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489章 狂热的信仰
    我尊重你的信仰,也请你尊重我的科学。

    次日清晨,按照约定,陈帧阳、于凡、郭钠来到了白棠家楼下。

    白棠的装备很简单,就背了一个小包,轻装上阵。

    郭钠问白棠:“都收拾好了吗?”

    白棠:“嗯,该带的东西都带了,给花花留了三天的饭,一切准备妥当。”

    郭钠:“嗯,那咱们出发吧。”

    汽车启动了,朝着新的目的地——终南山,进发。

    路上,郭钠问白棠:“你父母之前为什么会带你去长海寺这种地方?很奇怪哦。”

    白棠:“我父母都是修行人,他们很多年以前就学佛了,而且一直很虔诚。长海寺是一个新建的寺庙,都是一些信徒们捐钱修建的。我爸妈当时带我去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认为参与寺庙建设的人,都会得到好的福报。所以,当时在开工的第一天,他们就带我去了,让我沾沾福气。”

    陈帧阳吐槽:“我怎么听起来有点迷信呀?哈哈。”

    郭钠严肃地说:“陈部长,嘴下积德呀,不要去评判别人的信仰。”

    白棠却觉得无所谓,说:“其实我也觉得这个有点悬,反正我不喜欢。我看很多人学佛学到了后面,渐渐都失去了自己的思想,别人说什么就听什么,就像被洗脑了一样。”

    于凡:“其实,有一个正向的信仰是好事。但这个世界里的确有很多人利用他人的信仰来为自己牟利,这样的动机就是错的。所以宗教对人的好坏不仅仅在于宗教的教义,更在于修行人的内心是否真的向善!”

    陈帧阳:“哼,反正我觉得很多信徒都是犯过错,求一个内心的安慰,或者让自己的运气好一点,求点财运和仕途。归根结底,都是自私的人。”

    聊着聊着,很快,终南山就到了。

    白棠:“绕着盘山公路走,会看到一个凉亭,然后就可以把车停在附近了,剩下的路应该只能徒步向前了。”

    绕着盘山公路走,弯很急,郭钠都被晃晃悠悠的有些晕车了。

    陈帧阳:“是不是那个小凉亭?”陈帧阳指着前方大约一百米的地方。

    只见一个很简陋的凉亭设在了路边。

    白棠:“对对对,就是那个,我印象很深,上次我和爸妈来,还在这里休息过。”

    陈帧阳再将车往前开了一节,找了一节宽一点的路,靠边停车。这个路边停的车还真不少。

    于凡下车后,仔细查看了一下身旁的这些车子,只见这些车上落了不少的树叶和枯果,看起来这些车子在这里停放了有一段时间了。

    “这里有一条小道,比较近,上次我们就是走这个道上去的。”白棠指着一条小路说道。

    这条小路很窄,只能勉强容纳一个人来走,路也比较陡,看起来并不好走。

    陈帧阳从车上拿下背包,递给大家,说:“好了,按照咱们之前的计划。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是他们的信徒,咱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来帮助大家进行寺庙建设。大家牢记咱们的身份哈,不要说漏了。”

    大家点点头。

    陈帧阳:“郭钠,捐福缘的红包带了吗?”

    郭钠拍拍背包:“四个大红包,一个里面两百元。”

    陈帧阳:“非常好。那咱们出发!”

    四个人沿着小路向上走去。

    山间的空气宜人,非常舒适,据说在终南山里住着不少的奇人异士在此修行,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啊。

    小路走了大约半个小时,郭钠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问道:“白棠,咱们还有多久才能到呢?”

    白棠:“快了快了,沿着这个路一直走,就能看见长海寺了,他们的地盘很大,很显眼的,大概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吧。”

    郭钠一脸愁容:“啊?还有半个小时呀。”

    于凡走到郭钠身边,把郭钠的背包背到了自己身上,说:“钠钠,我不累,我帮你背吧。”郭钠今天身体有些虚,也就没有再推辞。

    众人又走了半个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走上了平路,不远处一座金碧辉煌的寺庙映入眼帘。这座寺庙从外观上来看挺有气势的,几百平米的大殿,周边还有若干小房子。不过这里还没有完全建设完毕,远远看去,还能看见很多脚手架立在那里,远远还能听见施工的声音。

    陈帧阳叹道:“哇,这么高级的寺庙呀,这得花多少钱呀?这个寺庙的住持一定是一个富豪。”

    白棠说道:“才不是呢,我听我爸妈说,每年这些庙宇会收到很多信徒的捐赠,而且捐赠的金额让人无法想象。为了这些信仰,有些人是非常狂热的,他们本身不富裕,但是却可以卖了自己的房子、车子,拿钱去供养这些高僧。我爸妈也捐了很多钱的。”

    郭钠问道:“那这些高僧拿了钱去做什么呢?他们不是清心寡欲,也花不了什么钱呀。”

    白棠:“我也不清楚,应该是拿来修建寺庙,做一些法事什么的吧。”

    陈帧阳:“哼,这样募集资金国家很难监管,而且还有逃税漏税的风险,反正我是觉得他们这些钱没有有价值的使用。”

    于凡:“话也不能这么说。正因为这些信仰组织,很多地方的犯罪率会下降很多。有了庙宇,人们心情烦躁的时候,至少有一个安静的地方安放自己那个躁动的灵魂。”

    陈帧阳冷笑了一下,说:“安放躁动的灵魂?像左铈泉这种人?我看呀,有时候这里看起来光鲜亮丽,背后却干着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哎?你们看,那是在干什么?”郭钠眼睛尖,看见寺庙那边好像有什么动静,人头涌动的。

    大家自己看去,好像是一群人在争先恐后地抬着一块大牌子。

    白棠:“哇!!!这么巧吗?那个牌子极有可能就是寺庙大殿抬头的‘大雄宝殿’牌。难道说今天正好赶上正殿的挂牌仪式吗?这也太巧了吧。”

    于凡:“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呀。走,咱们赶紧跟上去,这样的‘好事’咱们怎么能错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