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465章 心理剧
    你给的,并不一定是我想要的,其实,我想要的并不多。

    于凡还在打量着白棠的家,白棠已经给花花把猫粮准备好了,还拿到了租客房间的钥匙,说:“钥匙我拿到了,咱们走吧,就在隔壁单元,我带你们去看看,不过,呃,你们还是要想办法自己进门哦。”

    陈帧阳一脸诧异,问:“什么意思呢?为什么要想办法自己进门呢?你不是有钥匙吗?”

    白棠:“我虽然有钥匙,但是租客经常在里面,神神秘秘的,门也是从里反锁的。前几天我去收水费,敲门半天没人应,我就想自己开门进去看看是什么情况。结果我一拧钥匙,门没开,而这时,里面也有动静了,就骂骂咧咧问我干什么,吓了我一大跳。后来他把门打开了,我看见屋子有两个人,其中有一个就是你们通缉的那个人。我在通缉令上见过。”

    郭钠问:“白棠妹妹,当时租房子的时候也是他们两个一起来租的吗?”

    白棠:“不是,当时租房子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名字叫马铜。另外那个通缉犯是我前几天才看见的。后来我越想越后怕,一个通缉犯,在屋子里把门反锁着,肯定干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我就赶快报警了。”

    郭钠夸赞白棠:“小妹妹,警惕性很高嘛。”

    白棠腼腆地笑了笑:“嘻嘻,一个人住的时候,我得负责保护花花呀。”小肥猫花花好像听懂了白棠的话,在白棠的身上不停地蹭来蹭去,撒娇。

    陈帧阳:“好了,咱们出发吧,不过现在咱们先不要着急亮出身份,以免过度打草惊蛇,万一他们知道我们是警察了,就在我们破门的时候把赃物销毁了,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先想办法把门骗开。”

    于凡神秘一笑:“我有办法。一会老陈冒充他们楼下的邻居,白棠你还是房东,我和郭钠你们冒充物业,咱们来演一出——心理剧。”

    四个人下楼,去隔壁单元。嫌疑人的房间在顶楼,三十二楼。

    走出了电梯间。不愧是最高楼层,楼梯间的光线很亮。

    白棠指了一下左边的房门,小声说:“就是这里啦。”

    于凡对白棠点点头,开始依照计划行事。

    四个人走到了门口,白棠先轻轻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

    白棠冲着里面说:“开门,你家漏水了,楼下邻居来找了!”

    里面还是没有回应,但是隐约能听见屋内有淅淅索索的声音,可能是屋子里面的人在悄悄通过猫眼观察外面的情况。

    白棠二话没说,把房间门的钥匙插进去,转动了一下,打不开。门果然又是从屋里反锁了。

    没等里面回话,陈帧阳咚就是一脚,非常暴力地踹在了门上,接着陈帧阳又是哐哐哐地用力砸门,边砸边吼:“里面的煞笔,你们漏水了,老子知道你们在屋子里,不敢开门是什么意思?在里面客厅拉稀?妈了个八字的,开门!!!要是不开门,我他么隔一个小时就来你家砸一次门,然后我还要报警,说你们在里面吸毒!!撬开你家门!真当你爷爷我是吃素的啊?”

    屋里的动静好像更大了一些,但是还是没人回话。

    于凡此时出场了,扮演起了和事佬,对着屋里说:“屋里的业主,请把门打开吧,我们是物业。大家都是邻居,互相理解,互相照应,谁也不希望把事情搞大,漏水这个是小事,何必逃避呢?”

    屋子里又是淅淅索索了几声,有人说话了:“我家没漏水,你们走吧。”是一个年轻小伙子的声音。

    陈帧阳又使劲踹了一脚门,骂道:“兔崽子,果然在家啊!给劳资出来!你看看把我家漏成什么屁样子了?”陈帧阳气势汹汹,不得不说,陈帧阳演黑脸真不错,非常出戏。

    里面的人说话的气势明显被陈帧阳压住了,说话声音很低,带有一些卑微:“我家真的没有漏水。”

    于凡:“这样吧,咱们各退一步,你把门打开,我们两个物业公司的进来看看。让这个火气有点大的邻居在外面等等。这样总可以了吧?我们进来看看,如果真的没漏水,那就说明是楼下家自己的管子爆了,这样误会就消除了,也没必要再把警察叫来了。”

    里面的人想了一下,说:“好吧,那你们让那个人先离开。我怕他冲进来。”

    于凡对陈帧阳点点头,陈帧阳退了几步。

    屋里的人通过猫眼确认了以后,这才缓缓开门。

    门开了,屋里是一个穿着睡裤、拖鞋、背心,满脸胡渣子的青年。

    于凡慢慢地把门拉开,礼貌地说了句:“兄弟,得罪了。”

    于凡微微一侧身,身后的陈帧阳,飞过来一个蹬踢,毫无防备的男青年被一脚踹进屋内,他坐在地上,一脸惶恐。

    陈帧阳二话没说,上前一套连招,把男青年按在地上,男青年脸贴在地上,惨叫着:“哎呦哎呦,大哥大哥,我错了,不至于啊,不至于啊!”

    于凡和郭钠娴熟地进房间把每间屋子都搜了一遍,没有发现其他人。于凡对陈帧阳说:“老陈,就他一个。”

    陈帧阳狠狠对着地上的男青年说:“小崽子,早点开门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说,同伙呢?”

    男青年支支吾吾说:“大哥,我是无辜的,你们放过我吧。我和我那个合租的朋友不熟啊,你们不至于这样啊,天天过来,今天怎么还动手了呢?”

    陈帧阳和于凡对视了一眼,心有灵犀。

    陈帧阳按住男青年,训问:“姓名?”

    男青年:“我叫马铜,你们找错人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啊。”

    于凡俯下身,冲着马铜微微一笑,说到:“哦?是吗?那就把你不知道的东西告诉我们吧。”

    什么叫不知道的东西告诉我们?

    马铜被于凡的问话整蒙了,张开了嘴,大脑快速运转着。

    于凡:“来吧,告诉我们,我们想知道什么?如果说得不对,你的手,今天就没哦。”于凡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