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三十五章 牛皮糖
      双手拎着沉甸甸的剩菜剩饭,虽然浪费了这么多,于凡心里反而有一些高兴,这些东西够阿毛吃好久了。

      果不其然,阿毛仿佛心有灵犀,在于凡楼下的单元门口等着于凡。看见于凡拎着这么多东西,阿毛也高兴的摇起了尾巴,虽然它浑身全是脏兮兮的泥巴,但是它的眼睛还是那么的雪亮,纯净,没有那么多杂质。

      于凡拎着这些剩菜剩饭走到了小区的凳子上坐下,一路上阿毛在于凡身边跳来跳去,于凡也很开心,因为阿毛是他在XA市唯一能吐露心声的“人”。

      于凡打开了一包剩饭,阿毛开始呼哧呼哧大块朵颐。

      于凡静静的看着阿毛,说到:“虽然你是流浪狗,但是有时你也很幸福,你自由,没有拘束,每天过着没心没肺的生活。”

      阿毛抬起头,望望于凡,好像听懂了。

      于凡继续说道:“你看一点点剩菜剩饭都能让这么开心,而好多人每天的生活都锦衣玉食,却烦恼重重。”

      阿毛又埋头吃饭,于凡望望天空,叹到:“人们被自己的欲望懵逼,身在福中不知福,得到了就想要更多,每天都在疲于奔命,为了一个人们自己都不清楚的目标,就这样一天天的时间过去了,一月月,一年年,一辈子过去,等到临死之前或许才想起来,我这一生的努力到底是为什么?我死后到底会到哪里去?”

      黑漆漆的天空没有一颗星星,于凡望着漆黑的苍穹,沉默了。

      人的一生和这个浩瀚的宇宙比起来太渺小了,而我们不甘于这渺小而平静的一生,总是需要寻找新的方向。

      于凡看着脏兮兮的阿毛,好奇地问道:“你说你也是奇怪,你明明是一只品种狗,为什么会流浪呢?是被抛弃了吗?还是和主人走丢了呢?如果走丢了的话,现在你和你的主人一定非常的着急吧?”

      阿毛停了下来,扭过头去,呆呆地望着远方,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于凡话,勾起了什么往事回忆。

      狗的智商和四五岁的小孩子差不多,它们只是不会表达,或者根本懒得表达,懒得去参与人类之间的纷争。

      于凡继续自言自语:“其实我和你一样,我们都是在流浪,只不过我的流浪是我自己的选择,是我自己对自己的放逐。当你身处光芒万丈之中,你自己的光芒将会被掩盖,久而久之,你会忘记自己的光芒,你会忘记自己如何发光。”

      阿毛又望着于凡,眼神里仿佛充满了同情。于凡心里暖暖的,自从于凡曾经经历了一件事,他便不再愿意袒露心声。没想到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袒露心声的对象,竟然是一只流浪狗。

      于凡又安慰阿毛:“流浪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兄弟,至少,在黑暗中,你能清楚的看见自己的光芒。”

      于凡和阿毛又一起抬头望了望天空,流浪了太久,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

      平静的日子又过了几天,于凡依然按部就班的工作,润滑剂比武的事情也抛到了脑后。

      看起来日子又恢复到了往常,快到元旦节了,清晨,于凡坐在办公室里琢磨着今年给客户送什么礼物,虽然于凡不喜欢送礼这件事情,但是生活就是如此,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喜欢的。

      于凡没有头绪,盯着电脑发呆,本来想在网上看看信息找找灵感,可是点开网页,全是各种广告,各种套路,各个商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节日来促销,只要他们想,马桶发明纪念日都可以搞一次大型商业活动。套路。

      突然于凡想到,何不从别人送给他的礼物样式里找找灵感呢?

      于是于凡走到公司大厅里,翻起了“垃圾堆”。“垃圾堆”是于凡起的名字,本来是堆一些废纸的,后来公司收到的一些莫名其妙的广告快递也都放到这个地方,现在信息泄露太厉害了,垃圾快递太多,保险啊、卖房宣传册啊、广告啊等等。

      尤其到了元旦附近,各个供应商也都会寄一些挂历什么的,太占地方了,所以“垃圾堆”会格外的[思路客小说网 www.slkzw.vip]大,过一阵子卖废纸能换不少钱呢。

      于凡翻了半天,也没什么新意,正当失望的时候,于凡看见一个奇怪的快递袋,普通的快递袋都是白色的文件袋,而这个快递文件袋是土黄色的,很少见,怎么说呢,这个颜色有点像道士用的符纸。于凡小心的把它抽了出来,打了开来。

      啊?!这是?于凡吃了一惊,里面躺了一张纸,这个纸上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而这个图案正是之前公司门上、于凡家门上的那个道符的图案。

      这个图案怎么又出现了?还是同一人所为?这是什么意思呢?

      于凡拿着这个快递,问公司的同事们:“这个是快递是谁取的?”

      大家看看于凡,又互相看了一下,纷纷摇头。于凡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个文件袋,上面也没有寄件人的任何信息,于凡把这个文件袋收了起来,回到办公室。

      泡了一壶普洱,于凡一边抿着茶,一边望向窗外,直觉告诉于凡,这不是恶作剧,也不是巧合,这东西一定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但是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到底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为什么寄件人不表明意图呢?这些怪事真像牛皮糖,一直缠绕着于凡。

      正当于凡思索的时候,于凡的微信响了,是陈帧阳:“老于,不知道怎么给你说,反正你又得帮帮我们了,我们又陷入僵局了,下午两点的样子我来接你哈,就这么定了,么么哒。”

      还么么哒,于凡噗呲一下笑了,陈帧阳这家伙算是赖上于凡了,于凡一口气干了普洱,心中想着,既然不知道前方的谜团到底是什么,那就管他三七二十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直面一切,不逃避。

      接着,于凡把陈帧阳的电话通讯录名称默默改成了:“牛皮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