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501章 禅师隐没
    世间自有道,“道”不在宗教之中,而在人们的信仰之上。

    同样是初中生,同样是父母遭遇了失踪,张载的过去和白棠的现在竟然如此相似。

    这不禁让白棠有了不好的联想,她担心自己的父母也会遭遇不测。

    张载安慰白棠:“你要相信老天,老天爷不会让你这么善良可爱孩子无家可归的。你的父母现在一定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他们或许只是因为一些其他原因暂时不能告诉你她们在哪。又或者她们在和你玩一个关于‘勇气’的游戏。”

    白棠:“勇气的游戏?”

    张载:“对呀,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说不定你的父母正是在考验你是否拥有自己独立克服困难的勇气。你的一举一动说不定都正在被他们观察哦。”

    白棠下意识地看看四周,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在暗中观察自己。

    张载笑眯眯地接着对白棠说:“说不定呀,你身边的这些朋友都是你爸妈派来的演员,暗中考验你呢。哈哈。”张载的眼光中充满勇气和温和,这让白棠刚才那颗动摇的内心感到了安宁。白棠从心底佩服张载,他是如何从当年那一段悲惨的回忆中走出来的呢?

    白棠也轻松地笑了,问张载:“那张哥哥,你是不是我爸妈请来考验我的演员呢?”

    张载眨了一下眼睛,望向高台,自言自语地说:“这个世界的本身或许就是一场戏,谁又不是演员呢?”

    白棠:“……”

    时间渐渐过去了,眼看离预定的法会时间还有几分钟了。

    可是,德明禅师却还未出现。他的黄衣护法也有些焦急地在大殿门口向外看去,却也还是迟迟不见人影……

    时间又过了一会,已经超出预定开始时间七八分钟了。德明禅师还是没有来。

    台下的信徒们开始小声议论纷纷。“德明禅师怎么还没出现呢?他从来不会迟到,难道是睡过了?”、“胡说,德明禅师如此自律之人怎么可能睡过?我看,可能是德明禅师遇到了什么其他事情耽误了,或者是身体有些不舒服。”、“有可能,昨夜一直在飘小雨,我听说德明禅师有独自在野外打坐修行的习惯,会不会是感冒了?”、“我看未必,昨天德明禅师要看我们决心,我觉得他今天是故意迟到,试探我们的定力,看看我们是否有足够的耐心。”、“对,说不定德明禅师现在正在暗中观察我们呢。我们赶紧坐好,不要交头接耳了。”……

    大殿内的信徒们依旧耐心地自我催眠着。

    陈帧阳小声嘀咕:“这个秃驴不会是出事吧?昨天那么狂,又是逆天,又是违法的,不会是遭报应了吧?”

    于凡小声说:“不好说,但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迟到这种低级的错误不太像是能发生在这个德明禅师身上。”

    门口的黄衣僧侣依然在来回踱步,时不时地还拿出手机拨号,然后放在耳边。但是看这个黄衣僧侣的表情,电话那头应该是没人接听。

    时间又过了半个小时。德明禅师还是没有出现,大殿内的杂音越来越多了,信徒们纷纷讨论了起来。“德明禅师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应该不会吧,咱们要不找一下他?”、“咱们还是耐心点,不要着急,再说了,他身边的护法应该会去找他的。”

    郭钠小声对于凡说:“于大哥,咱们要不要去找一找这个德明禅师。”

    于凡点点头,可以借着找德明禅师的借口,自己搜查一下和德明禅师有关的事物。可是于凡心里又想:张载就在旁边,如果现在几个人一走,肯定会引起张载和其他人的怀疑,想一个什么理由溜掉呢?

    正当于凡思索的时候,张载说话了:“几位道友,要不你们和我一起去找找德明禅师可好?我每天给德明禅师送饭,我大概知道他会出现在哪里,这个位置也只有我知道。你们陪我一起去吧,我心里担心德明禅师会不会遇上了不好的事情。”

    嘿,来得正好,没想到张载竟然主动提出要带着四个人去寻找德明禅师,这正合于凡之意。

    于凡爽快答应了,说道:“好的,那咱们就一起去看看吧。”

    张载带着于凡四人悄悄从大殿的后面潜了出去。大殿内的信徒们也自发地吟诵起了经文,等待着德明禅师的出现。

    走出了大殿,瞬间感觉清爽了很多。

    于凡:“张道友,我们要去哪里找德明禅师呢?”

    张载:“我们先去禅房看看吧,德明禅师一般会在他的禅房里。”

    张载带着于凡他们向禅房走去。此时,太阳已经升了起了,空中的小雨也停了,寺庙内笼罩的雾气也渐渐散去。

    德明禅师的禅房到了,张载走到门口,轻轻叩门,说道:“德明禅师?”

    无人应答。

    张载又敲了敲房门,声音大了一些,说:“德明禅师?您在吗?”

    还是无人应答。

    张载回头看了看于凡,于凡点点头,张载轻轻推开了房门,德明禅师的房门没锁,五个人踏进了房间。

    陈帧阳:“看来这秃……呃……德明禅师走了很有一会了。你们看桌子上的这个卷香,我记得这种香的燃烧时间极长,能燃八个小时,现在这卷香还有一点香尾巴,看起来是离开房间一段时间了。”

    郭钠:“床上的被褥整齐,屋内也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德明禅师离开房间的时候应该是正常离开的,无人挟持。”

    张载纳闷了:“你们观察问题的方式很独特呀,以前你们是警察吗?”

    职业病犯了,被张载看出了什么。陈帧阳连忙敷衍道:“没没没,我只是喜欢看刑侦电影罢了。”

    这时,于凡发现了桌上的一个铁质的茶叶盒子。拿起来晃了晃,竟然是咣浪咣浪的声音。咦?这是什么?这引起了于凡的好奇。

    于凡打开了盒子,只见这个盒子里没有放茶叶,而是放了几块黑色的石头。

    这是……

    于凡突然灵光一闪,一把困扰于凡许久的枷锁,瞬间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