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455章 猎人法则
    猎人,向森林追得太深,则必将被森林的黑暗所吞噬。

    于凡似乎知道了席宏利的行为逻辑。

    曹苯:“老于,他遵循着什么逻辑?咱们有什么办法走在他前面吗?”

    于凡:“席宏利的行为心态是不择不扣的——猎人心态。”

    郭钠:“猎人心态?”

    于凡:“不错!他的每一步行为都是按照猎人的法则来行动的。明天日出的时候,就是我们见分晓的时候。”

    于凡走到了房间门口,推开了房门,望着满园的花草,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说道:“明天,我们一定要阻止他!”

    ……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

    于凡、郭钠、曹苯、陈万锂、文锌、一熙、一瑞,大家倾巢而出,出了后门,朝着虚怀山进发。

    一熙背着猎枪,这次的子弹带得足够。

    文锌边走边感慨:“咱们本来是来度假的,没想到竟然要去抓坏人,等警察过来后,我们再行动不好吗?”

    曹苯:“你也看到了,昨晚施工队连夜修路,但是要修通怎么都得要今天上午了。等警察过来后,最后那两个跺幸伪君子估计就已经亮了。”

    曹苯发明的这个“跺幸伪君子”听起来竟然毫无违和感。

    文锌:“这六个假艺术家感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为啥要冒险去救他们啊?”

    一熙:“不管他们曾经和席凝花之间有什么冲突,但是应该罪不至死,就算是他们干了什么丧尽天良之事,也应该交给法律。而且……我不想老席越陷越深。”

    文锌:“一熙庄主啊,席宏利已经杀人如麻了,死罪难逃了,他已经陷得不能再深了。”

    一熙:“哎……不到最后一刻,我还是不敢相信老席会做出这些事情。不管怎么样,我要亲耳听听他怎么说。”一熙的声音失落而踌躇。

    一瑞拉了拉一熙的手,安慰道:“爷爷,没关系,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支持爷爷的。”

    大家走了二十来分钟,看见了路上的火堆残渣,那是昨天晚上于凡他们为了吓走狼群而生的火。

    一瑞:“昨天我们进的小树林就在前面不远了。”

    曹苯:“大家小心点。现在随时可能有危险,注意点周围。”

    大家提高了警惕,东张西望地向前走去。

    于凡在队伍的最后,他俯下身,仔细看了看这个被熄灭的火堆,上面有被人用脚踩过的痕迹。

    于凡心里嘀咕:“这个火堆最后是被人用脚踩灭的,是席宏利吗?”

    扑啦啦~~于凡头顶有几鸟飞过,于凡猛然抬头向上看去,有人?

    斜上方的山坡上歪歪扭扭长着大树,并无人影,于凡起身,自言自语道:“看来,是我多虑了。”

    于凡加快了步伐追上了大部队。

    待于凡走远后。那片斜坡的大树背后,露出一个人影,右手捏了一把弓,左手持了一把箭。他把箭在地上戳了几下,放回至身后的箭篓。身形矫健地消失在了丛林里,惊起一片乌鸦……

    太阳逐渐升起,整个山路亮堂了很多。可是这么久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文锌:“走了这么久,一点线索都没有,平淡无奇。于总,你确定席宏利今天会在这里打猎?”

    于凡:“保持专注,保持耐心。”

    陈万锂:“我有一计,感觉效果可能更好,以逸待劳。”

    曹苯:“哦?万锂,你说来看看?我倒要看看你能放出什么屁?”

    陈万锂:“你们想嘛,席宏利每杀一个人,就会回狼圈放走一只狼。这是他的仪式逻辑。我们只需要在狼圈附近埋伏着,等着他回来放狼的时候,一拥而上抓住他不就完了?”

    曹苯:“照你这么说的话,等我们抓到席宏利的时候,焚氦阳和洪氖新已经死了,我们的第一目的是救人,其次才是抓人。”

    郭钠也说:“就是呀,而且我们也不能确定席宏利是不是真的会回来放最后两匹狼。他应该也知道他已经暴露了,所以他的行为逻辑也会大概率更改。对吧,于大哥。”

    于凡一边专注地看着四周,一边回答:“是的。行为逻辑会随着情况的变化而更改。但是,”于凡顿了顿,“心理逻辑习惯是很难发生改变的。”

    “嘘,你们听见了吗?”一瑞突然有了什么发现。

    大家竖起了耳朵仔细凝听着,似乎……是有人在呼喊?

    声音非常远,非常模糊~

    一熙:“好像是,有人在呼救?”

    一熙这么一说,大家越发仔细地听着,好像的确是有人在喊“救命!救命!”这个声音虽然很远,但是隐约能感觉到一种撕心裂肺和绝望。

    曹苯:“是焚氦阳他们吗?”

    于凡:“很可能,走,咱们过去看看。”

    一行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声音,越来越近,每个人都能明确地听见,这的确是呼救声,而且是两个呼救声,正是焚氦阳和洪氖新的声音。

    于凡:“大家注意了!”

    一熙把背上的枪取了下来,端在手里,大家进入了战斗戒备状态。

    越来越近了,远远地,大家已经能看见两个人影,他们狼狈逃窜着,屁滚尿流,惊慌失措。焚氦阳与洪氖新你争我赶,为了逃命,甚至不惜把对方推倒,为了狩猎者只会杀掉跑得最慢的猎物。他们的身后仿佛有着一只令人心惊胆寒的怪物在追逐他们。

    不过这一次,于凡觉得有一点奇怪。和子氩堕、白氙陌不同的是,焚氦阳与洪氖新既没有被堵住嘴巴,也没有被捆住双手,他们完全是“自由”地奔跑。

    曹苯冲着两个人大喊:“喂!这里!”

    焚氦阳与洪氖新似乎听见了曹苯的声音,激动地喊道:“救命,救命,救救我们!”一边喊着,一边更快速地向他们奔来。

    曹苯也准备前去迎接。

    “等一下!”于凡喊住了曹苯。

    曹苯纳闷道:“老于,怎么了?”

    于凡环视周围,忧心忡忡地说:“你们仔细看看周围!”

    大家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周围四面八方竟然全是高高的山坡,而大家正在这最低处,也就是说……

    于凡:“我们,进入了猎人的陷阱!”