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二十八章 火龙走字
      大师一顿一顿乱秀,仿佛真有神力一般,与火神合体,可以掌握火焰、控制火焰、而且不怕火焰灼烧。

      一系列节奏一气呵成,一点都没拖泥带水,也看不出任何表演的痕迹。

      火龙大师走到了台上的蒲团旁,运功调息。

      那个被驱邪的中年妇女跪着爬到了大师面前,连连磕头感谢。

      大师:“你儿子的病,应该过不了多久就好了,切记病好之前不可见光。否则功力散尽,前功尽弃。”

      于凡心里想,这可真是老狐狸,不见光几乎不可能呢,万一那女人的孩子病依然没好,他们就可以把责任推卸给妇女一家子,说中间被光照了。而且不能见光,注定无法出门,就更不可能去医院复查了,也不会知道好转与否。人在没有光的情况下,免疫系统会逐渐下降。这些人真是谋财害命。

      那位中年妇女又连连磕头感谢,旁边两个护法也把中年妇女拿的”贡品“往台后拿。

      于凡见到此景,突然一惊,糟了。

      于凡赶紧对陈帧阳说:“我感觉他们快要结束了,如果一结束,会场一乱,就无法收网了,而且他们还有一个暗门,这里没有信号,你得赶紧出去通知同事们堵住暗门。”

      陈帧阳点点头,又焦虑地说到:“可是咱们怎么能出去了?咱们出去了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于凡:“我想办法拖住他们,你赶紧自己溜出去,你直接往他们的后门走,他们敢拦你,你就说你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说的越少越好,态度凶狠一点,他们以为我们是宏查使,不敢多问,而且我不是还在这里嘛。”

      陈帧阳拒绝:“不行,这样你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你出去报信,我来拖时间。”

      于凡有些着急:“你能拖个屁啊,他们的把戏我已经心知肚明了,我来戳穿他们,你赶紧出去,速度!”

      陈帧阳叹了一口气,只好点点头,起身向门口走去,果然被那两个护法拦住盘问,陈帧阳给他们嘀咕两句,他们又探头,看看坐在座位上的于凡,给陈帧阳点点头,恭恭敬敬得把门打开,放陈帧阳出去了。

      火龙大师正好也调息完毕了,又站起身来,对着台下的人说:“懂得奉献的人,终会得到回报,懂得奉献的人,终会得到力量。在坐的人今天都是有幸能看见世间真相者,看见你们所不知道的事物运转。一颗大树最重要的是根,而根岂是凡人所能轻易看到的,只有看透本质的人才能获得新生。“

      说着,大师从台上取了一根香,缓缓的走的莲花灯前,将香点燃。

      “今日,我传达火焰之神给各位的终极启示!!!”大师一边提高了音调,一边走向了之前舞台布置好的那张悬挂的白纸。

      只见大师,嘴里念叨:“尊敬的火焰之神,请为我们的愚钝所开示吧。”

      然后举着香,给那张白纸,拜了三下,接着大师双手将香拿住,用香头再纸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那张纸发生了变化,只见从被香挨着的点开始,纸开始了燃烧,但是燃烧的方式和普通烧纸完全不一样,上面的火焰仿佛追寻了什么了路径开始燃烧。

      场下人的开始爆发出更大的惊呼!

      燃烧在不断扩大,就像火龙一样张牙舞爪的蔓延,大师则就在旁边气定神闲的站着,仿佛在欣赏一幅他也没见过的艺术作品。

      这燃烧的路径越来越清晰,好像是。。。。字?是一个什么字呢?随着火焰的蔓延,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

      舍!!!!是一个“舍”字。

      火焰在纸上烧出了一个完整的“舍”字,便熄灭了,整张纸上只有一个“舍”字的窟窿,其他地方完好无损,没有被灼烧。

      这太惊奇了!火焰竟然有它自己的意识?可以自行在固定的路线上燃烧?

      火龙大师大喝:“是舍啊!!!火焰之神是想告诫大家的是”舍“啊!!!”

      全称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掌声震耳欲聋,这些人都疯了,他们活了几十年,仿佛看见了真正的神!

      有些的人突然“醒悟”,他们把自己的钱包掏出来,扔到台边上,就是要舍得啊!!!奉献啊!!!这样才是正确的,高尚的,明智的。

      大家开始丧失了理智,纷纷要“奉献”自己的一切,有扔钱的,扔卡的,有跪在地上哭泣忏悔自己曾经自私的。

      这架势,这屋子里的人将会把自己的一切“送给”大师啊。

      场面一片混乱。

      这是,其中一个护法悄悄上台,凑到火龙大师的耳朵旁边用手挡着嘴悄悄嘀咕了什么,一边说,一边眼睛还瞟了一下台下的于凡,大师也悄悄瞟了一眼于凡。

      于凡一惊,这眼神!糟了。人们在谈话时,当谈论到关于其他人的话题时,眼睛会不自觉的往那个人身上看。这个眼神,没错,正是这个眼神。于凡明白了,可能是陈帧阳离开太久了,他们的身份终于被怀疑了。

      大师拿起了麦克风,终止了台下的喧哗:“火焰燃起终将熄灭,机遇也是如此,今天就先到这里了,我们下次再见。”

      于凡大惊,这是直接要跑路了啊,这么突然?陈帧阳你干什么去了,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说罢,火龙大师就要往台下走,不行,一定得想个办法拖住这个老狐狸。

      正当于凡思考对策时,台下的观众却帮了大忙。

      台下的观众现在不能接受大师这么快的离去,围着大师,要给大师供养财物,还有人跪在大师要走的路前面,大师被围着水泄不通。

      突然!!!会场上传出了警笛的声音,大家对这个声音非常的敏感,所有人骤然安静了下来,寻找声音的来源。

      只见于凡站在会场的后排,拿着手机。原来警笛声是于凡故意用手机播放的。

      “对不起啊,我的闹钟响了,打扰大家了。不过既然大家意犹未尽,这么热情,火龙大师,您就给大家在讲两句呗。”于凡笑眯眯的说到,并向台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