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人们的本质都是逐利的。”

      陈帧阳:“那你为什么当初要学化学?”

      于凡:“因为很多因素,我才学习了化学,起初,我不怎么喜欢化学,学习化学也是强迫自己去学习,因为一些不可抗拒的原因。相对的,我当初更喜欢心理学,我认为它更深奥。”

      陈帧阳停下手上的活转头看看于凡:“那现在呢?”说完又继续翻着东西。

      于凡:“现在我都喜欢。化学揭示了物质的本质规律,心理学则诠释了精神的本质规律。两者合在一起便构建了这个世界的基本逻辑。”

      陈帧阳笑了笑:“我呀,就没你想的那么深,我老爸原来是个警察,所以我也当个警察,就这么简单。”

      于凡也笑了:“我也想简简单单啊,可是这不是被你给拉到浑水里面来了吗?”

      陈帧阳做了一个鬼脸,接着向于凡扔了一本册子:“既然都被拉下来了,发生什么,你不都得接着嘛。老于,看看这个。”

      于凡接过册子,翻开册子,这应该是一个陈钛洲的日记本,或者确切的说,是一个格言本。每一页只有时间,天气,然后有一句格言。

      陈帧阳:“这个陈教授还挺有毅力的,每天都写一条格言,不多不少就一条。”

      于凡仔细的一页一页看着这些格言,第一页是6年前,最后一页是4年前,记录了整整两年多的时间,就再也没有记录。

      最后一页的格言赫然写到:“多少强酸的追求,二氧化硅不为所动,因为他只想与氢氟酸远走高飞。”

      于凡抬起头,环视着这个房间。陈帧阳在旁边自言自语:“可惜过了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跑到哪里去了,等一会拿到他的档案,兴许能找到什么线索吧。”

      于凡深呼吸一口气,淡淡说道:“不,他就在这里。”

      陈帧阳诧异:“老于,你说什么?”

      于凡缓缓闭上眼,他的脑海中像走马灯一样不断闪现过各种画面,各种线索汇聚到于凡身边,像化学反应一样自然合成,于凡不去管这个化学反应的过程,他在他想象的烧杯里等待这个反应的结果,在这个由想象力构成的结界中,于凡仿佛成了万物规律的主宰,他掌握规律,同时期待着结果,慢慢的,真相自然而然的浮现了出来,而于凡只需要走到它身边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这便是于凡“心流模式”的世界。

      陈帧阳见状,知道于凡进入了心流状态,便收声不去打扰他。

      突然于凡睁开了眼,语速极快地说到:“陈钛洲,男,年纪55岁,随身携带笔记本,指甲很短,有神经质倾向,性格强势。做事有创造性,左撇子,有较强的的自我意识。会带手表,但手表是静止的。有吸烟史。对特定事物有强迫症倾向,会一个人前往全市甚至全省全国最大的图书馆,档案室,资料库。。。“

      陈帧阳快速撕下一张纸,奋笔疾书,记录着于凡的描述,这是于凡对这位陈钛洲的心理侧写。

      待于凡说完,陈帧阳好奇的问:“老于你是如何推断这些信息的呢?”

      于凡拿起陈钛洲的册子晃了晃,说:”字迹结构性极强的人,一般是一个做事严谨之人,同时记忆力很强,但是他后来患了绝症,不得不接受化疗,而化疗药物一定会影响他的记忆力,他不得不带上一个笔记本,随时记录曾经只需要大脑记住的东西。“

      说着,于凡开始在房间里踱步,缓缓走到了桌子前,眼神发呆,陷入一种想象之中,他把自己想象成陈钛洲:“我若是他。我会一天天感觉我的身体每况愈下,即使拥有了笔记本,我也依然要遗忘很多,我也会忘记重要的事情记在笔记本的哪一页,拿一个笔记本根本无法从根源解决我的问题。所以我很焦虑。”

      一边说着,于凡一边抚摸着办公桌上面隐隐约约的指甲印,说:“我要赶紧想办法解决这些麻烦,我一边思考,一边用指甲抠桌子,这是我缓解压力的习惯。所以我的指甲也不会太长。”

      接着于凡坐在了凳子上,是一个硬凳子:“我喜欢常年坐硬凳子,因为我是一个性格强势的人,我必须找到解决办法,我就一边点着烟一边思考,我陷入了沉思,以至于烟头落在桌子上,我都没发现,我又是一个左撇子,所以我的桌子上左边的位置总有烟头烫过的痕迹。”

      于凡接着抚摸着桌子上的摆件,说到:“我有较强的自我意识,因为我习惯在桌子上摆很多摆件,我无聊时好把玩他们。”

      于凡又用手摸了摸桌子上的一个小钟,这个小钟已经不走了,但是很奇怪,它的时针、分针、秒针竟然一起指着六点钟的位置,在正常停表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出现这种画面的。

      于凡面带一种诡异的焦急感:“我知道了我自己的时日不多,我开始害怕时间的流逝,所以我要让时间,停下来,哪怕强行让它停下来,因为我有一定的强迫症,我只允许时间在我面前静止!什么?你们不知道我有强迫症?那你们可要好好看看我的研究文件柜,我的所有研究的化学物质,都是通过分子质量从小到大来排列的,我不允许‘混乱’在我面前发生。”

      于凡已经完全进入了陈钛洲的世界,在陈帧阳看来,甚至有一些走火入魔。

      于凡开始焦急的在房间踱步:“不行,我不甘心,我要活着,医院救不了我,总有能救我的地方!不行!我要离开这里,我要活着,我要自救,来不及了,我现在就要走~~~~我要去~~~~”

      “于凡先生?”一声疑问打断了于凡的冥想,发出声音的是院长助理,她捧着一些文件袋站在门口,好奇地看着于凡。于凡一下从想象的世界中拉回到了现实,于凡额头全是汗水,喘着气,于凡深深感到了陈钛洲当时处境的那种压迫感和窒息感。。

      助理说:“陈先生,于先生,这是陈钛洲教授的所有档案,都在这里,还有,于凡先生,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怎么了?”

      于凡:“没什么,只是替某人想起了一些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